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这段历史结束以后,后人给苏武建了一座庙,为李陵立了一块碑,碑就立在苏武庙前。从而展现了我国历史上的奇观,有碑的没有庙,有庙的没有碑。而在司马迁的墓中据说只是埋葬了他的一些衣物。

(三十三)李陵碑

庙是苏武庙,碑是李陵碑
——《李陵碑》题

耻辱与忠诚凝聚成冰冷的石
碑,在北方的荒原之上,在一片隐匿着
硝烟的杀场之上,立着一个不朽的功名
正准备光耀子孙万代,同时显示着一代
名将的英勇豪放之气,不减当年的威风

战马已经死去,眼前是血水和汗水
浸透的征鞍,斑剥的立在草原的风
影中,立在异国他乡的思归情绪当中
把一片如火如荼的杀场渴望
把一股万马当中冲锋陷阵的气氛想往

这是有家难归的一杯苦酒,伴着思乡
的泪咽下。千万个异国明主也不及
一个大汉昏君伟大。血肉铸就的忠诚
高悬在阁楼之上,同宇宙一起哄鸣
这是任何富贵荣华都无法胜过的荣耀

深受异邦君王恩宠,并且奸淫了异
国公主,可是,被汉天子遗弃所带来
的耻辱,远远的压过了当朝权贵附马爷
的名声,自从一代名将落入四面胡兵
的峡谷,就已注定了要留下千古骂名

而立之年,不能苟且偷生,然而
生与死都无法面对亲人们的在天之灵
生,永远活在耻辱中,死,同样也要背上汉
奸的骂名,生与死都不是要选择的途径
一颗赤诚耿耿的忠心,将何去何从

远山,消失在渐近的黄昏里
那被弓箭射落的暮色象
风雪帽上退色的盔缨,在垂暮
中暗然。直到一切都回到
圆顶帐篷散发出的马奶味中

草原这时变得象被凝固了一样沉静
梦幻中荷花开放成家乡的小路
几只乌雅跳跃着好象是在送行
这时午夜的天空祥云四起
起程吧,天空站满招手的星星

化做一道利闪,从北方的草原之上
直指中原大地的高山平壤
还我一曲英魂,永远不再流浪
然后,将此心镌刻在石头上
暗示后世子孙,明槛:忠诚难当

(三十四)太史祠

遍野的杂草宛若脱落的胡须
带着一股怨气,周围的树叉上不再
长叶子,宁愿做枯枝,显示着直露的
性格,老练而又刚直。飞起的蓬发
象四散的光芒,贯穿历史,同时也光耀千秋

为别人立碑的人死后自己没有碑
纳入历史可能觉得太孤寂,不如
埋在人们的心里。埋在绿色当中
同阳光在一起。长成庄稼、树木
长成山峦、小溪,化作一场大雨

在竹简上刻下别人的历程
用鲜血写成自己的一生,论说
千秋功罪全凭一只泰山般的巨笔
颁布一曲气吞山河的壮歌,使
子孙万代都把你崇敬

忍受宫刑,使你个人荣耀
而一个民族却永远耻辱,
满朝的文、武大臣早已被阉割,就象
这阴暗的大殿永远摆脱不了失去
阳光的寂寞。想搏起却没有活力

坟墓中只埋下了衣物,而埋不下
你的肉体,只身游荡在这条大河
的岸上,注视着河面上的浪花风波
注视着这个民族的善与恶
你的幽灵还在为历史奔波

你象一座岛,使大河在你面前停顿
或者泛起旋涡。你又象根桅杆
耸立在波涛汹涌的水面,仿佛在任何
时候,都能力挽狂澜,都能将
人世间的善与恶钉在历史上面

生前,皇上君临天下,你忍辱偷生
在六月暴雨的淫威中。死后,帝王
遗臭万年,你却象高山一样在人类的
历史上耸起,千古留名。象松柏
一样,摇拽起通身的威风

埋葬你的人其实已经被你埋葬
损害你的名声反而使你留下芳名
在这峰峦般的墓碑旁,盘旋着
你至高无尚的骄傲,从高原到平原
几千里的土地上倾泄着伟大的情操

(三十五)苏武庙

卖尽青春之血,换来千古忠诚
以昭示千秋日月。昔日的野鬼
孤魂如今已登堂入室享受人间
烟火,朝拜者有汉人也有胡骑
忠诚的美名历朝历代都给传颂

后人又将其推上神的宝座上
盖一座土庙并且塑了一尊泥像
再渡上一层黄金,放出光来,以照耀
后世子孙,效仿牧羊人的
忠孝,做千古忠臣

于是,就让人看到进庙烧香的
朝拜者匍伏于地,后世子孙
生下来就会弯腰屈膝成被牧放
的羊,生存要由别人来主张
要按照人家要求的样子生长

另外还需要鞭子的抽打
不然就周身刺痒
就象这座庙里的大钟
总是敲打才有乐声,才能产生韵律
宏扬出这几千年的习性

谁做皇上都来修庙
塑这万民朝臣的祖宗
可谁也不提那个洋媳妇
和那两个小杂种、小祖宗
看来忠臣也不能尽天伦儿女之情

更没有人为长子苏元塑像
塑这叛臣,忠良养的“逆种”
世俗中的千古罪人,永远
的淹没在历史中,其实谁
又能解释得清这是不是“忠诚”

吊民阀罪是古来就有之事
因为后人认不清是由于杀了写历史
的先生,更因为强光之下谁还去
注意阴影,注意这真正的忠良之
后所继承的真正的“忠诚”

难怪只建庙而没立碑
是怕碑文写出来不够完美
炫耀起一个父子同堂的钟声
同享朝拜者的香火,让朝拜者
崇尚最完美的忠诚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