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到底怎么“脱”?还要不要“脱”?

今天(1月15日),英国国会下议院以432票对202票否决了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的脱欧协议,这是100年以来英国政府在国会遭到的最惨重的失败。

距离英国脱欧日的3月29日仅剩下短短的79天,英国却没有人知道脱欧到底怎么“脱”?到底还要不要“脱”?不仅如此,反对党的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今天同时发起不信任投票的动议,特蕾莎·梅是否能保住首相的位子也无从知晓。

2016年6月英国的脱欧公投后,英国陷入了更大混乱之中。

美国最长政府关门僵局何时能结束?

同一天,美国政府关门进入第25天,成为历史上最长一次关门。80多万政府员工2019年第一个月的工资为零,其中有保卫美国边境的海岸警卫队(Coast Guard)官兵、阻止非法越境者的海关及边境保卫局(CBP)的巡逻队员、负责空中交通指挥的航空管制员(Air Traffic Controller)和负责旅客和行李安全检查的运输安全署(TSA)雇员。跟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国税局退税、联邦相关的许可证申请、种植大豆等农作物的农民申请补贴等业务也都陷入停顿。

目前总统和国会陷入为了建墙而关闭政府的僵局,没有任何近期内会破解的迹象。特朗普在和两党领袖的会议上威胁道:政府关门可能会持续几个月或者几年。目前因为关门已经是一片混乱,若是关门几个月或几年,那美国真是彻底崩溃了。

特朗普:“我从来没有为俄罗斯工作过!”

上周五《纽约时报》一篇重磅报道“FBI曾开启调查特朗普是否秘密地为俄罗斯工作(F.B.I. Opened Inquiry Into Whether Trump Was Secretly Working on Behalf of Russia)”。该报道称2017年5月特朗普炒掉局长科米之后,FBI启动了一项前所未有的针对美国现任总统是否为俄罗斯秘密工作的调查,后来这个调查被特别检察官穆勒团队接手,成为目前已经进行了两年的“通俄门”调查。上周六早上特朗普连发12个推文,大发雷霆怒批《纽约时报》的报道。

昨天在白宫南草坪,特朗普在出发前往新奥尔良之前,一位记者高声向他提问:你有没有为俄罗斯工作?特朗普答道:“我从来没有为俄罗斯工作过!”

这个问答本身就是史无前例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位美国总统被质疑对美国的是否忠诚,也没有一位总统曾经公开声明“我没有为外国工作过”,因为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美国危机到底是发生在特朗普所说的南部边境还是发生在华盛顿?《纽约时报》这篇报道或许给出了一个重要的提示。目前的美国总统到底在为谁工作?

“如果他不是俄罗斯特工,那么他很好地模仿了一个俄罗斯特工”

当今的俄罗斯虽然在军事上仍然是超级强国,但它在经济上的影响力已经沦落到没人在意的第三梯队。重回前苏联时代的辉煌、振兴俄罗斯的大国影响力是普京梦寐以求的最高目标,实现梦想的重要手段就是削弱和搞乱其最大的竞争对手——美国和北约。另外一个目标是解除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

我们来看一下特朗普这几年的言行:扬言要撤出北约;拒不执行或延缓执行国会通过的对俄罗斯多项制裁,解除多个对俄罗斯的制裁;在芬兰和普京会面后相信普京不相信美国情报机构的发言引发朝野两党共怒;在德国和普京第一次会谈后收缴翻译笔记,另外在没有任何美方人员陪同下与普京单独长时间会谈;支持俄罗斯侵占克里米亚;为苏联侵略阿富汗辩护;从叙利亚撤军,把国家拱手交给俄罗斯和其盟友伊朗,等等。

如此种种,这是一个“超越合理怀疑”范围的俄罗斯特工的“案件”。保守作家Max Boot在《华盛顿邮报》撰文“这是特朗普可能是俄罗斯特工的18个理由”,文章最后他说,如果特朗普不是俄罗斯特工,那么他很好地模仿了一个俄罗斯特工。

如此种种,难怪有些评论家说,很奇怪为什么《纽约时报》这篇报道现在会成为这么大的重磅新闻,答案不是明摆着的吗?

特朗普上台和英国脱欧背后的推手是谁?

2016年6月英国脱欧运动助长了特朗普竞选阵营的士气,而逐渐浮出水面的证据显示,史蒂夫·班农和“剑桥分析”在2015年开始就同时充当了英美两国极右翼运动的推手的角色。

根据《纽约客》去年11月的一篇文章报道,英国网站openDemocracy(开放民主)曝光了几封2015年10月期间时任“剑桥分析“副总裁的班农、”剑桥分析“项目开发总监布兰妮·凯瑟(Brittany Kaiser)和领导了脱欧运动的Leave.EU组织的创始人阿伦·班克斯(Arron Banks)三人之间的往来邮件。2015年11月份,Leave.EU就发起了一场运动,旨在说服英国选民支持退出欧盟的公投。半年之后的2016年6月,英国公投脱欧(51.89%对48.11%),此后英国就动荡不断,再无安宁,公投后接任的保守党首相特蕾莎·梅的地位也摇摇欲坠,一直发展到今天的百年来最大的惨败。

同美国一样,英国法律严禁来自国外的政治献金,以防外国势力干扰本国选举。曝光的电子邮件显示Leave.EU创始人班克斯从一开始就寻求外国的资金支持他的脱欧事业,“剑桥分析”也参与其中。

双方领导层2015年会面讨论了“剑桥分析”参与Leave.EU的具体事宜:“剑桥分析”负责在美国为Leave.EU的活动筹款,寻求美国公司和特殊利益集团的合作,最好是锁定那些与英国有亲属关系的美国人,以避免违反竞选财务法。

因“剑桥分析”吹嘘可以获得两亿三千万美国人的选民登记数据以及其他个人信息,班克斯还建议他们“筹集资金并开展社交媒体上的活动。” 次日,“剑桥分析”工作人员给班克斯回信并抄送班农,说明公司正在制定一项包含“以美国为基础的筹款策略”的方案。

在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的团队的“通俄门”调查已经进入第二个年头。在英国,the National Crime Agency(英国国家犯罪局,相当于美国的FBI的机构)也正在调查外国资金是否秘密支持英国脱欧运动。

大西洋两岸的两个不同的调查越来越多地交织在一起,据报道,俄罗斯驻英国大使亚历山大·雅科文科(Alexander Yakovenko)已经成为穆勒调查人员和英国调查人员的共同关注对象,他们研究了他与班克斯的关系。

另外,作为班农和特朗普盟友的英国极右翼领袖、前独立党党魁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也进入英美调查人员的视线。特别是在2017年被发现拜访厄瓜多尔驻伦敦大使馆之后,他成为两国调查人员关注的对象。厄瓜多尔驻伦敦大使馆是朱利安·阿桑奇的避难场所。阿桑奇的媒体平台“维基解密”在2016年大选期间发布了大量俄罗斯黑客从民主党总部窃取的有关希拉里竞选活动的电子邮件。

两国调查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Follow the money(跟着钱走)。

班克斯花费了900万英镑支持脱欧运动,超出了他自身的财力,不管他如何坚称没有俄罗斯或其他外国献金,他已经成为英国调查的重点目标。

在特朗普成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后,“剑桥分析”的最大金主,同时也是特朗普竞选总统的最大金主亿万富翁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力推班农进入特朗普竞选团队,同时“剑桥分析”也成为特朗普竞选最重要的技术支撑平台。

亿万富翁的金钱,“剑桥分析”的数据,班农等人的极右理念构成了特朗普竞选和英国脱欧成功的三件法宝,在此之外,拨开迷雾又能看到更大的后台老板,那就是俄罗斯的影子。造成大西洋两岸一片混乱背后的推手是谁?随着英美两国调查的不断深入,真相正在浮出水面。

撰文:薄雾,天边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