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中国网络监控下的人权倒退

Share on Google+

——2018年汉堡“中国时代”另一种声音(之二)

2018年汉堡“中国时代”,通过各种媒体与网络宣传阳光的一面,德国“被胁迫民族协会”(Gesellschaft für bedrohte Völker)会长乌尔里希·得利厄斯(Ulrich Delius)谈了他对中国的大数据库、新媒体、人工智能等技术的看法。

德国“被胁迫民族协会”,成立于1970年,至今已存在48年了。该组织主要的理念和目标是援助一切因语言、种族、宗教而受到歧视及迫害的少数民族,特别是“民族屠杀”(Genocide),被驱赶民族等受害的族裔。当初从尼日利亚独立出来的比亚法拉(Biafra)只存在了3年(1967-1970),短短几年的战争竟死了一百万人。“被胁迫民族协会”当时因这种民族惨剧应运而生。许多世界名人,包括尊者达赖喇嘛都非常支持该组织。

乌尔里希

乌尔里希说道:

汉堡对中国来讲很重要,因为汉堡是个大的海港城市,这是中德贸易与货物来往的主要门户,通过它走向欧盟及东欧各国。对我们来说“中国时代”这种两年一次由汉堡市举办的节庆也很重要,让我们有机会展现中国现实情况的另一面,不仅有光明的一面,也有阴暗的一面,还包括人权和民族问题等这些很令人担忧的议题。

现在我们也看到了中国新的发展趋势:通过大数据库、新媒体和人工智能等,加强控制中国百姓。如今许多年轻人有兴趣与电子数据打交道,但是数据化是个双刃剑,有利有弊。在西方社会,数据时代保护个人隐私不受侵犯,是一个时常被讨论的话题,我们观察到,在中国,人们非常热衷于使用电子工具,这在日常生活中十分便捷,省时省力,但是一般人对自己的数据保护意识,尽然是如此缺乏,这也许跟中国不健全的法治有关,人们的权利受到侵犯时,都还意识不到,不知道政府和商家正在点点滴滴地收集个人的情报和信息,藉以控制人们的思想和发展商机。

廖天琪、廖亦武、乌尔里希

在世界范围内中国在大数据库、人工智能等技术方面是领先的,尤其是在人工智能方面。中国这个领域的发展可真是“厉害了,我的国”,他们可以通过识别人的面部来收集数据,比如:你常到什么饭店吃饭,你的饮食习惯。参加过示威活动没有,你扮演的角色如何?你对一些政治问题的态度、立场,有没有发表什么言论?你的健康状况、职场经历,家庭成员,反正一个人的生老病死,甚至吃喝拉撒,凡此种种都可以通过人工智能来辨析。尤其是在自治区,比如维吾尔地区等,人们甚至得随身带着DNA的检测,以便公安警察随时能在路上对任何人验明正身。在这方面欧洲显然是落后的,同时法律和伦理也不允许科技如此侵入私人领域。我们带着极度的忧虑关注到这些。倘若这些办法的尝试有效,并推广使用,将对中国这个拥有亿万人口的大国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还有一些涉及到网络自由方面,中国还在尝试终止世界范围内的网络自由:中国疆域相应的上空(空域)也归属于中国的领土,这表示什么呢?这表示:卫星不允许在中国上空移动(走动),在中国的领土上反正是不允许安装这类的设备,同样在中国地域的上空也不允许。这是迄今以来对世界范围内网络自由最大规模的、最糟糕的攻击。

总的来说,我们在交换信息、交换意见时,应该更具备自我保护意识,也就是说,我们在使用手机、电脑、电话等,要有一定的警惕性与批评性,有必要思考一下谁可能拿到这些信息?并作如何使用?

我与乌尔里希先生的详细采访内容,请读者观看下面视频采访节目!

阅读次数:4,56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