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下这个题目,笑了出来。倒不是笑自己好为人师,想做教书(输)先生,而是笑自己的无奈和无聊。原想写篇如何教人股市赢钱,可想想自己不是庄家,又没有赢钱的体会,输钱的经验却不胜枚举,比如九元多的闽东电力最后输剩二元六,十元的科龙电器最后输剩一元六……因此只好扬长避短,不写那种误人子弟的文章了。

在夜郎股市,要想钱输得快,可以低抛高吸、追涨杀跌、频繁的买进卖出,也可以耳听好消息,比如听信电台、电视台那些证券分析师的鬼话,和庄托──赵笑云那种“咬定青山不放松”的神话,当然,最快捷的法门,就是玩权证。

提出权证这种概念的人,富有想像,挺有创意,无愧于证券大师。权证本是一张废纸,到期不值分文,可他却可以使它显得有价值,吸引人追捧。炒作过程中,它的价格受人操纵,在小便那么短的时间内,价格可以冰火两重天。未经证实的消息说,权证的数目还是不确定的,随时可以“创设”。所谓创设就是无中生有,再凭空出现几百万、几千万,一下子就可以抛出砸盘。这种出老千明目张胆,还有文件依据,不受法律制裁,要想输得快,我看不妨玩权证。

跟创设权证异曲同工的,就是“半夜鸡叫”,增加千分之三的印花税,和发行一万五千亿国债,难怪有人说,没有筹码也可以砸盘。夜郎股民在半夜鸡叫和特大利空的双重夹击下,输得晕头转向,只剩一条短裤,有个胡老汉还死在楼梯间,这个输钱的法子倒不用我教,大家都已领教了。

输钱过程中,有人还会毛遂自荐:陆文,你的手脚不行啊,我帮你赌,上次帮某某某理财,三个月赢利30%。这个人是谁呢?就是封闭式和开放式基金。他们输了不负责,无论输赢,都可以抽头收佣金。我看在眼里,痒在心里,有一次酒桌上,不由说了肺腑言,也想成立一家规模达二十亿的封闭式基金,这样一生可吃穿不愁了。

想想看,输得一塌糊涂的赌徒,怎么会将剩下的赌本交给陌生人帮赌呢?生活中,有谁将自己的皮夹子叫人掌管呢?我在过去沙蟹、扎二八的赌场上,这种人没见一个。所以这个也是输钱的一个法子。

要是将炒股比作搓小麻将,权证便是玩沙蟹,期指便是扎二八。赌博的种类越来越多,而股民又大多没学过生意,并非科班出身、赌场老手,焉得不输?而那些吸血鬼,担心股民望而却步,抽血的针筒没法戳在谁的大腿上,各地证券营业所还在办学习班,教大家如何玩期指。

以上仅仅开了头。一旦允许证券公司开展融资融券业务,股民离倾家荡产的日子就不远了。天涯网站有个叫“SOSO”的网友挺有先见之明,她帮我说出了心头忧。

所谓融资,就是借钱给你赌,超出你还贷的能力即刻平仓,驱逐出赌场。融券呢,就是借股票给你砸盘,本来八块钱的股票,你有本事砸到五元,买进,还给融券方,你就可以赚三块钱。我不晓得这些股票是从哪儿融来的,是从上市公司大股东那儿,还是从非流通股持有人那儿,还是从股民的帐户上,还是凭空的“创设”。我私下瞎想,这次半夜鸡叫大跌,要是有人有本事融券,岂非赚得钵满盆溢!

写到这里,看了一遍全文,扳着手指头算了一下,发现输钱的方法不少了。要是大家还觉得输得不畅,不够尽兴,可以把钱交给我,我保证三天之内玩权证输掉十万元。另外,各位不妨请教夜郎正监会,看有没有其它输钱的法子。

说句题外话,我内心比较阴暗,其实是丧尽天良,说穿了,我宁愿股民输钱。因为朝廷没得法子,银行被坏账困扰,几近破产,而上市公司银根紧缺,焦头烂额。朝廷转嫁经济危机,只有消灭银行存款,叫股民出血。大家不出血,一钱如命,空喊爱国口号,不为朝廷分忧,朝廷只好加速通货膨胀。

昨天情妇──老咸菜碗说,咸鸭蛋从去年的六角五分已涨到今年的九角,她认为下年有可能涨价到一元二。还说,你喜欢吃的老咸菜,价格也涨了百分之四十。我说:排骨面从原来的三元五变为四元,现在又变为五元了。一碗鳝糊排骨双饺面从原来的六元变为八元五角了。因此我认为,与其通货膨胀,大家倒霉,钞票缩水,还不如让有闲钱的股民出血。要知道,只有喂饱了硕鼠,才能减缓通货膨胀的压力,大家的存款才能稍离它的末日!

江苏/陆文
2007、7、15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