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琦母亲蒲文清遭软禁数天

Share on Google+

两会结束蒲文清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民生观察2019年3月19日消息】两会已经结束,黄琦母亲蒲文清仍然被限制人身自由,家中仍然有人蹲守,老人出门看病有人监视、跟踪,看守人员不让她会见朋友,更不准她接受媒体采访等等。

据重庆维权人士陈明玉讲述:2019年3月18日晚上,我跟黄琦妈妈蒲文清打电话,问她现在两会结束了,监控她的人是否已经撤离。她告诉我,一样的,家里同样每天轮流三个人守着,去医院看病都被监视、跟踪。朋友去看她不让见面,当局规定她两会期间不许出小区门口,不准请律师,不准接受外媒的采访。说如果接受外媒采访,有损国家形象,就会对她不客气。

黄妈妈说她现在身体很不好,经过去医院检查,全身各个系统都有不同程度的疾病。特别严重的是膝关节全部坏死,水肿,半月瓣损伤,走路双膝疼痛。现在又增加了妇科方面的疾病,牙齿也损坏脱落。

黄妈妈希望当局取消对她一切错误的管控,希望能允许她请律师会见黄琦。她说她被监视看守,不让请律师,她担心儿子黄琦已经死在狱中,也可能被打伤打残。所以她整天伤心难过,天天想儿子。
看守她的人做她的工作,说要给她解决养老和补助问题。黄妈妈说她不需要解决养老补助,她需要解决儿子的冤案,需要自由。

她说黄琦案泄密人仍然在做官,另外两个涉案人已经被释放,凭什么还要关着她儿子黄琦?如果黄琦一直被关着,她就会一直上访下去。但是因为当局不让她接触外面,不让朋友来她家,黄妈妈担心自己会被困死在家中。

据悉,2019年1月14日已被严重超期羁押两年的四川成都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被控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机密罪”及“泄露国家秘密罪”一案,在四川省绵阳市中级法院秘密开庭审理。

当地法院事先并没有依照法律规定发布相关公告,只有海外媒体分析黄琦案将于当日开庭。黄琦的人权律师刘正清遭到吊照处罚而无法前往。唯一的辩护人李静林律师在庭后未发布任何相关详情,并对致电询问庭审情况的回复仅有两个字“保密”,疑遭当局噤声。可见中共当局为这次秘密开庭不惜违法暗箱操作。

黄琦母亲蒲文清因为儿子维权被成都当局强迫失踪,后又在家中遭持续软禁控制。因蒲文清老人身体欠佳,重庆维权人士危文元从春节前一直义务照顾至今,期间多次遭到成都警方骚扰、驱赶。有朋友来家中看望老人亦遭到警告驱逐。

两会前夕,重庆维权人士陈明玉因放心不下蒲文清老人,致电后得知老人家中已经被维稳人员入住,对其24小时贴身监控。现在两会已经结束,老人仍被多人限制人身自由。

黄琦母亲蒲文清遭软禁数天 忧儿病死狱中

2019年3月19日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中共两会期间遭软禁的黄琦86岁的老母亲蒲文清女士,至今仍被当局软禁控制没有自由,老人家甚至担忧身在狱中的儿子黄琦是否已遭不测,整天思子忧子心切,伤心难过。

中共召开两会期间,蒲文清被警方监控不得离开小区,不得与外界接触。3月11日老人家准备就黄琦的问题向四川省公安局公映情况时,被监控人员按在地上致身上多处受伤,有朋友担心老人家的身体健康前往看望也被禁止。随后,当局派出多人侵入黄琦母亲的家中与老人家一同吃住,实施24小时贴身监控。

3月18日,一直关注黄琦母亲的身体状况及人身自由的陈明玉打通老人家电话,得知老人家仍未获得自由,家里依然每天有3人轮流看守她。当局规定的三不准:不准出小区门口,不准请律师,不准接受外媒采访。

黄琦母亲目前的身体健康状况非常不好,身体多个系统出现问题都有不同程度的疾病。尤其是膝关节全部坏死,走路时双膝疼痛,出现水肿,半月瓣损伤,妇科疾病,牙齿损坏脱落,等等。

老人家希望当局取消对她的一切违法管控,允许她聘请律师去会见黄琦。限制她与外界的联系,没有律师会见,几个月不知道黄琦在狱中的任何情况,老人家甚至担忧儿子已经死在监狱,或者被打伤打残。老人家多次表示,不会放弃为无罪的儿子黄琦呼呼。老人家对侵入家中看守她的人说,她需要自由,需要解决儿子的冤案问题。

黄琦于2016年12月16日被抓捕,遭羁押期间被强迫认罪、长时间审讯、殴打、患多种重病无法获得有效的救治,母亲蒲文清为其四处奔走呼吁,多次遭到绑架、软禁及强迫失踪。2019年1月14日,四川当局以黄琦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及“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进行秘密庭这时,他的母亲正处于被强迫失踪中。据称黄琦当庭表示不承认中共法庭的合法性及公正性,黄琦当庭解聘律师致庭审中断。

此后,外界再也没有黄琦的进一步消息。分析人士认为,黄琦案并不乐观,很有可能当局已经对黄琦一案作出宣判,为了阻断外界的关注,才会一直软禁其母亲,以最大限度地减低各界对黄琦的关注声援。

阅读次数:1,0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