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习近平靠录音磁带“修成”“法学博士”

Share on Google+

2019-01-18

在本专栏的上次节目中播出的《刘美珣因习近平“法学博导”而耻满天下》一文中,笔者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中国大陆官场上的腐败现象之一:大部分官都和习近平一样,持有一张“真的假文凭”。

而这些“真的假文凭”也是和贷真价实的真的真文凭一样,也都是被划分门类的,比如杨洁篪靠“在职研究生学历”换取的是“历史博士”学位……。

笔者当年听说本来是有过是否应该设政治学学士以及硕士和博士学位的讨论的,但当时的那个时代用王沪宁的话说还是“有政治没有政治学的时代”,于是政治学以及社会学,人类学,民族学等一大堆专业都被归到“法学大类”里了……。

再接下来,不但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都是“学问”,邓小平理论研究更是因为其“言简意赅”而高深到了博士级别,于是这些门类的学问就都被归里包堆到“法学大类”里去了。对此深怀不满的真正的法学博导们为此大发牢骚“法学大类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

至于所谓的“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其实是和中国大陆上文革前的师范大学里都设有的“政教系”不一样的,当时的所谓“政教系”是为中学培养政治课老师的,就象语言文学系是给中学培养语言教师一样。

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因为大学的政治辅导员们纷纷“请愿”,特别是他们中的工农兵学员留校当了政治辅导员的,迫切希望通过“在职进修”摘掉工农兵学员的帽子。但这批人无论留校工作前是在什么专业里学习过,即使是靠参加高考进入大学,毕业留校当了政治辅导员的那批人,特别是出自理工农医科类的那批人当了几年政治辅导员,除了做“人”的工作,原专业早已经完全荒疏,即使允许他们免试回自己原来专业进研究生班,百分九十都肯定读不下来。

于是,从安定高校政治辅导员队伍的层面考虑,当时教育部领导人何东昌等想出了为高校政治辅导员开设思想政治专业研究生班的主意,意思就是让这些高校政治辅导员象征性地学习几天马克思主义理论,“不脱产业余学习”两年,即可获得一个研究生学历,但开始的规定还是不授硕士学位。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就是所谓的“思想政治教育”居然被当成了“学问”来做,其研究生班开始向社会上的党政官员和企事业单位官员有偿开放,官员们发现到正规高校里拿这样一个学历,要比各级党校培训班的“学历”名声上好听的多,于是,此门“学问”不但越做越大,更是越做越深,如今已经有百十所高校不但陆续开设了这一专业,而且都还具备给该专业的在校研究生班和“在职不脱产研究生班”的学生和学员授予“法学”硕士和“法学”博士学位的资格。

习近平的官方简历中声称他的“毕业”院系“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出现的“新生事物”,开始“面向社会培养论文硕士和论文博士”之后,立刻就被习近平这样的官员们如蝇逐臭。

为撰写“习近平学历考”之系列文章,笔者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不停从网上搜索同时从其他渠道试图寻找更多信息,最新的发现是上海一家网站刊登的《图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他们的老师》一文,这篇文章的内容当时曾被中国大陆众多公开网站转载,其中有关习近平的描述内容是:“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外出均有秘书陪同的习近平,每次到北京跟博士论文指导老师刘美珣讨论论文,都会请秘书离开。”

该文还详细介绍说:“习近平就读的这种在职博士与普通博士略有不同。一是入学不需要参加全国考试,他们是带着已经研究了的成果来读博士的,然后全校组成专家组来考评,通过这个以后才能入学,二是不需要在课堂上听课,学校会对每门课程进行教学录音,然后寄送给学生。”

却原来,笔者本专栏的前一篇文章中根据“清华大学对论文博士的严格规定”计算出来的习近平即使出“满勤”,在其“攻读博士”的三年中,也是至多上过三十四次课,但都不是在清华大学的课堂上,而是在自己当年的福建省长办公室里听取刘美珣寄给他的录音磁带。

“刘美珣透露,习近平的毕业论文最初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研究》,她觉得题目太大,让习近平重新选题,这才有了《中国农村市场化建设研究》。”

如此说来,二十一年前习近平不经考试即被清华大学“录取”为博士研究生的前提是因为他已经有了“研究成果”,但这个“研究成果”还不是他后来的那篇“毕业论文”,是不是刘美珣所说的“题目太大”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研究》?笔者浏览了能够搜索到的所有与习近平“读博”有关的介绍文章内容,都没有提及。不过,习近平当年还是福建省省长的时候居然就有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研究”这一用“全方位的治国总纲”形容才勉强贴切的宏伟“课题”,是狂妄还是那位前北大校长口中的“鸿鹄(北大校长读为hao音)之志”?我们的读者和听众自有评判。

笔者在在本专栏的上一篇文章中介绍了中国内地的科学网曾大胆直言,不点名抨击了清华大学专为官员们设立“论文博士”培养渠道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文章后面即有网友替由文章作者点出最著名的两个“论文博士”的名字::“习以为常,越克越强”。

完成上篇文章后,笔者又特别核对了习近平和李克强简历中的“学历”部分,发现李克强还是悄悄地压了他习近平一头。习近平简历的学历部分内容是: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学位。李克强的则是:北京大学法律系和经济学院经济学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法学学士、经济学博士学位。

看明白了吧?虽然官员们自己都明白他们的“在职研究生学历”都被社会上讽刺为“注水博士”和“注水硕士”,但人家李克强要强调的是法学学士确实是货真价实的。至少靠高考真本事进入北大之后的四年寒窗苦的底子在那里摆着呢。

说到李克强的经济学博士,有人说他的博导是大名鼎鼎的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先生,也有说是萧灼基和吴树青。到中国大陆的百度网站上搜索,就会发现李克强的导师无论是厉以宁先生还是萧灼基和吴树青,他们和习近平的“博导”刘美珣都被称为“著名经济学家”。但事实上此“经济学”非彼经济学,厉以宁的经济学就是我们常识意义上的西方经济学,而外号马列主义老太太的刘美珣的专业是所谓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所以依笔者的判断,刘美珣应该是以习近平的《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涉及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为理由,将习近平的“研究方向”向马克思主义理论专业上靠了靠,于是便归类进“有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法学大类”里去了。

到此为止,笔者的“习近平学历考”便进入了最后一个程序,那就是假设习近平的这篇《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堪称“学术”之后,这一“学术研究成果”是不是象外界一直所质疑的那样,假他人之笔呢?

笔者本专栏的前一篇文章被几家媒体转载之后,一位叫朱育隆的网友附和一篇《习近平4年获得法学博士芬兰总统8年才得法学学士》。文中说:习近平今天在人民大会堂同芬兰总统尼尼斯托举行会谈。这位芬兰总统从1966年开始读法学,1974年也就是8年才毕业获得法学学士。而习近平1998年到2002年在职读4年就的法学博士。真是法学学霸。

习近平的导师刘美珣在采访中特意提到,习近平在跟她谈话时不带秘书。这是事实,习近平在跟她谈话时确实不带秘书。但是习近平走后,又打发秘书又回来问问题,代他写了论文。

朱育隆作者当然是在调侃,事实上习近平的这篇“博士论文”如果真有捉刀代笔者的话,那个人还真不是其手下秘书。

不过,在通读了习近平“博士论文”全文再与公开出版的相类似书籍,文章逐一对比后找出破绽的迄今为止还只有曾以《来生不做中国人》而在中国大陆境内广被追捧的香港著名政评人士钟祖康先生。钟先生在他的揭露文章中称他把习的论文《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与现任福建江厦大学副校长刘慧宇教授的《经济全球化与中国农业发展》相互比较后发现,两篇文章有至少3处惊人雷同的地方。

钟先生考据说:这位刘教授曾在福建省宁德市蕉城区人民政府、宁德市政协和宁德市人大先后任职10年,而就在这个期间,时为福建省省长的习近平在职修读清华大学的博士课程。而习近平此前也曾担任宁德地委书记。刘慧宇当时以习近平一个小小下属的身份,按常理,除非关系极其亲密,刘岂敢抄袭习近平的博士论文?所以较合理的解释是,当时刘小姐以其学术专长帮了习近平一把,但在处理自己的著作时,在把文字搬来搬去时,对自己曾为他人做枪手代写的文字失去警觉性,以为还是自己的。

在这里有必要提示的是,习近平虽然在自己的简历中声称是清华大学的“法学博士”,但他日后以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国家副主席之尊回到母亲视察后,官媒新华社的详细报道内容中,虽然特别强调“清华大学是习近平的母校”,但却只说他1975-1979年在清华大学化工系基本有机合成专业学习“,对他在清华获取的最高学位”法学博士“完全回避。而在这次视察过程的第一天,习近平除了把一半以上的时间花在了自己当工农兵学员的化工系,也还视察了清华校史馆、工程物理系安全科学与技术研究所并在大操场上接见部分毕业生,次日习近平再次亲临清华,除了出席党建座谈会,还又抽出时间到清华图书馆视察了”清华竹简的保护和研究工作“,对自己简历中声称的”毕业“地点”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却是绕道而行。两天时间里的陪同视察及被”亲切接见“者中更没有他当年的清华”博导“刘美珣的踪影。笔者也查证了清华大学新闻网上所有与习近平”校友“或”学长“有关的内容,也都是只提他的化工系四年学习经历,对他的清华”法学博士“之经历和学历全都回避。

与之形成显明对比的是,无论是中共官方还是北大校方的媒体上对李克强以总理之尊“回母校视察”的报道中,都特别强调他在北大的硕士和博士学历,详细介绍了“克强总理来到自己硕士、博士期间就读的经济学院……1988年—1994年,克强总理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专业学习,师从萧灼基、吴树青教授,获得经济学硕士、博士学位”。这段时间里的李克强还在团中央任职。到地方任职是获取博士学位之后的事情。

一位当年在李克强手下工作的“团派”人士曾经告诉笔者,李克强在职读硕士和博士时确实经过考试,而且除了专业课还要考外语,入学后和平感觉需要到校上课的——因为当时还没有“论文博士”和“论文硕士”这一“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出现。

RFA

阅读次数:1,19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