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一棵大树
一棵秋天的大树
树叶子黄色了
树叶子褐色了
两相掺杂斑斓
如俺的白发之于黑发
俺可以想象
你今天可能生病
或者明天有个小恙
需要吃几片药
需要被不良医生输几瓶莫名其妙的液体

俺甚至能想象
这几日俺活蹦乱跳着
明天就突然咽气
与你弟妹、与你侄儿永诀
与哥子你永诀
哪怕打你出狱咱哥俩还未好好叙叙
被监禁后之综合症?
毒气?镉大米?什么癌或鸡瘟病

你怎样给俺写挽联
你怎样给俺写祭文致悼词
这不重要
其实俺们都是秋天的树
所以俺们都曾是春天的树
所以俺们都曾是夏日的树
曾经枝叶茂盛青翠欲滴
曾经花枝灿烂妩媚迷人
果实甜美之后
更有众如星辰的种子

如此人生,一字以蔽之

然后俺能放下
兄能放下
你亦能让你弟妹、侄儿放下
葬礼上、祭文或悼词里不见一丝哀伤
最棒的是还编排一个俺的八卦
每一位送葬的人惟有欢喜

2014年11月5日 徐州工地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