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6月10日-6月16日)

Share on Google+

2019年6月16日

编者:本周重点关注律师的执业权及良心犯的会见权,人权律师在依法行使律师职权尤其在代理人权侵害案件时,往往遭到来自公权力的阻挠甚至受到人身伤害,律师执业所面临的困境直接造成良心犯的各种权利被侵害无法获得救济和救助;知名维权人士谭作人被刑事拘留直到取保外界才获知消息,这一现象说明当局严密封锁消息以防外界关注,不知还有多少不知名的公民因良心获罪被关押而不为外界所知。

继上周日超过的百万香港民众大游行抗议送中恶法之后,尽管港府宣布暂缓修法,然本周日再有超过百万香港民众走上街头,抗议香港警方对民众的镇压,要求特首下台,撤销引渡条例,守护香港尚存的法治和自由。近几年香港社会的自由、民主和人权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而大陆人权状况的日趋恶化更警醒着港人。可以肯定,香港民众为了自由的抗争并没有结束,香港社会的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新闻自由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正在一点一点地被蚕食,而香港的自由同样关乎着每一个热爱自由、反抗专制的大陆民主战士的命运,香港民间社会强大的号召力和组织力同样值得大陆从事公民抗争运动的人士探讨和借鉴。

一、彭永和律师会见王默突被中断 返回途中遭殴打抢夺手机。6月10日上午,上海彭永和律师赶赴江苏淮安看守所会见被羁押的王默,不想会见刚进行一半时被强制结束。返回的路上遭到不明身份人跟踪,并威胁律师退出王默案,在抢夺手机的过程中,彭永和律师被推搡殴打。视频中律师的手臂出现多处伤痕。中午律师报警,在派出所做了笔录及伤情鉴定,但是派出所拒绝出具受案回执。

彭永和律师的遭遇透视出律师在办理人权侵害案件时所面临的困境,包括受到威胁及人身伤害、律师的会见权及辩护权被非法剥夺,等等。自709大抓捕人权律师遭到整体打压后,律师的执业环境越来越艰难,在“政治正确”之下,哪里还有司法的公正!

二、陈建芳被羁押近三个月 办案方拒收律师辩护文件。上海人权捍卫者陈建芳自2019年3月20日被抓捕至今,外界一直无法获知她具体被羁押何处、涉何罪名,6月11日张磊律师与上海维权人士一行前往浦东公安分局欲办理辩护手续未果。递交辩护文件无果后,张磊律师到浦东公安分局信访处反映国保支队不接收律师的辩护手续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随后再前往浦东新区检察院,申请检察院对办案单位不接收委托手续而导致后续所有辩护权利无法行使的违法情形进行侦查监督。

办案单位拒绝接收律师的委托手续,不仅剥夺了陈建芳依法享有的司法救济权,同时也剥夺了律师依法向办案单位了解案情、采取了哪些强制措施的权利,剥夺了律师会见当事人的权利及了解当事人的身体健康状况、是否遭受酷刑及不人道对待等权利。

三、湖南、广州两地律师行使律师职权相继遭暴力对待。继上海彭永和律师在代理王默案件时遭到暴力对待后,再有湖南桔城律师事务所魏得丰及广州律师付爱玲在依法行使律师职权时,遭到阻挠和暴力对待。6月13日上午,魏得丰和谢阳两位律师前往临湘市法院档案室欲调阅正在办理的一起民事案卷,档案室不准谢阳律师调阅案卷,魏德丰律师用手机录像时被法警按倒反铐双手长达半小时;同一天下午,广州付爱玲律师与当事人赖日福前往广州市铁路运输法院申请行政诉讼立案时,十数名法警冲过来围住律师及当事人,一通威胁之后将付爱玲律师及赖日福拖出法院。

人权律师在遭到709一案整体打压之后,中共再要求所有的律师都要“顾大局讲政治”,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律师的执业环境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即使是普通的民事、刑事案件,律师也需按当局的“意图”来办案,更不要说是被认为敏感的政治案件。律师被禁止会见当事人、禁止阅卷、禁止披露当事人的任何情况、在法庭上无法正常为当事人辩护,在依法行使职权时往往还会遭受暴力对待、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等等,这些已成为代理侵权案件时律师们普遍的遭遇。

四、中国良心犯被剥夺律师会见权。保护母语、倡导藏语教育的西藏青年扎西文色(扎西旺秀)自2016年1月被羁押,因拒不认罪,否认煽动分裂国家,2018年5月被青海省玉树州中级法院一审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获刑以来一直被禁见律师。而另一名良心犯戈觉平,近日律师会见同样受阻。

中国良心犯的处境愈来愈令外界担忧,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常常被阻止律师会见。良心犯被剥夺律师会见权,不仅不能享有公民的司法救济权,与外界的沟通渠道也被堵塞,造成当良心犯在狱中的基本人权遭受侵害时,外界无从给予关注声援。

五、“5·12”及“六四”敏感期间,谭作人被刑事拘留。失踪逾一个月的四川维权人士谭作人,于2019年5月11日至6月11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6月12日取保回到成都。

谭作人自5月与外界失去联系后,朋友们并没有想到他会被刑事拘留,大家都认为他被维稳软禁在某个地方。当局在汶川大地震11周年及六四30周年期间将谭作人刑事拘留,很显然是为了绝对禁止谭作人在这两个极为敏感的纪念日期间的任何言行。

六、信仰迫害升级 家庭教会面临危机。2018年12月9日发生在成都针对秋雨圣约教会的全方位打压逾半年,相继有50余人被刑事拘留或行政拘留。目前仍有王怡、李英强、覃德富及苟中灿(待确认)未获自由。包括王怡在内的12·9教案所有被羁押人员,至今无一人获准律师会见;而在过去的一周里,当局对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打压再次全面升级。仅在厦门一地,就有巡司顶教会、庇理亚教会、海福教会、活石教会等十数家教会被宗教局以“非法聚会”、“非法传道”为由责令关闭敬拜和聚会地点。在随后警方的大规模冲击行动中,这些教会被强行驱赶信众,查抄书籍及文件资料,胁迫信众签署不参与聚会保证书,甚至有牧者因为质疑警方行动的合法性被强制带走。

家庭教会是共产党统治下中国大陆地区对非官方背景“三自教会”以外所有教会的统称。中国共产党没有满足于执掌行政权力,在思想精神领域,中共长期致力于清洗与其无神论观点不一致的宗教思想。隶属于官方统战系统的“三自教会”虽然表面上宣称自己是基督教会,但是在运作上服从官方行政管理,而且在意识形态上效忠无神论政党。一句“谁告诉你们宪法保护信仰自由?”的咆哮,赤裸裸地反证了中国公民没有丝毫信仰自由的权利。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阅读次数:1,15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