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舟:千古悲魂(第四章)回归

Share on Google+

第四章 回归

(二十三)思念

我讨厌这种傲慢
这种给早晨蒙上偏见和奸妄的阴影
使光明陷于整日的荒芜之中
陷于一种愚昧的盲从之中,于是
天地之间变得狭窄、阴暗而又潮湿

这时人们无法从事耕种,放牧也失去作用
烦躁的情绪象脱缰的牲畜
无知横冲直撞的闯进草原与空中
挥洒着最原始的野性
狂涛巨浪不再接受大海的束缚
就象野马成群的在草原上驰骋
在沙漠中,在人们心灵的荒原上
炫耀着青春期的生命

最伟大的骑手是能够驾驭个性
奔驰在没有疆域的思维当中
但是,这时要确切的记住,千万不要
产生傲慢,这个智慧的天敌
在随时左右着我们的风尚

从诞生那天起就注意到一个真理
最永恒的依据是时间
它微笑的象刽子手一样残忍
带着疾风暴雨的冷酷无情
傲慢凋零在秋天的林阴之中

经常做一些本不想做的事情
总是把自己置于一种荒诞的氛围里
去迎合某种暂时的光明
一天到晚什么也干不成

不能瞒怨那只古铜镜
本来面貌谁又能看得清
在一汪充满良心的湖水里洗澡
宽慰的心灵比什么都纯净
家教森严,自幼饱读诗书

成长在列祖列宗们出将入相所
光耀的门庭,难道造就一身的忠骨
非要埋在天涯不成
不干任何事情也能千古留名
也能同历史一起回旋

结束吧,我不愿这是刚刚开始
不愿在宁静如初的花园中
听见野猪的嘶吼声
更不愿意让一群蛀虫在脉管里流动
让沉默的沙漠之火燃烧成山丹花的肤香

至此,我回忆起童年的一棵树
一棵绿色的华冠上长满阳光的树
一直伸进我的梦,把我的幻想
轻轻地摇曳到金光闪闪的树顶
这时,即使是在夜里,我也一如既往的听到
远方的林阴中有一串寒冷的脚步声

开拓出一块最理想的土壤
深深的埋在泥土之中,生长出玉米、稻谷
生长出红墙下的一阵木轮车声
扬起开国大典上那浩浩荡荡的皇恩雨露
和一件飘扬在战车上的红色披风

夜风吹打着回忆中的船舷
理智的风帆蜷缩在船板上
希望时隐时现着桅杆上的渔火
信念停泊的港口是最理想的避风港
然而,黎明的时候必须起航

(二十四)情系草原

自从第一次出现在草原上
羊骚味就浸透了全身,溶进了脉管
就象一匹起程的骆驼
开始了它瀚海的跋涉
寻找每一块草地,每一条小溪
所带来的喜悦和希望
建立起一座马皮帐篷下的王国

无所谓四季的交替,无所谓白天黑夜
生活完全的凝聚在异国王子赠送的瓦罐上
充分的享受在孤独和寂寞带来的宁静中
享受在一杯杯马奶强压的欲望之中
这时,死神也会随时光顾

灵魂,这时变得一贫如洗
欲望的火焰在腹中燃烧
最大的愿望是能有一个对话之人
然而,在时间停顿的期限里
找到朋友与敌人都很不容易

阳光明媚的时候,一切都在昏睡
昏睡的草原、昏睡的沙丘、昏睡的羊群
昏睡的鞭声,感觉这时是麻木的
是非常靠不住的,大漠上出现幻境

不敢再做梦,梦见一片向日葵
绽开出草原之夜的金色黎明和一双双
大漠上眼睛,闪烁着期望之光
而一阵阵的诱惑总是来自成熟

孤独和寂寞剥蚀着青春,剥蚀着
一个个的不眠之夜,剥蚀着漫山遍野的
蓝花草的梦和与异国女人新婚之夜的
甜蜜笑声,祭坛上响起一阵驼铃

昨晚是一个大雪之夜,雪下得很厚
将初恋的痕迹彻底掩埋
但,这决不是欺骗,黑夜里,冰雪中
冻结着改变初衷的苦痛
同时也冻结了这寂寞丛生的草原

世界好象就只有这顶帐篷
在一条异国的温水河中沐浴,光滑的胸肌上
游荡着两条金鱼,在河两岸炫耀春光
洪水暴涨的迷人之色,使人忘记是夜晚
还是白天。仔细的把异国风光游览

即使在阳光明媚的中午
也隐藏着黑暗,象那一张张羊皮一样
晒干的灵魂,重叠着五颜六色的梦
和当初游牧荒原的憧憬
顺着那一根根竖起的鬃毛,耀武着
当初劫掠草原的威风,将马皮帐篷抽响

雪早已消失的干干净净,空气变得浑浊
一股旋风来自一条阴暗的山岭
草原上又失去了以往的宁静
此时的天空燃烧着炼狱之火
黑暗又取代了光明

冷酷无情,为什么还要选择冬天
织一张大网去捕捞失去的牧场
捕捞那自由的新婚之日
那双鬓早白的壮年,那象马鞍一样
被剥蚀的时间

坐在湖边,永远坐在湖边,学会等待
寂静会使鲨鱼跃上甲板
专横霸道的恩赐所带来的喜悦
是人生最大的满足与荣耀

(二十五)戈壁风情

土地属于农者,羊群属于牧者
森林属于伐者,港口属于渔者
而那座辉煌的宫殿,就展现在
理想者的眼前,只需跨越一个空间
就可以获得她,所以梦想一双飞翔的翅膀

倾刻间就可以升腾到那个金龙宝座上
四周燃点起朝圣者的香烟
中间高悬着一块横幅大匾
汉白玉的台阶直入九天之上
粉袖飞舞的鼓乐声中时隐时现着金龙玉辇

天堂的时间非常短暂,天堂的
境域广阔无边。一朵朵开放成白云的
滴水荷花,炫耀着倾城的国色天香
正在为圣典的举行骄傲歌唱
获得就是幸福,获得就是进入天堂

耕耘者必将获得,这是劳动的伟大
从那一个个勤勤恳恳的劳动者中间,升腾
起的超然活力之美,正展现着自然赋予
人的永恒的运动轨迹,让人看到永不
磨灭的造化之神,在主宰着空间与时间

世界上的一切都属于人
永远的承受着地狱之光、天堂之美
做为一个人,在天与地之间
让我看到一个怪物在盘龙宝座上苦撑
在荣华富贵的苦难中煎熬

战争冷酷无情,战争使世界得到平恒
它是为满足欲望而采取的最极端的手段
也是人性暴露的顶峰
都将进入地狱,无论失败与获胜
晚辉打亮的岸边,千万只手在织网

历经无数个风雨春秋,为打捞和平
一次次的出海总是落空
不愿再等待,宁愿在鲨鱼掀起的巨浪中
再作一次牺牲,睁开那一双闪烁成
渔火的眼睛

从巨浪的森林,松涛的海面上
开拓出一块放牧灵魂的牧场
挥鞭直指那千百个俯首贴耳的君王
朝遥远的草原、沙漠行进
朝远离人类的荒原牧放

(二十六)思妻

这时,预感到将要回家了
那来自远方的神圣的召唤就要到了
此时将必须相信要面对未来
而未来将是一盘残局
但是,新的东西又将从这里开始

在新的季节的后面,在春天的后面
跃跃欲试的扬起一个旗帜
就象一座岩石耸立在海岸
舒展开一片开放的帆
使穿来穿去的水鸟挂满暮归的驼铃

先不要设计离别的冲动与痛苦
小路两旁的白桦树绽开着灰蓝色的
眼睛,带着异族女人的柔情
这时的心从黄昏的水面上蹦起无数条鱼
被夕阳暖暖的网住

冷杉树拉长了身影,仿佛要缩短一下距离
一堆堆篝火在太阳落山时点起
同时也点起了浓烈的思乡之情
燃烧的玫瑰花开放着异国他
乡的深情和紫红色的记忆

大理石的岸边,耸立着血肉之躯
巨浪涛天的水面上颠簸着一只帆的痕迹
生存的本能曾求助过一条鲨鱼
最终在一条帮倒底漏的破船里歇息
借以重温故园之梦,还报乡情

湖水很清,能映照出清晰的身影
但不敢在那里驻足,即怕错过汛期
也怕衰老闯进眼睛
即会放牧,也会捕鱼,还懂得森林里的事
远去的驼铃呀,请带上一颗真诚的心
也许就在明天起程

南方,让人望眼欲穿
亲吻那南来的飞鸿栖落过的草原
让南方到来的雨点打湿衣衫
在正午的阳光中旱裂皮肤
灼热这来自南方的肋骨
然后,在一夜的梦中与家人团圆

何时才是最后的时刻
当年的翩翩少年,如今已是白发参天
早已不愿再回顾,展望也没有太多的时间
一颗赤诚的心跳动的北海两岸
停满了一艘艘的生命之船
所等待的就是那一声召唤

初夏,并不意味着温暖
流放者的季节永远是冬天
所要追求的是那个历程
在酷暑的严冬中所度过的一个个寒光
闪闪的年代,和大草原上孤独的一盏油灯

在一条大河旁饮渴、有困苦
也有豪放的欢乐。但是,当乘上一匹骏马
驰骋于大戈壁的风烟中,驰骋于
原始丛林的两侧,你是否
怀疑浸染着熏香的双臂
难以叱咤千倾湖面上的波涛
象那根钢肋铁骨的桅杆一样
力挽狂澜

爱,不会有错
而所出现误差的是时间
人们一次次的承受着时间的检验
在历史的长河中风化、瓦解成一座座崩
塌的大山,最后变成一块高岗
给一片不知是荒草还是庄稼的绿苗
做为土壤,何等的辉煌

告别草原、告别沙漠、告别森林
告别湖泊,到那里去
去用血肉之躯撞那道铜墙铁壁
那道历代都修建的墙,在每一块
方砖上染上血迹

还是回家吧,带着异邦之女
去探望糟糠之妻,那个
曾经海誓山盟的大家淑女
如今已爬上另一个男人的床
在一个深宅大院里生儿育女

一个又一个的花好月圆之夜
一个又一个的美丽骗局
当忠诚的祈祷在拂晓前传来
当初朝拜的那只怪物又出现在帐篷的门口
当天而立的颁布着阳光雨露

耳边这时充满雷雨、涛声
一道利闪拉开蒙在心灵上的幕布
自此,不再被那无穷无尽的永恒所束缚
飞身跨上马鞍,銮铃声超越被追赶
的时间,眼前展开一条宽敞的回家
之路,路的两旁排列着礼仪庄重的云杉

那一天,将充满欢歌笑语
路的两旁站列着上万只山羊和
码放整齐的劈柴垛,一盏鱼火
悬挂的桅杆远远的浮现在天与水
交际的海面

(二十七)醉卧柔乡

甲板上一条醉橹摇碎家乡的明月
五彩裙旋转起大漠上的篝火
这时必须冷静,否则将喝掉那森林之河
那大戈壁的沙丘,千倾海面上的巨浪汇聚的
森林之河,朝这里涌来,从篝火中,从烛光中
从异邦公主的舞蹈中

这是早春的二月,大地还很坚硬
大地还沉醉在冬天的温情中
沉醉在一场大雪的回忆中
痛苦的回忆之雪落满胡须、眉睫、双鬓
一直漫上头顶,汇聚成初春的白云
聚集在北方诸侯的酒宴上
烘烤着的一只整羊蒸腾着缕缕炊烟

酒过三巡,搂着异邦女人上床
鼓乐声中把一顿他乡的野味品尝
被一罐马奶酒颠倒的草原之夜
四外的酒杯象星光一样碰响
醉倒啦,洒了一地的月光
尽情的享受,不用珍惜这他乡之月
酣睡中吐出一股故乡的尘烟
有一辆黄罗伞下的四轮马车在时隐时现

这时的草原上,有一朵紫罗兰
开放出中秋佳节的夜晚在一片
花好月圆的气氛中向一对新人祝福
幽香味象一叶帆高挑在桅杆上
大地的上空回响起母亲的祈祷声

那来自远方的呼声无所不再
眼前浮现出无数个陶俑
和点燃成星光的点点香火
有一块软缎在焚烧,那是帝王出征的
威仪之旗,在千疮百孔的战火中
把一座历史的尊严竖起
醉卧荒原,头枕着一双马靴走入梦里
走入这草原上的多事之秋,去追逐、驱赶
一群疲惫的骆驼和一群公羊,以扬起
漠野黄昏的盛日

春天施舍,秋后算帐
昨日储存的爱情之火
在今天的羊群和驼队里燃烧
使沙漠中的大戈壁也在风暴中
分外妖娆

不再为一对对丽人所倾倒
同时也不再领略阳光的风骚
坚持住湖面上升起的那最初的信仰
那段云缠雨绕的草原之夜
和醉生梦死的黎明传来的羊叫声

抛开一切百抓挠心的痛苦
沉睡的密林中去追寻那一叶的光明
那是一片造就生命的海面
困苦中有一块舢板来载渡生员
回归故里是最初的心愿

(二十八)中秋之夜

痛苦是使人无法承受的夜
散布的虫鸣声同家乡一样动听
一样燥人。草香味中传来夜马
咀嚼的鼻声,残烛流溢出的
思乡之情中,一缕白发喷涌成
清泉的歌声

时过中秋,年逾花甲
月光在一樽樽酒杯中荡着乡愁
还是这个满月的梦,已经历十数
个春秋,谁又能保证明年喝
的不再是这杯陈酒

淡淡的一丝琴声
淡淡的月光没有家乡的明亮
打在沾着草刺的毡靴上
拖着长长的影子,拖着
走不完的路,显露着疲
惫之情

经常做梦,梦见一张弓
将南来鸿雁的路挡住
并且挡住南来的风,那来
自长城之内的风,在马皮
帐篷中挂满了星星

忽隐忽现的星光中
一行行希望之柏一直延伸到海岸
几乎与桅杆齐名
那一盏盏顺流而来的渔火
使开放的心灵大放光明

远在异邦已不习惯用眼睛
纯净的灵魂早已剩下故土
剩下最初埋在心里的一点事情
那家园的玉米扬起的节日之夜
那是父老乡亲送行的十里长亭

在这牵肠挂肚的广柔之夜
有什么理由非要炫耀痛苦
又是什么不能使人达到幸福
马鞍上记述着十几年的事情
流逝的时间是记忆的永恒

没有理由沉浸在苦痛与幸福中
也没有理由使幸福痛苦
从来就没有真正的信仰
但是,所存在的是忠诚
就象星光永远钉在夜的天幕

诱惑的痛苦来自春天的夜
躁动使灵魂失去安宁
象想往异性一样想往阳光
雨露的恩泽,以获得一刻
被征服的欢乐,然后
再回到草原上来,回到那
顶天空般的帐篷中来
独占这烛光充满的草原
之夜
奸污自己一百次以换回
失去的圣洁

在沙漠中沐浴,长成罗汉
凝固在沙粒中,放出金光来
睁开大戈壁的眼睛
这里没有夜,永远是干旱
在一场风暴中旋转起新的路途

那是一条通往故乡之路
一直伸向草原之夜的深处

(二十九)抉择

此时无法对出路进行选择
就象永远无法摆脱寂寞,这来自于
疆土之外的寂寞,来自于长城的
阻隔。使无着无落的漠野黄昏
象一群乌鸦栖落在男欢女爱的山坡

夕阳中的帐房象一盏灯,在寂静中
闪烁着,给草原带来亲切和恐慌
这时,不再有生灵在等待,沉睡声
咀嚼声,夜埔散开整个沙漠,埔散开
流浪的人生作为晚景作为先王之教*

夜很深,还是探不着希望之光
路很远,漫延着无边无岸的黑暗
但是,宁可走到底,也不愿歇息在这荒原
宁愿象慧星葬身于黑暗,去迎接那
香草缠身的神圣时节*

如果不想灭亡,就紧紧的跟住太阳
跟住这金光闪闪的皇冠在绿色的峰巅之上
在辉煌灿烂的阳光之上,那就是
春天,春天万物生长,情欲激昂
生命都在闪闪发光

选择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
去征服那个君临天下的妇人
还有那个阴盛阳衰的早年盛世
大理石的台阶上,汉白玉的栏杆旁
正消失着母仪天下的金车玉辇

让大漠的浩瀚淹没那一部部
盛世危言,使一切都溶进草原的
寂寞之中,然后射落桅杆上的
那面黄旗,将空中的鹰翅夭折
还有那沉睡的中午,盛世的荒原

夜风掠过宁静的草原,掠过迁徙的梦
选择是生活,追求是流浪者的生命
不要那黄昏,让正午的阳光直射那
充满星际的夜空和鳞光闪闪的海面
大森林的阴影中消失着马蹄声

也许在潮湿的夜风中起程
湖面上的一叶帆,给草原投下
清晨的身影,缓缓前行
直到消失在一阵离别的酸楚之中
草原、沙漠、森林中充满了鱼腥

编织一面大网,打捞一根桅杆上
挑起的梦,白发飘成的游云
溃散成异国高原的暮年之风
和一个个高歌狂舞之夜,在阵阵的
烤鱼香中陈列着横七竖八的马靴

无法判断一只孤雁是南飞还是北去
这需要时间,但生命已不愿再等待
哪怕是错上一千次,也不能听凭命运主宰
飞翔,不再惧怕徘徊,随便一个方向
只要不是沉睡、等待

戈壁上回荡着幻想的回声
北极光带着憧憬打亮了旅程
既然已经上路就不再反复
不再携带那顶马皮帐篷和那盏
闪烁成渔火的马灯

宛如童女踏歌的驼铃使前程*
大放光明,但也许有暴雨,还有大风
白发般成熟的目光中炫耀着
横古未有的坚定,手中的汉节早已退尽
绒毛,正挥舞着蹬殿面君的激情

脚下是汉白玉铺就的石板路
身后有一片异邦女子在送行
最亲切的是眼前的这双儿女
这亲自养育的杂种,将要继承汉
室的基业。将要为一代忠良传宗接代

*《国语、周语》先王之教
* 《楚辞》香草缠身一诅咒
*童女踏歌——《续纪》

(三十)云杉

一棵直伸天空的大树
招摇着通身的秀色
狂骄的插进云层
从云缝中引来一束阳光
一个才华横溢的早晨,给人带来欣慰
又使它笼罩的一切又都变得低俗、愚昧

同时又象一条依附着天空的藤
延伸着嫩绿,在搐动,在爬
在蓬发一样展开的空中
舒展着女性的温柔和悲哀
与木轮车一起转动着烈马的嘶鸣

风在抚摸,松涛在呻吟
一片片的绿阳象泪水一样滴落
飘散成兰花草的嫩叶
泛起草原上露珠装点的星光
在一个繁花似锦的季节里高声歌唱

无边无岸的原始丛林中
乔木、灌木相互倾扎的生长在一起
构成了这里特有的生存秩序和规律
腐败和霉烂是最肥沃的生殖土壤
从不知有一棵云杉生长在不远的地方

(三十一)振魂曲

暮鼓声中黄昏降临,夕阳西去
海水要将草原吞没,无法阻止的夜
给草原带来不安的心理,然而
谁又能够阻止这些,谁又能够
阻止一场巨大的暴风雨

暮鼓声声,有一匹骆驼在发情
在冲撞着渐渐来临的舞蹈的夜
使一堆堆篝火前站满了
异乡他邦的女性,一双双裸露的大腿
在火光中闪烁着眼睛

云杉般挺拔的阳物在一场
淫乱的梦中搏起
象高耸的牧羊鞭
挨个的抽打每一只公羊
让它们在黄昏中受孕

从每一只公羊的腹中
领养出一个个异邦的君主、国王,在阳光
下训斥,调养成大汉天子的
番王、诸侯,供奉在未央宫的
一顿午宴中,朝野齐欢呼

再做一个舞蹈的梦
娶尽异邦之女为妻,联城的宫殿
修建三千里,草原上建起红墙碧瓦
龙床一直埔到大海的彼岸
从此战火永远宁息

当有一天,天朝的铁骑出现在
眼前,紫罗兰在草原上开遍
牧野的歌声,原始森林上演
一出百鸟朝凤的喜剧
重新沐浴在皇恩浩荡的气氛之中

但,已经不愿再去做梦
也不愿永远的沉浸在等待之中
让一缕缕白发化作天边的浮云
飘向南国,述尽一个游子思乡之情
召回这把忠骨埋在故乡的土壤

南归的鸿雁做信使
带去一个牧羊人回归天国的梦
一首牧羊曲,升腾着一颗红心
的赤胆忠诚,冷杉树上悬挂起
一只只白桦林的眼睛

夜幕中,一片树丛驰骋成
一群野马的身影,不再承受
草原的束缚,在篝火映红的
夜空中冲出星群,同殒星一起
落向南国的故土

无法再相信和风细雨的温情
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正在朝归途中运行
人生不能永远做客
不能漂泊成闲云野鹤
野鬼孤魂也充满着人性

身为天国的臣民,还来得及
要报效,要做一点事情
要象修补那只帮倒底漏的
破船一样修补长城的每一段墙垛
使未央宫的大殿不再漏风

鼓乐又起,灯火通明
文东武西的大殿上,把一代神明朝圣
威武中万民欢呼,普天同庆
御赐的阳光雨露使朝野朝外
一片通明,从此流浪结束

(三十二)凯旋

当那颗苍老的头颅回到
曾经是黑发如云的青壮年的台阶前
白发系扎青春的门槛上
向深深的庭院,向整个的故园召唤
一十九年的风霜堆积成一座冰雪的高山

同走时一样,两旁站满接风的人们
只是一杯杯水酒不再憧憬前程
而是斟满一杯杯心酸的泪和一双双
陌生的眼睛。先王已经故去,不过
忠诚同样也适应于新的朝庭

那颗早已属于先王、故土的心仍
然洁白的开放成庭院中的
海棠花,让人看到滚圆的果实曾
经坠落在暮年的一场大雨中,同一棵千
年古树一起在一片雷电声中躺倒

故土的乡亲还是那些习惯
故园的墙垣显得憔悴不堪
残灰未尽的阿房宫开拓着新的牧场
灯红酒绿饲养的绵羊早已膘肥体壮
一阵旱季的风不知来自沙漠还是海洋

八月,秋天即将来临
暮鼓声传遍整个田野,从四面八方
收获着庄稼,牲畜和牧人,同时
也收获了一身的尘埃,两脚的泥巴
和一颗多次坠落又多次拾起的心

很少再去朝拜君王,通向宫闱
的路上,常常阻滞着一群群绵羊
左手浸渗在一片羊骚之中,右手仍旧
抚摸着大漠的臂膀,一缕白发
依然汇聚着北海面上的风波巨浪

故园,是想往已久的地方
有温顺的女仆给宽衣解带,或者同床
伴眠。睡在高粱杆编织的草席上,洁白
的汗布袜底有一片潮湿散发成
寝室的芬芳,一只蚊子又叮在背上

一切都无法阻止对于黑发女郎的
想往,金菊花绽开着一股股肉体的
熏香。一匹野漠荒原滋养的暮年骏马
在黄河中搏起北海岸云杉的激昂
使无数年青女子萌发起对暮年之春的想往

在硝烟林立的旗杆旁,祷告祖先
盛世豪言的锦旗后边正在迅猛的
升长着一堵堵的断壁残垣和一张张藏
着钢刀的笑脸。列祖列宗的牌位
与溅满鲜血的宫墙一样风光耀眼

万里之遥已经结束,很想在一阵
稻谷的清香中安歇,在那双春桃般的双乳
中安歇,在庭院里悠然盛开的海棠花
的幽香中,把一颗久经颠簸的灵魂
寄放,使牧海流风的白发不再经受风霜

但是,为了海面上那一瞬的朝阳
给先王故土带来永恒的荣耀,满院
的海棠花开放早年盛世的烟火和儿女子孙
们在大年初一穿上的一件件新衣
随时准备再一次流浪、远行……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19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