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Share on Google+

菲丽丝,昨夜聊天,你说度假村生意大有起色,客房入住率高达68%,这消息使我振奋。你还说跟PP大厨私奔的形象代言人向你的老公讨饶又回来了,我认为没有更好的,暂时用ZY小姐也不错,况且不少有钱的客户跟着她转。你不要猜测她究竟出于魅力还是姿色,才成为度假村的红人,这种猜测我怀疑其中有妒忌吃醋的成份。我想,ZY小姐跟PP大厨鬼混过,你老公总不至于再吃他下人的下脚菜吧。

闲聊之余,你谈起风波的事,我认为此事过去二十年,广场上的血迹早冲得一干二净,冤死的鬼魂或许投胎,天安门母亲的眼泪也已流尽,作为一个异国女郎,没必要为此多操心。你缠着不放要我谈邓小瓶,还说婆罗洲皇后也想了解这方面的情况,这真让我不知从何说起,因为我毕竟是六四的局外人。我以前写过一篇《我眼中的邓小瓶》,你随便翻翻,或许有助于对他的了解。

说实在的,邓小瓶是个具有冷血气质的多面人,晚年患有老年痴呆症和歇斯底里症。据说六四后翻来覆去颠倒着看报纸,想上马桶结果坐上了饭桌,曾扳着指头,计算一生搞掉了几个政敌,打桥牌时亦失神,莫明其妙地朝牌友伸出三个手指头,还没来由地发火,摔东西,晚上睡不着觉,流着口水,婆婆妈妈的想跟人唠家常,连家人都不耐烦了。小道消息说,有天半夜从床上坐起来,嚷:杀人了,杀人了!把孩子送美国!送美国!

此人文革时期受到红卫兵冲击,心理扭曲,因此对年轻人充满敌意,心理专家说,对六四事件的过度反应,不能简单以邓小瓶更年期发作和患老年痴呆症来解释。

你问他的人品如何?叫我怎么说呢?至少在插青眼里,现今国家的经济繁荣,物质充裕,多亏了他发动的改革开放,插青回城,说良心话也出于他的恩赐。拿插青出身的我老婆来说,她就从来不说邓的坏话。一般来说,群众对政客政治家,并不要求他们道德如何高尚,只要不搞运动,不虐待民众,让大家安居乐业就可以了,他们即便养小蜜喝蜜糖坐专列住别墅,哪怕换血换肾脏亦无所谓的。你谈人品,据我所知,多数人对他的人品没什么好评。从文革大字报中得知,他曾经当过逃兵。就一生表现来说,此人既无自尊,又贪图虚荣,还极端残忍,而且还把个人利益置于党的利益之上,一切行为都好像被动物的自卫本能与进攻本能所支配。在毛润之脚下,他就像一条狗,起先帮毛咬人镇压右派,后来写检查保证永不翻案;华先生上任,他起先要求工作,喊万岁,语气极端肉麻,差一点要下跪,后来搞阴谋诡计将君主搞下台:“黑白猫论”,以及对西单民主墙先扬后抑的态度,也证明他还是个见风使舵的实用主义者;在他篡权的日子里,总共搞掉了三个君主──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要是活到现在,后来的两任君主──江泽民、胡锦涛,说不定也要被他搞掉;在他当政的日子里,夜郎到处能看到他的宣传画,和听到“有个老人”的颂歌,阅兵式上也能看到他立在敞篷车上兜风的身影,明明不识几个字,还炮制了“邓小瓶理论”;为了树立威望,他还不必要地发动了对越战争,要知道有多少官兵因此断腿失臂丧身黄泉啊;为了垂帘听政,大权独揽,他挖空心思设立老干部顾问委员会,取消了干部终身制;他玩弄胡耀邦赵紫阳就像玩弄儿皇帝,上台下台,一切由他说了算;连提携他的恩人叶剑英,也没当成盟友,后来过河拆桥将其打入冷宫,更不用说大内总管──汪东兴了。

1989年,学生们聚集天安门广场,反官倒反腐败,他如临大敌,不是妥善处理,安抚学生或引咎辞职,而是把事情搞大,先宣布戒严,后动用坦克镇压。统计数据显示,戒严部队人数之多,十个军人对付一个学生,清场那天,完全可以把学生一个个扛出天安门广场,根本没必要动用坦克与子弹。

假如顾全大局,维护党的利益,邓小瓶理应下野,放手让赵紫阳收拾残局。要是不甘心退出政治舞台,也应该用劝说对话的形式,文明地处理天安门事件。邓小瓶下令镇压,显然把暴力当成了他赖以生存的春药和救命稻草,此外,也意味着把党的前途与学生的生命当成他的殉葬品。

要是关键时刻忍让一下,让出权力,放手让赵紫阳处理,这并不损害他的安危与声望,相反还能让他万古流芳。一意孤行的结果,弄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尸骨都不敢保存。后来的两任君主,为了帮他揩屁股,不知消耗了党的多少资源,用了多少,诸如“三只手表、科学发展观、八荣八耻和河蟹”的手纸啊。

邓小瓶的蛮干,让供采当四分五裂元气大伤,因为广场上的那些学生与知识分子,原来亦是供采当的青春力量。镇压的结果,这些力量成了它的对立面。1989年之后,供采当江河日下、日暮途穷,逐渐丧失了执政的合法性,连宣传机构也失去了蒙骗愚弄大众的能力,说穿了这都是邓的责任。

你问我如何用一句话概括他的晚年,我认为,要是说毛润之的晚年把国民经济拖向了崩溃的边缘,那么,邓小瓶的晚年就是把党的命运拖向了消亡的边缘。难怪现任君主忧心忡忡地说,现在执政,不等于永远执政。

菲丽丝,你问我六四有无可能平反,这个天晓得。不过,可以断定,平反,供采当可能起死回生,不平反,寿命至多12年。叫它下台的,不是工农大众,也不是自由知识分子,而是军队锦衣卫。

江苏/陆文
2009、5、10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8,68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