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文字狱,首先要对统治者敬畏。换言之,就是佛一样敬他,贼一样防他。因为尽管知道底牌,却不知他下一步怎么走。他掌控大地与动植物的生死,既可以围湖造田,又可以退耕还林。既可以日夜锣鼓制造噪音,叫麻雀生不如死,又可以放它一码,视其为保护鸟类。有例为证,早有人因杀死此鸟而坐了班房。甚至孔老二的荣辱盛衰也由其摆布。掘祖坟,砸牌坊,过后又重建文庙,全世界设立孔子学院。另外,不要有好奇心,比如,探究为何寒冬腊月不让穷人烧煤,非要逼着烧昂贵的燃气;比如,拆广告牌,连庆.丰.苞.子铺都不放过。要知道,他不是发神经,他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外人怎么能明白?

自以为伟大光荣正确,这一直让人不能释怀。因为大家知道该群众組.织早年领供彩国际的卢布,且犯过左倾盲动、右倾机会的错误。在延安种鸦片;掠夺浮财也惊心动魄,将地主吊在梁上,脚不踮地,用火烤大腿双脚,脂油直流,火上浇油,燃烧处于良性循环状态,直至地主交代了细软银元的匿藏地点;剜钟海源的肾脏也颇有原创性,隔着裤子打麻醉,肚里流出的血水染红了车厢板。但瑕不掩瑜,毕竟卫星上天,潜艇下海,并且还有了原子弹。成年累月给退休者发养老金,也是无法抹煞的功绩。现在他进一步自夸掌握宇宙真理,你还想不开的话,建议多看新闻联播。还有一个办法,你就当作他代表你掌握了宇宙真理,不就完了。有个庙宇挂横幅“没有供彩当,没有如来佛”,有个和尚说十.九大报告是佛经,他抄了一遍又一遍,已抄了三遍,准备抄十遍。四大皆空的和尚都有这觉悟,我们也该有,这毕竟不像入洞房前抄当.章那么难。

他的话有时当真,有时不能当真。比如从重从快,可以当真,坦白从宽,不能当真。言.论.出.版柿油,只能当作空洞的临终关怀。因为他运行的是双重话语系统。嘴上说的,墙上写的,有时跟干的完全是两回事。他提倡百善孝为先,又鼓励孩子举报父母。他说急群众所急,做人民的勤务员,却在冬天砸玻璃撞大门,连夜驱离低.段人口。他说儿童是祖国的花朵,三原色却在给孩子打.针喂.药玩活.塞,他也避重就轻,大事化小事。不是不知错,只是控制不住。你若是提意见,便是妄议。若是街.頭.抗.义,便是寻衅滋事。若是三五相聚,便是非.法.集.会。华涌据实报道野蛮驱离穷人的事件,便迅速追捕。

这次有位因踩踏成吉思汗像而吃了官司,不管出于所谓的民族政策,还是其它原因,这都是开了一个旷古未有的先例。已有举报,润之兄说“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有诽谤民族英雄嫌疑,你说正.付如何应对?批评一个攻城略地杀人放火的数百年前的战争犯都有罪过,今后怎么能指点江山,臧否人物?今后还有谁敢批评秦始皇、朱元璋、隋炀帝?批评努尔哈赤恐怕也危险,因为满族人也不满意。批评北魏拓拔氏,老实说,作为北魏贵族的后裔,我也不满意。引申开来,到岳王庙朝秦桧铁人身上吐一口痰,也可以说破坏环境清洁,或者说对宋朝大臣人身攻击。看来只好学魏晋清流,两耳不闻窗外事,饮酒狂啸,不言是非,服五石散,练不老丹。

尽管狼吃小羊总有借口,但说实话,坐文字狱的不少还是由于祸从口出,灾生笔端。有的还因为不懂避讳禁忌而身陷囹圄。朱元璋既是和尚又是流寇,所以他听不得“贼”与“秃”,哪怕同音字“则”,和他认为的影射字“亮”,甚至“灯”。古今同理,我认为,安全应从了解避讳敏感词做起,即使无法回避,也作一些技术性处理。比如红.黄.蓝.称三原色,底.段称D.D,苞.子叫馒头或面包。我的经验,敏感词之间尽量加点标点符号,让人工智能的审查束手无策。此外,对没有把握的帖子少转帖,少跟帖,尽量不要明确表态,甚至看过算了。隔了段时间,还要对自己的帖子进行清除。甚至删除微信,重新安装,并在文件管理器中删除腾讯目录,将所有的记录斩草除根。

社交场合,不说偏激的话,防止有人录音录像,而成为第二个毕老爷。还要学一点官话套话,比如新时代、创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新长征、三个自信、十九大东风……

说了一大堆,似乎说得头头是道,其实如履薄冰,也在担心自己掉入文字狱的陷阱。只恨自己不懂英文,又日暮途穷,否则我情愿在美国澳大利亚做一个没有写作阴影的专栏作家。

江苏/陆文
2017、12、17

文章来源:博讯陆文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