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校长示儿第十八书:永不绝望永不放弃

Share on Google+

亲爱的巴驼:

因为距离近,工地上无事可做,我又想着回家。计划把拖了很久的文债做部分清了,奈何没有很好的预备,不能实施。就又看看电影吧。

前段时间,委内瑞拉和马杜罗老师比较热,引我对冷战铁幕下的非殖民运动和左倾思潮以及大国博弈对拉美、对非洲、对亚洲政治图谱的改变有一点点关注和思考。当不知道把自己投向何处的时候,回归家园是一个最好的决定。我躺在你买的K588卧铺上做如此想。
从成都火车北站出发的车辆,如果不是卧铺,有令人窒息的汗臭脚臭狐臭。我往窗外看,却并无美丽的风景。房屋们都摆出蚂蚁野蜂的巢窠一律的模样,不似人类的居所。我收回眼光,想起非洲大陆的一些事。比如那个乌干达的阿明、那个中非的博卡萨以及那个扎伊尔的蒙博托。
第二日,在网上抓获了《末代独裁》。《THE LAST KING OF SCOTLAND》,翻译成中文应该是《最后的苏格兰王》。乌干达的总统阿明是出生在乌干达西北部科博科附近的小村,属卡夸族。他后加入英国雇佣军苏格兰军团,人生因此得以改变,他说,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是苏格兰人,他会成为苏格兰人最后的王。他不是真正的苏格兰的最后的王,而是乌干达人的梦魇和独裁者。所以,翻译成《末代独裁》更为准确。
《末代独裁》是由凯文,麦克唐纳执导,福里斯特.惠特克、詹姆斯.麦卡沃伊、凯丽.华盛顿等演员主演的剧情片,于2006年2月在法国上映。该片改编自Giles Foden的同名小说,讲述了20世纪70年代一名年轻苏格兰医生参加医疗慰问团而来到乌干达,受到乌干达独裁者伊迪.阿明的赏识收为私人医生后的一段“伴君如伴虎”的经历。

1970年,欧洲的五月风暴之后,出生于基督教长老会家庭的尼古拉斯.盖瑞根23岁,他刚刚医学院学士生毕业。收入丰厚、工作体面、养尊处优的生活并非他所愿。闭着眼拨弄地球仪,加拿大不是他心动的国度,再拨弄,乌干达!异域风情能够满足一颗猎奇的少年心,救死扶伤是神对一个医生最好的祝福,和漂亮的黑妞司仪做爱,没有什么刺激比这更能满足一个受左倾思潮影响过的年轻人。诗、性爱和远方诸元素齐备,出发,乌干达!

贫穷、疾病无边的乡村,简陋的医疗设施、无休无止的手术和熏死人的狐臭,并不美妙,所有这些都让人疲惫生畏。尼古拉斯没有离开,教会背景医学会的白人同事梅瑞特医生的太太莎拉足够美丽足够迷人。

1971年,尼古拉斯来到乌干达,沿途和大街上满是荷枪实弹的士兵,还有装甲车和坦克。人们告诉他:是政变,不用担心,是阿明将军的部队——旧政府被推翻,他为人民而战!今天是个好日子。宋祖英女将军也唱过: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开心!
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美英法在搞非殖民运动,华沙条约组织和其它红色或者左翼势力就要加紧渗透、扶植和操控,黑非洲和非黑非洲距离自由和解放的路途注定遥远。消灭私有制和国有化、集体所有制注定走向腐败和贫穷。心腹股肱阿明大将军,靠黄金和象牙走私培植党羽、尾大不调,愚蠢和腐败的总统奥博特犹豫着要把他治一治,阿明大将军先下手为强:为民除害,反腐安民。人民是个锤子,群众算什么东西?锤子和东西什么锤子和东西都不知道,只知道载歌载舞——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梅瑞特医生进城里买些必需品去了,尼古拉斯和莎拉去参加一个阿明将军将要出现的群众集会。阿明绝对是一个优秀的演说家,他深谙对群众的蛊惑术:“大家好!我这次来要向大家保证,这是一个说到做到的政府,我们会建设新学校,新马路,还有新房子。虽然我穿着将军装,但内心深处仍是一个和你们一样的普通人,我了解你们,理解你们,我就是你们的一员。问问我的士兵,我一直和他们甘苦与共,我现在也要这样子治理新的乌干达!团结起来,我们就将把国家变得更美好!更强大!更自由!乌干达万岁!乌干达万岁!”廉价的保证和诱人的允诺,模糊演讲者和受众的身份和心理边界,空虚的口号,民粹尖叫,以及与民舞蹈游戏,不仅鼓荡、倾倒了土著,而且俘获了尼古拉斯那毫无政治常识的心,他对阿明产生了近乎狂热的崇拜。
莎拉告诉尼古拉斯,当年,人民也如此为奥博特歌唱,直到他们发现奥博特中饱私囊。尼古拉斯说:“你不能一棍子把所有人打死。”莎拉警告尼古拉斯说:“我是认真的,过几年你就知道了。”
就农业社会而言,但凡打土豪分田地,或者驱逐殖民工商业,将私营工商业、农场、矿产纳入公有制国有化改造的社会主义伟业,底层社会及其人民没有不衷心拥护载歌载舞的。所以,即使不是阿明本人,而是阿明的座驾甚至阿明的一条狗从乡村从街道上经过,人民群众以为神降,必定热泪盈眶追着山呼万岁。媒体也被操控,真相和真实被掩盖,岂止本国民众,甚至整个非洲,把他推上非洲统一组织主席宝座,接受顶礼。

阿明的手偶然扭伤,尼古拉斯以医生和苏格兰人身份碰巧结识了偶像新总统阿明。阿明有意与尼古拉斯亲近,是想通过他了解自己感兴趣的关于苏格兰的一切事物,因为他相信,有一天,他一定会成为苏格兰的国王。尼古拉斯被叫到首都坎帕拉,成为阿明的私人医生。
坎帕拉的生活奢华,总统给予的职位极高,况且,阿明的幽默感和对乌干达宏伟的建设计划让尼古拉斯觉得,阿明是个伟人是个好总统,两人成为至交。
除了做家庭医生之外,尼古拉斯甚至成了阿明某些政策的顾问、执行人和化妆师,他沉浸在巨大的满足中。莎拉和来自英国领事馆的善意警告,都被尼古拉斯当成了耳边风。然而,所有的掩盖都仅仅是掩盖,真实和真相永远在世界的另一边存在。阿明的虚妄承诺、野心和对人民残暴统治的劣行逐渐昭彰。首都的繁华掩盖不住人民普遍深重的贫穷和经济的崩溃,国内外的可能质疑成为潜伏的危险敌人,必须完全彻底残酷无情消灭干净,错杀三千又何妨。亲密战友被阿明剁成数段示众,不忠的妻子被阿明切成肉片吃掉,被屠戮的人民无力掩埋,尸体扔江河里喂鳄鱼造成尼罗河河道堵塞。
所有的金马槽都意味着奴役。尼古拉斯想到了离开,却发现自己的护照已经被阿明没收,生杀予夺都掌握在阿明手里。

国际形象遭遇诟病,做苏格兰王的梦想在遥远中更遥远,这成为阿明的心魔,他需要干一些惊天动地让世人膺服的大事。什么事?
驱逐数万包括华人在内的亚洲侨民,剥夺他们的财产。
与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勾结,劫机,满载以色列人、欧洲人的民航客机。
如此,全世界的目光都会投射在他一人身上,并听从他一人摆布。

在混乱中,在一位医生同道的同情和帮助下,尼古拉斯侥幸逃离了乌干达,参与到揭露阿明残酷统治和反人类罪行的真相当中。国际舆论从此公开反对阿明。

阿明的独裁统治走在末路上,但和任何狂妄自诩愚蠢而不自知的统治者一样,他必须疯狂而自绝。1978年10月,他依仗卡扎菲、萨达姆、哈立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及其后面的苏联的支持,发动乌坦战争。坦即坦桑尼亚,乌干达的邻国,也是阿明政变前乌干达总统奥博特的流亡地。坦桑尼亚和奥博特流亡反对势力在中共和欧美国家的助力下大败阿明。1979年,阿明政权被推翻,他同四个妻子、数名情妇以及二十多名子女卷着大势搜刮的财富逃亡利比亚。
据统计,阿明执政期间,被杀害的乌干达人在30万—50万数,那时的乌干达人口在千万来数,妈妈也。
逃亡中的阿明和他的兄弟卡扎菲很快就不和谐了,他又逃到伊拉克和萨达姆老师那里,最后逃亡和死于沙特阿拉伯。那是2003年和后话。不提。

亲爱的巴驼,对于对二战及雅尔塔战后体系的国际政治了无所知的一个小白同学而言,这部电影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意思,可以把它视着是一个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私人医生偷情被暴露的故事。反之,则可以看到,冷战和非殖民运动历史进程中,极权谱系的政治思潮和政治势力渗透、扶植和操控下的独裁小爬虫对亚非拉传统社会转型的阻碍、扼杀,由此发生的反人类罪恶和人道灾难及其普遍性。这个视角而言,这部电影或者这样的电影,其主题就严肃得多,内涵深刻长远。有思考和推荐的必要。

校长曰:从《圣经》而言,专制和独裁是原罪的极端表现;从心理学角度看,应该是一种偏执人格和重度精神病。这种极端表现和重度精神病,一直列阵、对抗于人类寻求自由获得解放的道路上——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无论赤道之北之南。
亲爱的巴驼,反抗专制和独裁这种病毒、疾病,人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地盘需要去占据,但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的开头或者开始,已经有相当多的经验、教训,有相当多的勇气,都是今天和未来的人们可以参照、学习并且能够受到鼓动和激励。
由此,我们可以呼喊:神啊,即使被降生在乌干达、津巴布韦、阿根廷和委内瑞拉,即使被降生在秦帝国或者大清朝,任何地方,即使最深度的黑暗中和貌似无边无际的恐惧中,关于人类和对人类,我都永不绝望,永不放弃!

与阿明这个杂碎老师有关的电影还有《恩德培行动》(7 Days in Entebbe),又名《火狐一号出击》。
谨此!春安!

2019年3月6日 介福桥

阅读次数:2,66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