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利:我对“反送中”策略的一点想法

Share on Google+

2019年6月14日

“反送中”与“雨伞运动”有两个重要的不同。

其一,雨伞运动是争取香港人应有但被北京+香港建制派垄断了的政治权利,也就是说雨伞运动是争取一个尚未有的东西,从这个意义上讲,它是“进攻性”的,而反送中则是防卫性的,它试图保卫香港早有但逐渐萎缩的司法独立和自由空间,港人觉得已经没有再多的空间可以退让,所以,反送中比雨伞运动更具发弹性,更难以弹压。

其二,雨伞运动是香港“无权”普通市民争取更多政治参与权的运动,香港建制派和内地近年移居香港的权钱贵几乎一致地站在其对立面,但是,《逃犯条例》的修订不仅对香港民主派、普通民众、大陆、台湾反对北京的人士、国际商人等造成威胁,更首当其沖地对内地定居香港的权钱贵甚至香港的建制派造成威胁,因为他们最有可能成为北京的“经济犯”—只要他们的家族、政治靠山在内地成为政治斗争的失败者或反腐的对像等等。所以参与和支持反送中的阶层远比雨伞运动广泛和复杂,这一点有可能会反映到立法会对《逃犯条例》的审议和投票博弈中。而且,假如反送中抗争持续的足够久,它因此有可能会引起香港建制派的公开裂变甚至内地政治菁英、经济菁英与习政权的进一步分野。

反送中抗争的目标是《逃犯条例》通不过。概括地讲,它有四个战场:

A. 香港街头 B. 香港立法会 C. 内地 D. 海外

反送中最重要的是要维持香港街头的示威游行的规模、反弹性和持续性,其中的关键是消除政府可能的暴力升级带来的恐惧,我们在海外要做的是,要求我们所在国政府明确警告香港(北京)政府和负责官员,他们要为升级的暴力负责,我们将启动马格尼茨基法案(在美国、英国、加拿大)等机制进行惩罚。

街头抗争的规模、反弹性和持续性、与警察的冲突、以及国际舆论都会对立法会的建制派议员产生效应。 69位立法会议员中已经有25位明确表示对《逃犯条例》的修订投反对票,只要再有10位议员投反对票或弃权票,我们就胜利了。这个目标虽然很困难达到,但基于上面的分析,这个目标不是不可能。我们要在海外加一把力,我们应要求所在国政府(尤其是美国和英国)明确警告,将对投赞成票的香港立法会议员实施入境限制。

在中国内地有许多没有真实信息的人被政府煽动造成反香港的舆论,海外也有华人没有切实了解真相,我们应该利用各种渠道传播香港抗争的理念、诉求和抗争事实,扩散、传播反送中抗议的信息,声援香港民众的抗议,谴责香港特区政府混淆事实、一意孤行的镇压行为,要求中共和香港特区政府停止暴力镇压,尊重民众的合理诉求。公民力量印刷了香港反送中问题解答,已经实地散发,这是电子版https://t.co/XVI4emec72 请各地朋友往中国传送或印刷在当地散发。

香港的自由就是我们的自由。加油!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9.06.14

阅读次数:1,05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