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轼轲:过不了政审关(口语诗21首)

Share on Google+

原创:轩辕轼轲 藏起一个大海 2018/11/09

过不了政审关

关羽过五关斩六将
终于来到皇叔面前
糜竺走过来
抽出了一页档案
说“你过不了政审关”

2018-11-9

文无第一,关无第二

山海关遇见政审关
深施一礼
说“多少人都被你卡住
你才是天下第一关”

2018-11-9

现在微信人多如牛毛

范仲淹环顾左右
没有发现一个
可以同怀的
叹曰“微斯人,吾谁与归”

崇祯帝环顾左右
没有发现一个
可以信任的
叹曰“微信人,吾谁与归”

2018-11-9

一百年后的中国诗歌

有的诗人在课本上
有的诗人在墓碑上
有的诗人在选集里
有的诗人在纸浆里
有的诗人转世投胎
坐在课堂上摇头晃脑地
背诵一个
上辈子他骂过的诗人
心里嘀咕“这诗
好像在哪里见过”

2018-11-9

在路上

美国中期选战
打到了路上
一辆印着标语的
民主党宣传车后面
如影随形
跟着共和党的宣传车
上面写着“注意
前面的是骗子
没工作,高税收”

2018-11-7

由碱入酸易,由奢入俭难

罗伯特欧阳
(Robert O.Young)
因给癌症患者
打小苏打
致使病情恶化
被圣地亚哥法庭
判罚一亿美元后
那些追捧酸碱体质理论的
中国郎中
一下子
变得酸溜溜了

2018-11-7

洗脑功能

诗人袁源
把我的诗推荐给了王允
王允看后,说
“好是好,就是个性太强了
太容易洗脑
读完后
我自己对诗的感觉
一点都没了”

2018-11-2

战后小景:译自奥登

“你们干嘛的”
“打扫战场的”

“口令”
“肥鸽”

“过去吧”
“战场呢”

2018-11-1

护身符

在中国乘车
除了带投币
还要带百元大钞
过桥时
遇见坐过站
要打司机的
赶紧抽出来
请她(他)打车
可保一车人
性命无虞

2018-11-3

石榴树上结芳邻

一个山里的妇女
拍打诗人白玛的门
说“哎呀,你铺的石板
把俺家的水管压坏了”
白玛劝她别激动
并用撬棍把石板掀开
把水管给修好了
妇女转怒为喜
在褂兜里
掏出一个裂口的石榴
硬塞进白玛手中
过了一阵子
又来敲门
这回送来了两棵
刚挖出来的石榴树

2018-11-6

鸡,诗意地栖居

一位抒情诗人
来到蒙山
看见树上蹲着一群鸡
忍不住赞叹
“鸡,诗意地栖居”
路过的当地人说
“都是让黄鼠狼子给撵地”

2018-11-6

按笔划读

自从练了书法
老金的读书速度
也慢了下来
问他原因
他说“现在都是
按笔划读”

2018-11-6

在火光中

老徐生前
有了钱
就去海州找女人
他老婆边烧纸边说
“你这个死鬼
这回可有钱了
想找几个找几个吧”
两个女儿听了
在火光中
也说“再给你烧辆车
你开着车去找吧”

2018-11-6

备不用手机号

诗人邢斌
除了常用手机号
还办理了五个
从来不用的手机号
每月都交座机费
以保证畅通
虽然从来无人拨打
其中有两个的尾数
是他夫人
和女儿的生日
还有一个是
胡适《尝试集》
的出版时间

2018-11-6

大背投

诗人宋壮壮的
小区有一位老人
专攻投篮
正面练腻了
开始练背投
视频上
他在弧顶背对球架
一甩手
球就在祖国的云海边
画了一个圈
打板入筐

2018-11-6

向前进,向前进

诗人白玛
在旷野上学的车
只学前进没学后退
到镇上洗车
倒不进洗车店的店门
洗车的小孩说
“大姐,你的驾照
是买的吧”

2018-11-6

真有办法

诗人谷未黄
退休后回到故乡侏儒镇
建了一所书院
他请作家莫言题字
莫言回信称
“因所题泛滥招致诟病
决心不再有求必应”
谷未黄却从来信中
集了五个字
“谷未黄故里”
高悬在了门楼

2018-11-6

煮豆燃豆萁

诗人苏不归
看完816地下核工程
返沪之后
坑道里的标语
在他眼前挥之不去
他发现用口语写成的标语
简直像原子弹
可以把口语轰平

2018-11-6

甲乙

同事甲说
人间无非就是
饮食和男女
同事乙说
还有男男和女女
同事甲说
其实男男时
或女女时
也是男女

2018-11-2

慢动作

小雷上学时
加入过腰鼓队
但他打鼓
跟不上节奏
后来他琢磨出
一个办法
别人打两遍
他打一遍
后来看了武打片
才知道自己的发明
叫慢动作

2018-11-2

花埠圈采风

诗人芦苇泉
请我们去花埠圈采风
我说一个乡村
啥风可采
他说来了就知道了
有得采
到了被时光削平
的旗杆山原址
一阵阵
牛粪味的空气
直冲鼻孔
这风不采还不行

2018-11-3

阅读次数:31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