1975年夏秋之交,毛泽东发动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运动:评《水浒》。这件事现在很多人恐怕不知道或是淡忘了,不过当时毛讲过的几句话很多人却记住了。

毛泽东评《水浒》,说宋江是投降派,《水浒》只反贪官不反皇帝。

这话一想就不对。想那宋江,当初以戴罪之身发配江州,在浔阳楼还醉提反诗,曰:“他日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怎么到了在梁山汇集天罡地煞一百单八将,当上寨主,反而倒老想着受招安,反而倒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了呢?

不错,宋江当上寨主后,确实老想着受招安,但其他那些不想招安的领袖,又有几个是想着争天下夺皇位呢?实际上,大多数好汉只是满足于占山为王而已。

王伦时代的梁山泊,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平日只是干些打家劫舍、小打小闹的勾当,皇帝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地方政府也懒得倾力围剿,或许还有养寇自重的小算盘,借机多向朝廷要维稳经费。等到宋江一伙先后上山,梁山的实力迅速增长,宋江也名列四大寇,在皇帝那里挂了号,于是梁山就面临被朝廷大军征剿歼灭的巨大危险。与此同时,梁山的发展似乎也遭遇瓶颈,看不出有燎原之势席卷天下取而代之的气象。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的局面显然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宋江才打起受招安的主意。你可以说宋江才具不够,没有呼风唤雨改朝换代的本事,但你不能说他主观上就没有过取而代之的野心,主观上就甘心于只反贪官不反皇帝。

其实,在历史上,外国的造反者才往往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中国的造反者动辄就连皇帝一起反。

在外国,不论是欧洲还是俄国,再有亚洲的日本、印度、泰国,君权神授的观念比较强,极少有造反者拉起大旗公开宣布反皇帝的。虽然也发生过对王位的争夺,但争来争去还都是在王室的家族内部倒腾。俄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民间造反是普加乔夫领导的,而这位普加乔夫却还是冒充沙皇彼得三世。

中国的历史就不同了,从史书记载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彼可取而代之”、“大丈夫当如是也”,到神话小说《西游记》里的“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我们可以发现,在中国,君权缺少神圣的光环。从秦始皇称帝到清宣统退位这两千来年历史,改朝换代,江山易姓竟多达二十几次,可见你不能说我们中国人习惯于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可见毛泽东评《水浒》实在是皮毛之见。

回到现实中来。在今日中国,各种名目的抗议活动、群体事件层出不穷,除了少数异议人士、民运人士明确宣布结束一党专政,甚至组建反对党,摆明了要和执政党和平竞争之外,大部分抗议活动和群体事件的诉求都不高,其抗争矛头只指向地方官员,并且每每表现出对中央的期待,于是不少人就批评说这是期待清官、期待青天,这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

观察家们都注意到,当今中国,官民之间矛盾很深,严重的腐败令民众十分痛恨,一般人对司法公正没有信心。这些因素毫无疑问都会极大地伤害民众对政府的信任。然而不少学者专家又发现,根据他们的调查,中国民众对中央政府的信任度很高,也很稳定。这种矛盾的现象按照现有的政治信任理论很难解释,因而有人提出,这莫不是中国人特有的政治传统,只反贪官不反皇帝?

没有比这种解释更似是而非的了。例如访民,他们一次一次地进京上访,看上去是对中央政府抱有信心,但真正的问题是,作为弱势群体,在一个没有新闻自由没有结社自由更没有选票的社会里,如果他们不肯放弃,不肯忍气吞声,除了上访,他们又该怎么办呢?他们还有什么选项呢?

阐扬自由民主理念的工作仍然很重要。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但小鬼们正是阎王安派的。我们要让更多的民众更清楚地认识到,问题的根源不在小鬼而在阎王,问题的根源是体制、是制度。我只是说,我们不要低估现今民众已有的觉悟。乌坎事件看上去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但假如不是只有一个乌坎,而是有成千上万个乌坎同时发出声音,你以为他们还会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吗?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99期(2013年2月22日—3月7日)2013年2月25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