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竹影涟漪 竹影涟漪 2019-06-03

在大北京租房的最高待遇就是各种的搬搬搬,今天分享下我在搬家中的喜喜悲悲,还有那个帮我搬家的山东男孩。

我一般通过58同城寻找搬家公司,上面有评分,我一般也是选择分数靠前些的。

比如以前特别喜欢找小红帽,后来就改成山东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泪汪汪”,那份油然而生的亲切,确实减少了我的很多顾虑。

小红帽其实有很多加前缀的名字,兄弟小红帽就是其中之一。他们曾经,先把东西搬上车,驶出几里地,再坐地起价。一方面,车停住不肯再走,一方面师傅表示自己的无奈和艰辛,一方面接活的那边烦烦躁躁和不理不睬。最后一般都耗不过他们,加钱还窝火。

还有一脸横肉的,上来就说东西太多,步行距离太远,必须加多少多少钱。不搬?人来了,车也来了,出车费、误工费先付一下。这时候我坚持不肯用他们。他耍横就让他去找请他过来的人理论,我并没有直接让他过来。最主要坐地起价,先违约的是他们。

也有干脆的,就曾有一家,直接表示低于最低价,他们也爱莫能助。当然所谓最低价只是他们的最低价。

有一两次,帮我解围的就是山东搬家人,包括这次。

下午七点,这个小伙子一个人过来,很准时,看了我的东西,说“不多”,指指我们的公用大冰箱,半开玩笑地说“它,我也能帮你搬走。”

虽然他带着小拉车,虽然两边都有电梯,虽然中间因为我的原因多出了不少工作量,小伙子始终干得一丝不苟。

聊天时知道他是山东聊城人,自己花几百块钱租了个能住人,更能盛放他的各种车辆的地方。小伙子说他经常来不及吃饱饭就有电话催,像今天就只吃了一顿早餐。小伙子说,自打不上学,就上过半月班,跟经理打了一架后就再也没上过班,受不了人家的管束。

干活时,遇到玩耍的小孩子,他会微微笑着,耐心地等着小孩子们自己玩到别处。可能妨碍别人时他会对人家陪笑并连声道歉……

收了提前协商好的价钱后,小伙子明显有了疲惫色,他说“休息会儿,回去吃饭”,同是天涯干活的人,我对小伙子有了深深的心疼感。趁他休息,跑去超市买了些吃的喝的送到他手里,大概他也被温暖到了,不好意思地连连道着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