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制造两类污染的罪魁

Share on Google+

首创“精神污染”

“污染”一般是指环境与空气品质,但中共文革期间的一九六六年,发明出“精神污染”这个新名词。人们不知其含意只能从“行为”的表现获得真相、当时在全国所有大、中城市,行人上街去的话,就会碰上“破四旧”检查队,发现谁戴礼帽、穿线条整齐的西装,就被说成是奇装异服,强令脱帽,并当下剪裤管。妇女更惨,长发被“咔喳”一声剪去一大截;穿旗袍被说成是宣传封建意识;穿短裙是妖形惑众;高跟鞋是崇洋媚外,必须立即脱下,让你光脚走路。结果扑灭“精神污染”的效果是怨声载道。

以后,“精神污染”的含义又延伸到文学艺术方面,凡是不歌颂社会主义、共产党、马、恩、列、斯、毛和建设成就的作品,就不让在报刊上发表,作者则被迫失业,只有少数几个顺应时尚,改为歌功颂德。于是说假话、大话、空话成为风气。

空气和水质受污染

在中华大地上,人民赖以生存的空气和水质因遭受污染而下降。

据国务院国家环保总局的报告指出:四十六个环保重点城市中占百分之八十的水质和空气不及格,称得上适合人居住的城市,只有深圳、珠海、厦门、海口、苏州、汕头、宁波、桂林等八市。国际卫生组织九八年公布的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十大城市,大陆占其七,依次为北京、乌鲁木齐、上海、兰州、重庆、济南、石家庄(引自一月十五日美国《世界日报》。新出现的“沙尘暴”使人防不胜防,所到之处漂浮黄色尘污,呼吸困窘。最大风力来自蒙古沙漠区,自三月以来,已连续六次刮向江苏的南京,镇江、常州、无锡、苏州、扬州地区;上海落下泥浆雨,在华北已有十七人因窒息而死亡,连台湾也遭侵入。

“沙尘暴”乃人祸所致

追查产生“沙尘暴”的来源,并非天意,而是人祸。

据《中国改革报》报道,内蒙古于六十年代曾有草原十三亿两千万亩,八十年代时则缩减为十一亿八千万亩。仅三十年的时间,草场惊人地萎缩了百分之五十六。

目前,内蒙古西部的乌兰察布草原、科尔泌草原和鄂尔多斯草原,因荒漠化已基本沦为沙地。东部的呼伦贝尔草原和锡林郭勒草原也正步入前者的后尘,每年正以一百四十多万亩的速度沙漠化。

现今的内蒙古的荒漠化土地已占其总面积的百分之六十以上,全内蒙古自西向东几千公里长的地带上,分布着十大沙漠和沙地,三分之二的农田被沙丘围困,随时都有被沙漠吞噬的危险。

至于为何内蒙古的荒漠化会如此严重?有关专家指出,是人为盲目滥垦,并在党委的鼓励下,使荒漠化更趋严重。

据内蒙古有关部门统计,在“以粮为纲”的年代,共六十六万公顷草地被内蒙古各单位和建设兵团开垦为农田,为建副食品基地开垦草地三百四十一点二万公顷,相当于内蒙古十分之一的草地面积。

一九九七年至九八年,内蒙古东部地区三十四个旗县开垦草原一千四百六十万亩,其中呼伦贝尔盟就开垦了五百三十四万亩。按计划,今年,这四个盟还将继续开垦两千一百万亩。

大陆沙漠化迅速扩展

据中共林业局治沙办事处的统计,大陆的沙漠化以每年二干四百六十平方公里的速度在扩展。由于过度开垦和放牧,砍伐树木,增加可耕地,最后沙尘又淹没了耕地,正符合作恶者最后自食恶果的报应。

据国土资源部部长周永康透露:全国荒漠化面积已达二百六十二万平方公里,每年仍以二干多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展。

刮起沙尘暴大多在年头岁尾,因此时空气环流由西北流向东南;另一类是一年到头,不分昼夜提供大量的粉尘污染,那是由汽车队伍和工厂中的燃油机散布在外的日益严重的水污染。

水在中华大地几成稀有物质

人类生存离不开大气,同时也需要水,而在中华大地上,水已成为稀有物质。

经水利部查明:长江全流域共有污染源四万多个,每日排放污水一干零十九万吨。例如重庆至南京段,污染带即有七十公里长:自武汉至上海有四、五十公里,滞留于沿岸的污染带有五百至七百公里。水中生物大量死亡(由长江渔业资源管理委员会提供》。

北京市人均水资源不足二百立方米,只占全国人均水平的八分之一,世界人均水平三十分之一。由于过度超采地下水,供水不足只有挖井,利用地下水,结果又使水位大幅度下降,直至干涸为止。北京市郊建有官厅水库,由于上游供水污染严重,被迫停止供食用水;另有密云水库也是形同虚设。水利部将投入八十七亿六干万元建设水源保护和水土保持工程。上海市民饮水由苏州河提供,因严重污染,水体处在黑臭级,只得放弃。

全国有三百多个城市缺水,七大水系(长江、运河、汉江、珠江、湘江,黄浦江等》都有不同程度的污染。由于纷纷掘井开发地下水,经调查全国处于东南方的四十四个城市的地下水遭受污染,其中有害物质超出水平。饮用地下水会导致肠胃炎和消化不良等流行病的扩散。

消除沙尘暴已成为当务之急的系统工程,由于沙漠化自七十年代起,每年推进一千五百六十平方公里,至九十年代又推进为两千四百六十平方公里(据新华社四月十四日电讯》,表明人力赶不上自然趋势,缓不济急。

生存权因污染而没有保障

自邓小平至江泽民,他们给“人权”的解释是“生存权”,上述大量事实证明:在中国大陆,不少人因呼吸困难直至窒息而亡;饮水几乎等于服毒;全国降下酸雨的地区占总面积的百分之三十以上。每年死于“污染”和喝有害水源而短命甚至亡故者,不计其数。请问当权者,中国大陆人民的“生存权”确是保证了么?

二000年四月十五日纽约

《争鸣》2000年5月号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3,5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