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Share on Google+

巴金死了,悼念、触霉头的文章车载斗量:有的说:明珠、火炬、楷模、泰斗;一颗巨星陨落了,一面旗帜倒掉了;如冰晚芦映太阳;有的说:巴爷爷,您走了,您终于走了;让关心他的后辈,为他长长舒了口气;生得痛苦,死得幸福;有的说:巨匠、大师;有的说:小匠、小师……虽有各种褒贬,但如丧考妣的少,幸灾乐祸的少,如释重负的却很多。真正以的的刮刮的泪水作悼念的,或许没几个。这也难怪,因为有心人泪水早存在眼窝里,听任调度,可巴金烽火戏诸侯,弄得大家索然寡味情感麻痹,泪水没了踪影,只好将他的生死置之度外。

巴金活得实在太长了,他横跨两个世纪,由一本老黄历,变成了一位跨世纪人才。想想看,他的死讯每天都有可能来临,可满怀希望等待,等到海枯石烂,等到孟姜女哭倒长城,他就是死死赖在病床上。这种不好意思说出口的尴尬,就像守灵吊唁的人到达现场,躺在门板上的,却迟迟不咽下最后一口气。他这模样,究竟是在等待一位远道未来的朋友,还是因为没彻底消费公家的医疗费,还是医学界想创造长生不老的奇迹,真吃不准。以上形容虽有点夸张,但至少大家等了十年吧。而人生有几个十年呵。

对我来说,他这种长寿,我一点不羡慕,因为他的长寿,作弊的成份太大,就像用糖精骗嘴巴,又像吃了兴奋剂参加田径比赛,还像太监吃了伟哥进了青楼妓馆。一个没什么知觉的植物人,跟躺在水晶棺材里的遗体,其实是没啥区别的。而活在世上,却要掏挖他的粪便,还要给他一把交椅。据说,他一屁股坐了三把交椅:中国作协主席、中国政协副主席、《收获》杂志主编。有种说法,巴金生前希望安乐死,低声下气恳求这个,哭丧着脸乞求那个,可有些人就是不愿他及时驾鹤西天。真是连死都没自由!一点都不考虑一人坐三把交椅,多么浪费资源,要影响起码三个人的仕进。要知道,有些人就是希望合理配置资源,才如此牵挂他的存亡。当然,希望他及时告别尘世的,都有他的理由,就像希望他长年缠绵病榻的,也有他的原因。晁盖没死,宋江总不能越位代之吧。既然晁盖没死,你就不能说,我不给你坐第一把交椅吧。反正一根肉骨头放在那儿,你们等着吃吧。你可不能说,我两桃杀三士呵。

其实,他的亲人不希望他死,最有理由。一则,人之常情,二则,反正医疗费及护理费由公家负担,三则,巴金不死,就是他家的蜜糖罐头,女儿也有个像样的职业。否则此人真的无足轻重,弄笔头的人,也犯不着拍她的马屁。让他苟延残喘,的确符合某些在世者的利益。

另外,巴金不死,《收获》杂志由其主编,也显得名正言顺。否则,这本杂志算啥!关门歇业,重换老板?还有,他死了,中国作协主席谁做?会不会又要争个头破血流?

唉,存者且盘算,死者长已矣。擦干净泪水,化悲痛为力量,猜猜下面三道题,看看自己的智商及运气:

1.《收获》停刊,还是重换老板?

2.如换老板,老板是谁?

3.中国作协主席轮到谁?或者说,谁最有资格当下一届的中国作协主席?

江苏/陆文

2005、10、18、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9,34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