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31

各位听众朋友∶

一场从占中行动的号召开始,发展到雨伞革命的公民抗命行动,不仅把中共解决香港问题的所谓的“一国两制”政策打出了原形,揭示出了其骗人的本质,也掀开了黑幕的一角,让我们看到了中共在香港长期以来进行的部署。这些部署,在这次雨伞革命的对峙过程中,一一展现出来,对台湾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为甚麽这麽说呢?因为我们都知道,香港,是中共的一个练兵场;它在香港所做的很多部署,都是为了未来解决台湾问题进行预演。这一点,前不久习近平已经直言不讳地表达过了,那就是,将来,中共解决台湾问题,也将用所谓“一国两制”的方式。

我们不应当把“一国两制”简单地理解为“在一个国家之内实行两种不同的政治制度”,我们应当把“一国两制”看作一整套统战,拉拢,渗透,收买,恐吓等等等等的综合战略,这一套战略经由这次雨伞革命,让我们看出了一些端倪,这些端倪,是台湾不应当忽视的。这样的“一国两制”战略,基本上看,是通过三条途径同时进行的∶

第一条途径就是商人。中共在香港,利用庞大的经济资源,拉拢地产商为主的工商资本家集团和金融利益集团,这些集团掌控著香港的经济命脉,影响和左右著巨大的职员群体的政治意向。这次雨伞革命甫一发动,中共第一个动作,就是要求李嘉诚等大资本家集体到中国内地与主管官员会面;当这些资本家在反占中问题上动作缓慢的时候,《人民日报》就气急败坏地发表文章点名批评他们不配合中央政府。香港巨富阶层,实则为中共渗透香港社会的第五纵队,已经昭然若揭。

以此观之,台湾的第五纵队是哪些人?这不是台湾应当吸取的教训吗?

第二条途径就是媒体。中共表面上不干涉香港的新闻媒体的运作,但实际上最重视的,就是收买媒体的工作。《信报》就是典型的例子。这家代表香港工商界利益的媒体,曾经试图用较为独立的立场评论港府的施政,但是被李嘉诚的儿子收购之後,立场变得非常亲政府。另一家原本也有自由倾向的报纸《南华早报》,当局则是采用掺沙子的方式,派一些中国内地出身的媒体人进入报纸高层,成功使得报纸立场转向。而对于比较不听话的媒体,例如《明报》,则完全采用黑道追杀的饿方式进行恐吓。事实证明,中共要拿下香港,下功夫最大的就是派出自己信任的当地人收买当地的大型媒体,然後,让这些媒体逐渐影响当地的民情舆论,为中共的利益服务。

这样的事情,在台湾是否已经发生?我想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台湾上下也都知道现在是哪家媒体集团在扮演这样的角色。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台湾要如何吸取香港的教训,防止这样的媒体集团引中共入境的问题了。

第三条途径就是官员。这次香港人如此愤怒,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梁振英本人被认为与北京关系过于密切。港人普遍认知到,梁振英更加在乎的不是港人的利益,而是北京给他的权力和利益。实际上在港府内部,原有的英国培养的公务员系统早已经被逐渐排挤,取而代之的是亲北京的人马。这条途径比较没有那麽高调进行,但是对于北京控制香港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

这个教训,台湾要不要吸取呢?前不久的张显耀案,其实就已经是警讯了。

今天香港发生的事情,明天就很有可能在台湾发生。早一点认识到危险,在一点进行防范,这,难道不是台湾最应当从这次香港雨伞革命中得到的教训吗?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