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Share on Google+

小王:给你写这封信时,先看了你父亲到监狱探望你的照片,你父亲满脸沧桑,张开嘴巴,显得傻乎乎的,活像一个两鬓苍苍十指黑的卖炭翁。他拄着一根拐杖,那迷惘的眼神,也不知寻找什么。他一身风尘,手拎包裹,显然经过长途跋涉,才到达嘴山市第一看守所,给我感觉,就像一个江西农民长征刚到了陕北。估计此时,他已晓得儿子那两句话:“我就是想死,死了总没有人欺负我了吧?”“不受骂,不挨打,有人权。看守所比工地好。”

告诉一个消息,尽管网上有成千上万的人为你鸣不平,可也有人口口声声说,你杀死的是工友,而不是工头,不杀你,不足以维护法律的严肃。报纸也轻描淡写说:一记耳光激化了矛盾。我知道,那些所谓的工友,其实是双重角色,平时筑墙挖沟,主子吩咐就动手动脚。说他们是工头的打手、保镖、帮凶,黄世仁手下的账房穆仁智及众家丁也不为过。那些人服从工头的召唤,像狗似的马上到达现场,人数之多,难道真像他们所说的“是来说理、规劝”的吗?难道说理规劝的形式就是打耳光。有个打手一到场就说:“你们今天是不是欠揍?”你刚说了句:“你们这帮人想干啥?”一个打手就朝你的左脸扇了个耳光,以此告诉他们的来意。我还知道你吃耳光之前,工头拿着拖布把,对你说:“你再敲,我就打死你!”不能设想,那天你没带自卫武器,会遭到什么下场!基于以上事实,我认为,你那时动物的自卫本能占了上风,人类千万年的生存繁衍就是靠这个动物本能,而不是空洞的、形同虚设的法律条文。

小王,你动手前,大家知道,你已找了政府机构要求仲裁帮助,也知道你并非想讨还全部工钱,而只是想讨还五天的生活费,晚上有个安身之处,大家还知道,即使山穷水尽,你也在买彩票,希望生活会出现转机(此行为,也证明你那天根本没有动手的预谋及动机)。可这些,有多少人理解?网上有不少人,在落井下石,恨不得致你于死地。在这儿,我真不愿意说出,我眼目所见的比较有代表性的斯诺克及周年的名字,因为我担心黄泉路上你记恨这些人。

如果真的被处决,我觉得你投案自首是一大失策,你应该一不做二不休,再接再厉,想方设法,将那个工头送上黄泉路。你既然扫清了障碍,为啥不趁胜追击消灭他们的主子呢?你将武器丢进黄河,洗干净手上的血迹,再打的往最近的衙门自首,你多傻啊!他们不帮你讨还工钱,你却自投罗网,你多傻啊!人家从民工马上角色变换为打手,而你依然是个本色民工,不能升华为一个武松,你多傻啊!只有傻乎乎的父亲,才生下一个傻乎乎的儿子!你难道心中没有自己的水泊梁山?你小时候有没有看过《水浒传》?武松就是这样的。他在飞云浦杀死了两个衙役,两个蒋门神徒弟之后,没有乘打的,而是连夜步行赶往鸳鸯楼,找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算账的。至今人们心中,武松仍是个除暴安良的英雄,而不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我晓得这么说,对你要求过高,你毕竟是个民工,而不是武松。

我想听听老婆的看法,以免自己的观点有所偏颇,因为女人的直觉,比较体现人的本性。我把你的事情跟她说了,她气乎乎说:换了她,也会这么做!的确,你没钱,没窝,没尊严,连自己的劳动果实也拿不到,到处申诉也无人帮你解决(法律就像娼妓,对付没钱的嫖客,躲得远远的)。难怪你对弟弟哭着说:“我在外干了这么多年,就干了这么个下场……”

一些人拼命想取你的命,仿佛你离开世界,社会就和谐,就太平。我想,你就满足催命鬼的要求吧。为了社会和谐贡献一条蚁命吧!何况你的蚁命也不值几个钱!我知道你不服气,因为法律在你最关键的时刻缺席,现在却想要你的命。可命既然捏在人家手里,也只能怪你事后喜欢乘打的。

你不要担心父亲的伤腿,而不愿离开人世,父亲既然使用拐杖可以走路,你也没必要挂念他了,反正他在终南山烧炭,日子也混得下去。我认为,你与其一辈子关在牢里,还不如从容赴死。从容赴死可以流芳百世,就像胡文海那样,苟且偷生,其实就像一条狗那样卑躬屈膝地活着!你认为如何呢?

天堂肯定比看守所好,你要相信!何况活在尘世的人,不管是得过且过的工农,还是作威作福的权贵,总有一天,也要命赴黄泉,也要上天堂下地狱!

江苏/陆文

2005年9月13日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6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