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毅然:大陆学人眼中的台湾

Share on Google+

作者自幼听了五十多年的“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亲踩岛土,无法遏制历史沧桑之感。(汤森路透)

当家三年狗也嫌,谁执政谁挨骂,全球政角必须接受的“职业附加值”。想要不挨骂,只有学中共,独霸话筒,党禁言禁,不让发声,来一个“特殊国情”!

台湾同胞对两蒋时代的“戒严”没好感,一直批评不断。不过,从国家角度,两蒋时代纵有万千不是,面临中共高分贝的“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还真是“特殊国情”哩。老蒋在台一直标榜“毋忘在莒”,以战国田单复齐为志,虽然未能反攻大陆,毕竟保住中华文脉。文革后,歌手邓丽君“文化反攻”;接着台商携款“台资反攻”。这次“新冠”(Covid-19),台湾御疫境外,也说明台湾政府的管理成功。

首次访台

2011年1月18日,我首次踏上中华民国领土,家父乃国府遗民(前国军少校),1955年遭“清洗”,失去银行饭碗,沦落菜场会计,终身遗民泪尽赤尘里。我抵达高雄机场那一刻,心情极复杂,毕竟自幼听了五十多年的“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亲踩岛土,无法遏制历史沧桑之感。“解放军”尚未来,我这个“狗崽仔”倒先来了,“青天白日满地红”猎猎飘扬,感觉怪怪的。

我们这茬“生在新社会”的五0后,当然很想看看台湾人民是否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青少年时期形成的“台湾印象”,成为不便言说的旅台驱动。台湾导游杨小姐也调侃我们大陆客:“你们大陆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这边则说中国是台湾的一部分。”这不,出入境许可证上印着大大的“中华民国·台湾地区”,人家还一直惦著收复中原呢!

访台最直观印象:既熟悉又陌生的繁体字!一位化妆品街售小姐见我挟著台版书刊,一副大陆客穿着,大概看我不像知识分子,轻问:“先生,你看得懂繁体字?”这一声轻问,使我顿感两岸六十年的文化隔膜。得承认,就是我这一路中文系出身的文学教授,繁体字也仅能认不能写。

穿行台岛,三里一庙五里一宫,让你无法不生感慨:到底是中国人!日月潭文武庙廊画:文王请周公、瑶池赴会、孝感动天、卧冰求鲤、历山耕田、劈山救母、鹿乳奉亲、易水送别、徐母骂曹、竹林七贤、岳母刺字、锺馗嫁妹、商山四皓、泥马渡康王……每一幅都令我深感“文化中国”。中共在大陆一直数典忘祖,只向我们灌输1921年以后的红色党史,对比鲜烈,心底涌出一句极其“反动”的感慨:这儿才是我们的祖国呵!

穿行台岛,三里一庙五里一宫,让人无法不生感慨。(汤森路透)

东风与西风

两岸隔绝六十年,“东风”“西风”严重对峙。秋后决算,据北京中国社科院《社会蓝皮书》(2010),台湾人均GDP 1.5万美元(海外资料3.5万美元),大陆不足0.4万美元。以人民币计,台湾人均薪额1万/月,韩国1.5万/月,香港2万/月,日本3万/月,大陆我这个教授也才0.7万/月。经济终裁政治,“东风”无力百花残,就是0.4万美元的大陆人均GDP,亦靠“西风”(市场经济、私有制)刮来。若一直刮“东风”、一直坚持马列原教旨的计划经济与公有制,怕只能像北朝鲜一样,14亿“革命人民”仍挣扎在饥饿线上。当年世行数据:北朝鲜人均GDP仅85美元/年(全球177位)!

纵是十年后的今天,大陆人均GDP自报美元过万,仍落后台湾一大截,这还没算政治人文现代化的差距。失去经济、文化、政治的支撑,国际共运当然只能卷旗倒兵,信徒四散。但百年赤潮,多少头颅多少血!

女人与青年

女人流向,最敏感也最直接的“春江寒暖”。女人对贫富特别敏感,因为她们有条件敏感,可以用脚投票,二次选择命运,因此也折射“民心向背”。人之向富犹水之就下,挡都挡不住的世界潮流。如今台湾已有四五十万大陆新娘(不时闹出维权事件),却很少听到台湾姑娘嫁往大陆。

访台期间,街头问路、捷运问站,数得台湾青年相助,使我读到教育的成功,青年毕竟是中老年的折射,从青年身上能够读到中老年的道德水准。大陆虽长年宣传助人为乐“雷锋精神”,毕竟以“阶级斗争”为意识形态主旋律,我们红卫兵一代长年浸淫仇恨教育——“亲不亲,阶级分”、“对敌人像冬天一样冷酷无情”,幼时未吮仁爱之乳,成人后又怎会转施博爱?

访台回沪,笔者一对七旬老友夫妇赴香港,提前一月购票沪港直快,仅得上中铺,老人爬铺艰难,借下铺歇脚。下铺14岁少年一字摊开行李,不许老人借坐,乘客纷责,置之不理。老年夫妇叹曰:若在台湾,青少年必将下铺让给老人,何况歇脚!经探问,胖少年出身权贵,搞张下铺“洒洒水啦”,尚未成年,已满世界旅游。

两岸青年对比,又一处“西风压倒东风”。数代“共产主义新人”硬不如《西潮》(蒋梦麟回忆录,曾列台湾大学生必读)影响下的台湾青年。台湾抵制共产赤潮,台民道德反倒“觉悟”高得多。声嘶力竭的口号,如今已是实质性“产品比较”——下一代人的品质。

旅游与统战

中共向台湾开放旅游,当然意在加强联系,经济促政治的“统战”,遏阻台湾对大陆的离心力,降低民进党的台独分贝。2010年,120万陆客登岛(日均3300人),带去910亿台币。不过,每天3300陆客也会带回不少“不良资讯”,目睹台湾人民不仅没在“水深火热之中”,反而比“幸福的社会主义公民”富足自由,大陆至少还有三千万绝对贫困的农民(中共承认的数据,日均生活费不足一美元)。加之这头阿扁夫妇受审蹲监,那边晓波入狱、刘霞管制,不可能不产生一点对比,更何况大陆官员种种特权,每一口都咬着陆民的肉呵!

隔海而邻,人家起了新屋,虽说雌黄任出唇吻,朱紫任由月旦,毕竟随风潜入心,润物细无声,人民的眼睛雪亮呵。台岛旅游反而成为台湾对大陆的“统战”,无声推助大陆民主的“第四次浪潮”(五七“鸣放”、丙辰天安门、八九“六四”),大陆人民一定会“找差距、补不足”。套用一句红色习语:人民才是历史最终的主人呵!

结语

无论如何,台湾不仅经济现代化,还实现政治现代化,为大陆矗立民主政治范式,已是功勋卓著。但从文化人角度,我更看重台湾为中国文化留下最宝贵的“火种”——一代代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青年。

我们这些“伟大毛时代”过来的大陆灾胞,对台湾的整体感觉,借用当今潮语:羡慕嫉妒恨!

来源:上报

阅读次数:6,732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