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郭文贵王岐山之结局

Share on Google+

郭文贵连续爆料,其内容已超出我的认知范围和人生经验,其背景与用心也不是局外人所能知晓,因此我只配吃瓜旁观,至多给双方当事人一点人文关怀。

一系列或真或假、虚虚实实的爆料,让人看到了跟《教父》相媲美的剧情,比如对吴征身份以及香港议员无耻的披露,还让我们看到了所谓网络大V任志强、潘石屹的真面目,就像我们从韩三篇中晓得他是何许人一样。

郭文贵颇有基度山伯爵的气质,他口如悬河、激情澎湃,其攻击力度,以及对王歧山的切齿痛恨,是我有生以来看到的最剧烈的一幕,这种人之间的血腥肉搏,其震撼超过毛林9.13事件,当然也超过邓玉娇刺嫖客、杨佳孤身血染闸北分局,以及杨改兰全家因绝望而自尽身亡这三件事。我很想知道,郭从何种渠道知道是王岐山对他下手的。

按照中共等级制度,郭文贵有点像奴才对主子的造反,恶狗对主人的撕咬。困兽犹斗,形容郭文贵恰似其份,他一无退路,独自奋战,于是演变成亡命徒,雪夜上梁山的豹子头,壮怀激烈,视死如归,其果敢,其灵活,其机谋,其狡猾,鲜有人匹敌。

说实在话,郭的爆料情有可原,试想作为一高级情报人员,对政府有不少贡献,只因为陷入权斗或所谓的违法而被无情抛弃,财产冻结,亲人受害,员工也跟着倒霉,如果有妥协可能,他也不至于犯上作乱,跟对手拼个鱼死网破。他口口声声“权力的傲慢”,让人铭心刻骨。他内心其实是愿意妥协的,只怪这个组织围追堵截所向披靡,依然烧他的草料场,一点都没有跟下属和平共处的经验。从顾顺章AB团,到王明王实味,直至彭德怀刘少奇,一个都不让漏网。对关露、傅作义女儿,还有潘汉年也是毫不留情的。

然而郭不知道,作为一个间谍是棋盘上的车马炮,命中注定由人摆布。危难时刻,上级也有叫他吞咽氰化钾的权力,完成任务被灭口也是常有的事。更凄惨的是,间谍仅是赤裸裸的工具,有时纯粹是人肉炸弹,在《堕落》小说中,英国女间谍只有在酷刑之下的背叛,才符合国家利益,完成情报部门的构思,让纳粹信以为盟军登陆地点是加莱,而不是诺曼底。

郭目前的处境,是个体与集团的对抗,这让我想起了汉代的李陵(兵败,被迫假降,亲人受戮)和苏俄间谍佐尔格(精忠报国,不被信任,家人依然被迫害),以及普佐《西西里人》小说中的男主角——奎利亚诺(为理想而战,被黑白两道夹攻,亲友出卖)。这种力量悬殊的对抗,按历史经验,恕我直说,没有不失败的。

当然对王岐山的揭露,现已击中他的命脉。具体说,王恢复元气绝无可能。因为只要其夫人真的是美国国籍,这不但严重违反党纪,而且任何党员都可以怀疑他是否美国的代理人。郭爆料傅先生令其调查王是习的主意,要是此事是真的,可断定王的仕途或迟或早要被葬送。要是假的,也给他俩的关系投下了心理阴影,我们都知道貌合神离的关系都不持久,尤其是夫妻关系、君臣关系。

君臣猜疑是常有的事,不可避免,哪怕不功高盖主。若是功高盖主更不得了,比如刘邦与韩信,润之与林彪,这是解不开的历史死结,还有父子、兄弟相残,如石虎一家,臣子谋朝篡位,似曹操、赵匡胤,甚至北魏胡太后杀儿皇帝。

中共党史中,像王岐山这样的佼佼者,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大胆,无情,为党国前程呕心沥血。铲除贪官污吏之辣手,也可以说是自党成立以来第一人,其才干也堪比王猛商鞅王安石。假使习是符坚,有王猛这样的贤助,他应该觉得荣幸。说句题外话,异议分子恨之入骨的周永康,没有王的努力也不会住秦城,尽管他不是为异端这么做。

但是从历史经验来说,纵是朱元璋再世,贪污腐败也难以斩草除根,因为这是人的本性,也是无监督的后果。不管受命君主的商鞅,还是独断独行的王莽,所有变法,或者说变革,不管出于公平还是出于私心,没有一次成功,除了革命。对手便是盘根错节、阳奉阴违的利益集团,靠个人之手哪儿有回天之力!结果也蛮悲惨,有的人亡政息,有的国破被杀,其悲惨结局令人扼腕。

按以上分析,王继续肩负重任可能性不大,当替罪羊抛出,可能性也不大。或削权,或居闲职。作者愚见:激流勇退是上策,以免吃力不讨好。要明白大中华是酱缸,所有改革甚至努力都是徒劳的,政权的更迭也是有时间表的。党国对律师下重手,灌药殴打不让睡觉,对异议分子施以“鸡啄米”“抱龙柱”的酷刑,你说,老天会如何想?在开十九大的关键时刻,出现郭文贵这颗核弹,本身就让人费思量。

郭已骑虎难下,唯有继续爆料,他知道“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你说,有谁能堵住他的嘴?他也知道对方所有妥协均是暂时的缓兵之计,这场拼搏很可能伴随他的一生。因为党史告诉他:中共对背叛者一个不宽恕,绝无例外。愚见:剧情结束,寻求美国庇护,变换身份,隐姓埋名了此一生。

江苏/陆文
2017、6、22

免责声明:本文出于作家固有的技痒,他无是非无立场,也无道德判断,所有用词都是中性,无褒贬之分,只是出于行文所需,作者充其量是个行善者劝架者。恳请衙役勿毛手毛脚。

文章来源:博讯陆文文集

阅读次数:1,3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