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十五日的风雨被一小女子看见
她说她叫透明的温度,其实就是献花弟
小女子看见风雨
至少掀翻了三棵行道树
我疑心那是芭蕉树
一棵芭蕉树
二棵芭蕉树
三棵芭蕉树

雨打了成都的芭蕉
雨洗刷刷遂宁的轻尘
告诉我盛夏降暑降温的秘密
完整的故事
从古至今都比较消费时间和日子

我的诗歌兄弟叫忧郁的小戎
我的诗歌皇帝叫自杀可以作献祭的海子
他们喜欢在各自家乡的老树根下洗袜子
脏袜子
几千年的脏袜子

我在滨江大道的老树里喝茶
听风观雨
一匹马,正飞凌小城的上空
青涩而华丽
他说远方有晶莹的珠子在碰撞
叮铃铃,嘤嘤嘤嘤
青葱的岁月无需诳语
如果我相信这是古旧发黄的真理
就可以看见或者听见
她的美丽

饥饿,或者饥渴,或者思念成愁成病
已经很久
我们在一起话唠
狐仙不喜,天国和神却欢喜

这远不是全部,真的
我们从江堤上走过
这座城市的雕像比较牛X
石头的陈子昂只懂吟哦的味道
他也没有注意到我们走过啊
凌江阁的竹林下
茶博士姓唐
把茶斟起

2012-06-20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