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一九四二》观影手记: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Share on Google+

1942

小刀样的风刮着街上横冲直撞的车啊人啊,镀金的盛世在深冬的黄昏里瑟瑟发抖。豪华院线里面虽是另一个季节,却依旧无法改变这场悲喜剧:缱绻在沙发椅里的男孩女孩一面观赏着《一九四二》中那些血肉横飞的画面,一面不忘调笑上几句。

“妮,叫我一声爷”,“去!”

他们的内心足够强大,还真以为这是一部贺岁片呢。

七十年过去了,人性究竟有多大演进?当瞎鹿被乱兵被自己人拍进了一口滚沸的大铁锅里,像一头驴一样死掉了,我听到了悲哀在胸中的尖叫,他们需要时,还是会吃人。

买票前,我只觉得这肯定是一部符合民族主义主旋律的大片,一个司空见惯的发生在抗日战争中的影视故事,一种黑白分明、低估人们智商的历史观。

但故事的讲述者不简单,他们不仅将镜头对准了那些一路向西的苦难的流民,也对准了那些站在民族主义大纛下的当权者,他们的冷漠、无能、腐败和专制性格在这场大灾难中占据着多大的比重?

走在回家的路上,想到一句话: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

夜半醒来,回想起伙夫兼第九战区巡回法庭法官老马那张憨厚的笑脸,“辣!”在一桩桩恶意诉讼中沉浮几年后,我见到过一张张比老马更像法律的脸,也恍然——法官也是官!在战争中三升白面比法律比事实更有说服力,但三升白面终究无法在一个失序的社会里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在三升白面的辩护下,老马释放了长工栓柱,最后,栓柱不还是死在了他的眼前。

有一类电影注定不是用来娱乐大众的,但大众是否知道自己在看一场悲剧,是否准备接受一场历史的悲剧?历史没有死去,它还活在今人的痛处。第一次对冯小刚同志有了一份敬意。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2012年12月3日星期一

阅读次数:57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