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聊创世

Share on Google+

“帕利的手表”是基督徒最喜欢引用的一个思想实验,它的意思大致是说:如果你在海滩上发现一块手表,你肯定不会认为它是自然产生的,一定会认为是有人设计制造了这块手表,那么当你面对一个比手表更加复杂有序的世界的时候,怎么会认为它没有一个设计者,而是自然产生的呢?因此,作为世界创造者的上帝必定是存在的。

这个思想实验其实有很多漏洞。比如,如果我先在海滩上发现了一块手表,然后又在海滩上发现了一个电话机,那我肯定不会认为制造手表的和制造电话机的是同一个人。世界这么大,我们很难想象它是由同一个人制造出来的。事实上,就是一块手表,也不是一个人就能制造出来的。伦纳德•里德写过一篇小文《我,铅笔》,这篇文章的要点是:就是一支普普通通的铅笔,都是由成千上万人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指引下合作制造出来的。一块手表要比铅笔复杂得多,自然也不是一个人就能制造出来的:钟表匠能够把齿轮组装成手表,但是制造齿轮,冶炼制造齿轮所需的金属等等,显然不是一个人就能完成的。今天的手表更是在工厂的流水线上由无数人合作制造出来的。另一方面,像手表一类的人造物品的设计工作也不是由一个人来完成的。所有的发明创造都是在前人的设计的基础上不断改进和试错的结果。从这个角度来说,人造物品也像生物一样,不是谁设计出来的,而是进化的产物。所以如果非要把“帕利的手表”这个类比当真,那么我们只能认为神不是一个,而是像人类一样,有很多很多——如果你说神和人不同,神是全知全能的所以什么都能造,那你就只能承认这个类比是失败的。

有关创世问题,另一个常见的论证是托马斯•阿奎那提出的,大致是说凡事必有原因,所以必定存在第一因,这个第一因就是上帝,等等。其实仔细想想就能知道,“凡事必有原因”和“必定存在第一因”这两句话就是相互矛盾的:如果存在第一因,那么这个第一因就是没有原因的,这样“凡事必有原因”这个论断就是错误的了。而且,即使真的存在第一因,你也无法证明这个“第一因”就是基督教中所说的上帝——第一因也有可能是魔鬼、飞天意面大神,或者是一只老鼠。根据霍金的观点,只要宇宙的总能量为零(我们的宇宙中,动能和质量中的能量总是正的,而引力势能总是负的,因此总能量为零),就可以没有任何原因突然从真空中出现。因此宇宙的存在并不需要有“第一因”。

讨论“帕利的手表”的时候有人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人制造东西都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某个目的,比如制造手表是为了看时间,制造电话是为了跟别人聊天,但是上帝全知全能,无论想要达到什么目的都能心想事成,因此上帝不需要制造工具,那么上帝为什么还要创造世界呢?

如果我们想要尝试回答这个问题,不妨想象一下上帝创世之前是一种什么状态:只有你自己存在,没有时间和空间,没有光和声,你有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有耳朵却什么也听不见,你没有任何感觉,你是全知的,但是没有什么对象可以让你去认知,你可以思考,但是除了自己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可想的……这种状态显然十分可怕,因此我一点也不奇怪上帝会想要摆脱这种状态。创世之后至少会有些东西可看可听可感可认知。

关于创世也有各种不同的说法:有人说上帝创世是在物质中,就像钟表匠制造钟表一样;也有人说上帝创世是在精神中,这样世界就像是上帝做的一个梦;有人说上帝创造世界之后就扔下不管了,世界就像上好发条的钟表一样,可以自己运转下去;也有人说世界的存续时刻都要依赖于上帝,就好像上帝一旦停止做梦,世界就不复存在了(要我说这样的上帝也太蠢了,连个能稳定存在的世界都造不出来)。

不管上帝创世是在物质中还是在精神中,既然上帝是全能的,因此他仅凭自己的意志就能创造和改变世界。这让我想起最近看的一部影片《艺术女孩》。这部电影讲的是三位女艺术家通过某种黑科技,能够把自己的艺术作品变成现实。比如她们把太阳画成蓝色的,太阳就真会变成蓝色的(蓝色太阳光要比目前的白色太阳光能量更高,这会不会影响到地球和地球上的动植物,比如人类的皮肤癌发病率会不会上升,影片中没有说明)。这样艺术家们就拥有了像上帝一样的能力。此类主题的科幻小说也有不少,比如斯坦尼斯拉夫•莱姆的《索拉利斯星》、迈克尔•克莱顿的《神秘之球》,以及菲利普•迪克的一些小说。人类当然也能改变世界,不过只能通过科学技术的手段,而且也不是什么事都能做到,比如像电影中那样把太阳变成蓝色,就是不可能的。还有一些奇幻小说,比如厄休拉•勒古恩的《地海传奇》系列,在这些小说当中,巫师们掌握了创世时的“真语”,就能直接操纵世界。这让人联想到程序员在编程。有些人希望拥有“统治世界的知识”,大概也与此有关。

不过,如果拥有像上帝一样的心想事成的能力,又会怎样呢?人类要拥有现代人认为的正常心智,就必须拥有自我意识,而自我意识的关键就在于能够区分自我与外界。如果内心中的想法不费吹灰之力就都能变成现实,那么自我和外界就是一体的。对于现代社会中的成年人来说,这种状态只有在患了精神分裂症或者嗑了药之后才会出现。所以《艺术女孩》中的场景其实很像是艺术家嗑了药之后产生的幻觉。那么,上帝有没有自我意识呢?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当然,如果不考虑《圣经》上对上帝的描述,我认为最合理的一种“创世”,是一个世界中的程序员们创造了一个虚拟世界,而程序员们所在的世界,也可能是另一个世界中的人们所创造的虚拟世界……

阅读次数:2,08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