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妻子到看守所陪夫渡岁 余文生被正式起诉

Share on Google+

2019-02-04

709案反反覆覆经历三年半,直至狗年将尽,仍有两名被捕律师的命运广受关注。不久前获刑的王全璋,已经连续第4个春节被逼与妻儿分隔,其妻子李文足在大除夕向丈夫致公开信,表明要到天津看守所陪他一起过年。其他709妻子将陪同李文足前往。另外,因代理709案而被捕的余文生律师,案件近日被正式起诉至法院,但家属及辩护律师仍未接到任何通知。余文生妻子斥责当局企图以拖延手法坐实罪名,不排除丈夫遭到酷刑施压。(吴亦桐 / 刘少风 报道)

中国当局几年来一直未停止对人权律师的打压。709案律师王全璋一周前获刑4年半。其妻子李文足在大除夕发表催人热泪的致丈夫公开信《陪你过年》。

李文足在信中表示,今年是第4个与丈夫被迫分开的春节,本来欲带同儿子一起到天津看守所陪丈夫一起过年,因孩子生病只能将他送回父母家中照看。年幼的儿子的童话世界里,爸爸是去打怪兽,而今年春节,妈妈也将陪同爸爸一起打怪兽。

李文足还在信中透露,其他几位709妻子已安顿好家人,将陪同她一起到天津看守所陪同王全璋一起「辞旧迎新」。

本台拨通709妻子原珊珊电话,获知4位709妻子李文足、王峭岭、原珊珊、刘二敏已经在前往天津的路上,另有媒体记者随同前往,他们目前暂未受到当局的阻截和干扰。

原珊珊说:不一样的春节!我们已经出发了,4个家属还有媒体、还有全璋的姐姐在天津等我们了。我们就是先到看守所里给全璋律师存钱,然后我们再陪他一起过年。至于官方会不会干扰,这都是无法预计的,如果连年都不让过,那我们还是会想办法在守望中过年。

春节期间,709家属还将到天津二中院、最高法等机关「拜年」,以特殊的方式抗议司法不公。

现年42岁的王全璋曾代理多起宗教迫害及其他维权案件,「709大抓捕」后遭羁押;2018年2月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在羁押期间,传出遭严重酷刑消息。上月28日,王全璋获刑4年半。德国、美国、英国、欧盟等先后发表声明,批中共当局审判不公,要求无罪释放王全璋。

另外,因代理王全璋案亦遭当局打压的北京人权律师余文生,于2018年1月公开发表修宪建议,次日即遭国保抓捕。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周日(3日)致电徐州市检察院,查询余文生案件情况,工作人员告知,余文生已于上周五(1日)被徐州市检察院起诉至徐州市中级法院。

目前家属和家属所聘的两位辩护律师谢阳和常伯阳,均未收到法律通知书。

徐州市检察院工作人员接受本台查询时,承认案件已被起诉,但拒绝告知起诉罪名和相关情况。

检方工作人员说:2月1号已经起诉,徐州市人民中级法院。但是他们目前是甚么情况你得问他们,这边我也不清楚。

据许艳向本台透露,目前该案已经用尽法律程序中的最长期限,检察院在常规程序外,经过四次延期审查和两次补充侦查后终被起诉。许艳认为,官方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执意坐实罪名。也担忧丈夫遭受酷刑。

许艳说:案件已经起诉至法院,我作为家属和辩护律师都没有收到通知书。2月2号就是它所有拖延程序的最后期限。709案件采取拖延时间的方式其实就用在余文生案件上 了,它肯定是要坐实或一定要打压他,我很担心未来的状况,担心他的身体状况,是否遭到酷刑?

余文生的辩护律师谢阳向本台表示,早前余文生的两项罪名,已取消了一项「妨碍公务罪」指控,现在只剩「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指控。他预计官方在毫无证据以及巨大的国际压力下,在一系列程序表演之后,可能会以缓刑作为收场。

谢阳说:如果它把两个罪名变更成一个罪名的话,这个案子还有争取缓刑的可能性。预计这个案子经过一系列的程序表演完毕之后,有可能是一个缓刑,春节之后我们会立即去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去递交辩护手续,官派律师是否递交了辩护手续,我们还不得而知。

但许艳预计官方仍会采用拖延战术,她要求当局有效率办案。

许艳说:起诉到法院,它还是可以用拖延时间的方式。就像当时王全璋律师的案件采取违法的方式,一直没有期限的拖。呼吁中共当局无罪释放余文生、呼吁中国当局人性化办案、效率办案。

余文生曾代理多起宗教迫害及其他人权案件;2014年因声援香港占领运动被拘近百天;余文生荣获2018年德法人权法治奖。

RFA

阅读次数:1,7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