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东《百年之冤:替袁世凯翻案》

2019-04-09

袁世凯是清帝逊位和南北和解的第一功臣

世人对袁世凯的负面印象,来自于历史教科书上列出的一系列罪状:出卖戊戌变法、窃取辛亥革命果实、暗杀宋教仁、签订卖国二十一条、复辟帝制等。但「尽信书,不如无书」,张永东穷三十年光阴,爬梳典籍、辨析史料,指出对袁世凯的种种负面看法是「中国百年最大之冤」,袁世凯对中国的进步、变革,无论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各方面,都起过不可替代的作用,袁世凯才是中华民国的真正国父。

武昌起义后,清帝国摇摇欲坠,不得已起用被罢黜的袁世凯。有人问满族大臣那桐,起用袁世凯,不是加速清朝灭亡吗?那桐答道:「大势今已如此,不用袁指日可亡,如用袁,覆亡尚希稍迟,或不可亡。」

袁世凯知道清廷只是利用他作为镇压革命党的工具,便以生病为由拒绝出山。僵持多日,他提出六个条件,除了要求有指挥的全权和充足的军费外,前面四条全是关于政治改革的:明年即开国会,组织责任内阁,宽容参与此次事件的诸人,解除党禁(可惜,一百多年后,中国仍未实现解除党禁)。清廷指挥不动北洋军,只能答应袁世凯的条件。

以北洋的军力与占据武汉三镇的民军的力量对比来看,北洋军收复武汉三镇乃至扫荡南方独立各省,乃绰绰有余。袁世凯的下属、北洋三杰「龙虎狗」中的「狗」冯国璋迅速攻占汉口和汉阳,电请趁势攻占武昌。袁世凯电令冯国璋停止进攻,并与民军展开谈判。满清亲贵对此极为不满,肃亲王善耆、恭亲王溥伟质问说:「从前洪杨革命,十三省都沦陷,而胡林翼、曾国藩都能讨平,现在南方革命党并无大实力,黎元洪、程德全都是朝廷命官,公然叛逆,何不荡平?」袁回答说:「讨伐黎元洪、程德全,可以办到;但张謇、汤化龙、谭延闿都是民选代表,讨伐他们,我办不到。」言下之意是官兵不杀百姓、不杀民意代表。可见,袁已具备了尊重民权的现代观念。

当时,全国已呈现鼎沸鱼烂之端倪,很多地方陷入无政府状态,暴力泛滥,大城市中居住于满城的大量满族平民遭到血腥屠杀,还有很多匪徒、会党趁火打劫、杀人越货。如果南北达不成和谈,类似于太平天国那种屠戮妇婴的惨剧或许会重演。袁世凯是促成南北和解、皇帝和平退位、结束二千年帝王专制的关键人物,其创建中华民国的功勋大于后期才从海外赶回来摘桃子的孙文。

国共两党的官方史家都不约而同地认为,袁世凯「窃取」了首任中华民国总统的职位和辛亥革命的果实。但事实是:南北双方有约在先,若清帝和平退位,则由袁出任总统,袁是惟一南北方、各阶层都接受的国家元首,并非袁逼孙文让位。

一九一二年二月十五日,临时大总统选举会召开,南京参议院十七省代表投票,每省一票,袁世凯以全票当选。参议院在致袁世凯的电报中说:「查世界历史,选举大总统,满场一致者,只华盛顿一人。公为再见。同人深幸公为世界之第二华盛顿,我中华民国之第一之伟业,共和之幸福,实基此日。」

报道中国问题最具国际影响力的澳大利亚记者莫理循(George Ernest Morrison)对袁世凯评价颇为正面:「这个领导人具备绝对权威,在世界有影响,以英国式的资本主义政治、经济、文化、外交为其指导方针,能够把中国引领向强大、光明的未来。」美国历史学家史景迁(Jonathan Dermot Spence)在《追寻现代中国》一书中指出,辛亥革命后「社会秩序的恢复有赖袁世凯将北洋军与同盟会和南京的革命力量结合在一起,也仰赖袁世凯以立宪程序,将新军和各省的议会结合成全国性的政体」。

袁世凯就任中华民国总统后,开放党禁,保障人权,学术独立,言论自由,中国政治和思想上出现自春秋以来第二个「百家争鸣」时期。北京政府确立私有产权制,在经济上推行自由经济,使中国经济出现了一个蓬勃发展的「黄金时代」。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