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黄昏,州河

Share on Google+

我常在水中狂想
你爱在岸边徜徉
共一江黄昏
共一轮夕阳

你投下无语的身影
我感到满江的惆怅
那晚风飘动的衣裙
拂起多少温柔的向往

可我不是条自由的鱼儿
游进你渴慕的池塘
山那边云天下有故乡的热土
呼唤着我是长江的波浪

于是,默默流逝了

几多晚霞灿烂
几多暮云苍茫

我终于要随波远去
依依是西沉的太阳

临行前
我撕碎一首黄昏的小诗
撒在江中,留在路旁
每当晚风吹过河畔
有一曲夜歌低回
伴你无语徜徉

我愿有一天
不再有徬徨
放任生命的激情
乘风破浪
相会时
你捧一掬州河的黄昏
我便送给你
一轮故乡
燃烧的太阳

注:

1983年到1984年,我不务正业地把大好光阴投到事后证明我毫无才华的诗歌上。在那一年半时间里,我一边研究韵律,一边辛勤创作,写了大约200多首小诗。

1984年7月,我离开了我学习、工作和生活了七个春秋的达县,离开了伴我渡过了无数个黄昏的州河。此诗是我离开达县前的最后一首,是为我的一个姓刘的女学生写的。她也是重庆人,毕业后她未能分回重庆,而去了大巴山的某个山区。离校前她送我一个小热水瓶,我便写了这首诗在她上车离去前几分钟交给了她。

从此我们再未见面。

如今23年过去了,我仍记得每天黄昏我独自在州河中游泳,她独自在岸上漫步的情景:

“我常在水中狂想
你爱在岸边徜徉
共一江黄昏
共一轮夕阳
……”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24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