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心樵:你貌美如花,请不要错过这漫漫长夜

Share on Google+

自然与神秘

又有人,在长夜里爱着国
这个冬天,为什么这么冷

南方下雪啦,北方下刀子
我想写小说,也写不下去

自然而然再自然也睡不着
写诗,自然是没有人读了

阿猫阿狗忙着挣钱多喜庆
长夜里爱着国的人好神秘

2018.12.8.草场地

内外不二

醒来,从岸边草到街边草
变不变,生死互为内外衣

草场地上空,雾霾出于神意与诗意
你在草上飞飞飞,真牛逼,真好玩
真飞向假,黑咕隆咚最后一根稻草

繁星也是可怜虫。工作室内
影子已有妖气。偶尔想奖金
俗,恶俗。似乎也可以理解
国外待够了,国内更像国外

2018.12.2.草场地

幸福

千百年来,几乎每一天
我都是轻松快活的
我恨的人并不太多
但太多的爱快要把我累死
有时候我几乎爱着全人类
专注地爱一个人必然更累
尤其是爱我的儿子俞古诺
我所能够理解的最大幸福
在人间,这样爱,慢慢的
一点一点的,这样爱,这样累死
从而这样理解天地间真正的飞翔

2018.12.3.草场地

礼物

真抱歉啊,我能送给你的礼物
也只有这一个夜晚,南方北方
年年岁岁夜色像组织那么美好
无处不在。过度修辞的小灵魂
过度劳累。把能够端上桌面的
每一盘菜都描绘一遍并不构成
诗歌的细节。空中有他的空欢喜
空中有他的瞎鸡巴忙。举个例子
人间任何例子都能找到它的反例
说法之外无事实
语言之外无真相
现在是十二月,总是做不成自己的人
更需要抱团取暖。而写不好小说的人
也一个鸟样。他们从枯枝上学外语
是为了去远方糟蹋外语,正如我们
回到母语中来,母语早已不成样子
你貌美如花,请不要错过这漫漫长夜
花朵,只有被诗人写下,才不会凋零

2018.12.1.草场地

甲方的夜和乙方的夜

那么,既然你不读诗,就不必再问
没有思想的人,为什么就没有资格熬夜
据我考证,诗歌来源于河流密布的甲方
更多的分水岭,分出我们的高与低,穷与富
甲方各种永恒的乐器刚刚在雨水中长出嫩芽
就为万物押韵。是的,当春夏秋冬混淆神意
万物生老病死中寻找着各自可怜的身份认同
迟钝的人早早睡去。乙方的美女帅哥
在梦里一边贬低天堂一边抬高地狱
因此甲方的诗人毫不客气地反对现当代
在远古上古,我的科学发明比现在多得多了
只要还有未来梦,乙方再美的人都容易出丑

2018.11.20.草场地

把删帖权牢牢地掌控在自己手中

有人失眠,夜才能够成其为夜
网络时代,大数据,小爬虫
摹仿、抄袭、剽窃
因匿名而肆意妄为
但从形式到内容,他们摹仿不了我的飞翔

并不需要翅膀。此现象始于手稿年代
他们一本一本出书
那著作等身的高度
恰好用来自取其辱

万古长如夜,没有人见到鬼
除了现当代诗评家在照镜子

有人写诗,时间才能够成其为时间
但一整个民族就这样枯竭,不是水
不分男女,最终是尘埃统一了江湖

所在位置:中国
谁可以看:西施、王昭君、貂婵、杨玉环
提醒谁看:潘金莲
为什么都是女的?因为月亮就是女的
因为阴晴圆缺悲欢离合都以女的为主角
当然,男士亦可,谁看了谁就开窍

看呐,一个两个三个,今夜我连连删帖
不足与外人道。我更喜欢自言自语
现当代的自由飞翔不再需要翅膀
把删帖权牢牢地掌控在自己手中

2018.11.18.草场地

独立作家 2018-12-09

阅读次数:2,18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