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罗瑞卿杨成武文革倒台真相

Share on Google+

●林彪生前四大金刚之一的邱会作,近日在香港出版的长篇回忆录,披露了文革期间多宗重大事件内幕,虽然是一面之词,但对研究文革历史仍有价值。

●2002年春节,邱会作人生最后一张照片。(邱会作回忆录)

林彪生前的四大金刚都在香港出版了他们的回忆录或传记。其中黄永胜儿子写的《军人永胜》及邱会作的《邱会作回忆录》均由“香港新世纪”出版社近日出版。读了这两本传记,觉得邱会作回忆录很有价值.

邱会作文革前已任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长,是中共军方的当权派人物。文革期间,因属于林彪亲信在权力上更上层楼,于中共九大当选政治局委员,与黄永胜、吴法宪、叶群(林彪妻子)、李作鹏并称“黄吴叶李邱”。一九七一年林彪坠机蒙古温都尔汗事件后,邱会作作为林彪死党被整肃遭羁押。一九八一年中共审判江青、林彪两案,邱会作判刑十八年。一九八七年刑满释放,二○○二年七月十八日逝世于北京。这本八十万字分上下两册的回忆录,据邱会作前言说,他是一九八一年受审判后已立意撰写,一九八七年获释就开始着手,因为他觉得审判不公,有怨气,要一吐为快。邱会作曾位于文革高层权力斗争的漩涡,深知内情,而且敢写,书中披露文革多宗重大历史事件的内幕,虽然是一面之词,亦有对事实按自己利益和个人好恶作裁剪之嫌,但总的来说,邱披露的史料对研究文革还是有很高价值。

邱证实罗瑞卿得罪林彪而倒台

文革前夕军队总参谋长罗瑞卿被打倒一案。在林彪倒台之后,这笔帐是算在林彪一派身上。邱会作在回忆录中为林彪作辩护,把责任推到毛泽东身上,但也说了老实话,指出罗瑞卿被害,主要原因是罗瑞卿后来投靠了林彪的死敌贺龙,被林彪视为对自己的背叛。

邱会作说,中共军队以上世纪三十年代组建红军的历史渊源分为三大派系:一派是毛泽东亲自领导的红一方面军(亦称中央红军);一派是以贺龙为代表的红二方面军和徐向前为代表的红四方面军。红一方面军是毛泽东的嫡系,其中毛亲手创建的红一军团更是毛嫡系中的嫡系。红一军团创建时,朱德是总指挥,毛任政治委员,所以中央红军在江西时,有毛委员之称.当时林彪为毛领导的红一军团下的红四军军长,后来任红一军团军团长。在红一军团和彭德怀的红三军团合并为红一方面军后,毛任红一方面军总政治委员和总前委书记.因此中共上台后,毛让彭德怀当国防部长,毛打倒彭后要林彪继任掌军权,都有上述历史背景的原因。邱会作说,毛泽东治军一直依靠“双一”,即来自红一军团或红一方面军的人,“这样主席就放心。”

邱会作说,当时在中共军内能和林彪这个山头对立的就只有贺龙,而且双方斗得很激烈.贺龙善于招兵买马,彭德怀下台,徐海东(大将)生病后就把彭和徐的旧部都收在自己门下。邱会作在回忆录中说,林彪与贺龙斗,是要保证军权掌握在毛泽东信任的双一军头手中。但这是林彪一派冠冕堂皇的话,邱会作回忆录完全未提到,林彪与贺龙是有个人恩怨的.中共在延安整风中,贺龙的老婆薛明曾整过林彪老婆,林彪大怒,与贺龙从此成为终身之敌.

一九五八年彭德怀被毛泽东打倒,林彪奉毛泽东命令组军委班子。林彪亲自推荐罗瑞卿任最重要的总参谋长,因为罗即出身双一,他是毛的亲信,也是林彪的旧部亲信,毛放心,林也放心。邱会作说,罗瑞卿最初对林是效忠的。但一九六二年作为第一军委副主席的林彪患病不任事,毛泽东指定第二军委副主席贺龙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罗瑞卿以为林彪已成废人,与林彪关系开始生变,开始投靠贺龙,与贺结成联盟,以“不要干扰林彪养病”的理由,阻止军委办公厅的人去探望林彪及汇报工作。说“病号就是养病,要让贤,不要干扰,不要挡路。”罗在军委内部讲话中还说林彪病重,给人印象是林彪在熬时间了,使林彪一些亲信要考虑自谋出路,投靠贺龙。林彪觉得自己被架空,权力受到威胁。因此罗瑞卿把自己的老上级林彪是彻底得罪了。

邱会作说,当时几个军委副主席叶剑英等也与罗瑞卿有个人恩怨。罗瑞卿恃受宠于毛泽东和林彪(倒向贺龙前),对老帅不尊重,叶剑英弟弟叶道英在华侨事务所工作搞了一点自行车票证,罗组织人在会上围攻叶剑英,因此也得罪了叶剑英。罗瑞卿被打倒后,叶剑英曾说“搬掉恶神,解放元帅。”

但罗瑞卿很快发现把赌注押错了。一九六五年形势突然有变,林彪说他健康好转,重回军委任事。该年一月召开的三届人大上林彪再任第一副总理兼国防部长。罗瑞卿开始慌了,托当时的空军司令刘亚楼传话给林彪,向林彪再表效忠说“今后弹打不飞,棒打不走,我罗瑞卿死了烧成灰,都忠实于林总。”但此时已无法改变林彪对他的恨意,而且已到毛泽东要发动文革的前夕,毛必须借助林彪,罗瑞卿因此被毛泽东牺牲。当时积极参与倒罗的有叶剑英、聂荣臻、谢富治、萧华、杨成武等。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毛泽东主持在上海召开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批判罗瑞卿。会前叶剑英、聂荣臻向军队高级干部打招呼,只有贺龙例外。邱会作是叶剑英找他谈话,叫他不要陷入罗瑞卿和他的同盟圈子里,还要他不要向外透露贺龙问题。

十二月七日接中央命令,邱会作与刘伯承、叶剑英、贺龙、李作鹏同机飞上海参加重要的会议,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会是打倒总参谋长罗瑞卿,只有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贺龙不知。在飞机上刘伯承还故意问贺龙到上海开什么会。贺龙说可能与打仗有关。显然贺龙后来倒台此时已埋下伏笔。上海会议后叶剑英就取代了贺龙在中央军委的工作,而总参谋长则由杨成武代理。罗跳楼自杀摔断腿,叶剑英幸灾乐祸,写诗挖苦他“将军一跳身名裂”。

邱会作回忆录指责罗瑞卿文革后重新上台,当上军委秘书长后,罔顾事实吹嘘自己一贯反林彪,还对所谓的林彪反党集团一个不剩地残酷镇压报复,包括他自杀摔断腿在解放军总医院住院时所有参加过治理他的院领导、专家、医生护士,甚至送饭的护理员。其中院长靳来川、副院长曹根慧被逮捕法办。靳关秦城监狱十年。邱说,对黄吴李邱的四位妻子,中央已下令释放出狱,但又被罗瑞卿下令押送农场劳改。

●1970年在京西宾馆。前排左起:董其采、胡敏、叶群、吴法宪、项辉方、陈绥圻。后排左起:李作鹏、黄永胜、邱会作。(邱会作回忆录)

毛为林彪再牺牲杨成武

继罗瑞卿任代总参谋长的杨成武为林彪爱将,邱说是批罗瑞卿的第一干将和先锋。文革初期一度红得发紫,但在一九六八年三月二十四日的人民大会堂军队驻京干部万人大会上,突然宣布杨成武及空军政委余立金、及北京卫戍司令傅崇碧被打倒。事前毫无迹象,事后未有合理解释,这宗被称为“杨余傅事件”的文革大案至今有许多神秘不解之处。

邱会作回忆录对此有比较清晰的解释。他说杨成武是林彪心腹爱将,但杨成武当上代总参谋长后就过于往主席江青个人身上靠,特别讨好江青。林彪认为他是脚踏两条船。杨成武想用自己的心腹余立金代吴法宪掌空军,但他不同林彪讲,而用江青来压林彪,这是讨厌江青的林彪完全不能接受的。此时还发生了杨成武女儿杨毅与余立金一个已婚秘书的绯闻,杨成武维护女儿这段恋情,而吴法宪则以组织名义横加干涉。林彪于是派叶群向毛泽东告杨成武的状。毛为此开了四次会议听取汇报。邱会作未说谁作汇报,估计应有叶群、吴法宪等,因为林彪指控杨的罪名之一是“勾结余立金要打倒吴法宪,篡夺空军的权力。”邱说,毛最后明白不拿掉杨成武是不成的,甚至要影响到毛和林的关系,当时“林比杨要重要得多”。

从邱会作这一披露可看出,杨成武被打倒的根本原因是林彪认为杨成武背叛了他,而毛泽东在林和杨之间必须作出选择,当时离毛的主要敌人刘少奇在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被永远开除出党尚有半年,毛需要林彪支持,于是在牺牲罗瑞卿后再牺牲了杨成武。虽然次年中共九大林彪被作为毛泽东接班人写入了党章,但很有可能“杨余傅事件”已埋下毛林最终决裂的根子。因为毛几乎可以说是在林彪的胁迫下除掉杨成武,因此毛指示在这个驻京干部万人会议上,“杨成武问题要由林彪同志去作报告,把问题讲清楚。”

与江青关系恶化汪东兴误导

而继任的黄永胜可能是吸取了前两任的教训,百分之百地效忠林彪。但黄上台后,林彪军人派系和江青的文革派系之间的关系却迅速恶化。因为林彪讨厌江青,说“江青搞宗派主义”,黄永胜秉承其意,坚决抵制江青插手军队事务。邱会作说,另外毛泽东的大内主管汪东兴也起了很大作用。自九大后汪东兴关始与叶群吴法宪等往来密切。江青是毛的老婆,但了解毛泽东私生活的汪东与经常向他们透露毛江隐私,说江青自做了妇科手术,一九六四年后与毛的夫妻生活就结束了,毛与江是两回事。因此林彪一派,特别是黄永胜抵制江青毫无顾虑,甚至九届一中全会选政治局委员时游说军方中央委员不投江青的票。林彪一党与文革上海帮势如水火,开会连位子都不坐在一起。邱会作说直到庐山会议后,才发现上当,认为是被与江青有仇的汪东兴误导了。

邱会作说,九大开幕之前,汪东兴生病,叶群带黄吴李邱去探望汪东兴,后来叶群又叫四人再去一次。汪东兴很激动,因为毛没派人去看他,汪在他们面前哭着骂毛泽东“过河拆桥了”“卸磨杀驴”“不要我了”。他们很吃惊,察觉到毛与汪东兴有很深的私密关系。

说到毛的隐私,邱会作回忆录提到了一位在毛泽东身边的空政文工团女团员刘素媛。当时军队保皇派和造反派斗得很厉害,而刘素媛拥护空军党委和吴法宪。刘素媛想搞一个演出,毛还曾叫自己的秘书徐业夫给林办打招呼,要叶群约见刘素媛。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三日刘素媛支持的保皇派在北京展览馆剧场演出,造反派冲击会场,发生武斗,数十人死伤。毛支持造反派。双方激战时,刘素媛说保皇派(邱会作称为革命派)胜了,毛说“你高兴个屁!等一会造反派还会翻过来。”但当时刘素媛很得宠,毛因宠她转而支持了保皇派。邱会作说,如果刘素媛是个造反派,毛主席也会支持她,那军队的情况就会更复杂,更恶化了。

大陆萧恩科一九九二年出版有关林彪四人帮两案审判经过的《超级审判》一书,也提到这位空政文工团员刘素媛,说刘素媛一次与毛跳舞,毛说“江腾蛟此人不可重用”。然后由刘将话转给空军司令吴法宪。毛这位得宠的女友在九一三事件后即被毛抛弃。

●香港新世纪出版社的《邱会作回忆录》。

毛林在庐山会议正式决裂

毛泽东与林彪关系的真正转折点应该是在一九六九年四月一日开幕的中共九大。当时文革前的实力派刘邓被打倒,但在瓜分权力的中共九大上江青文革派没有得多大实权,邱会作认为这与毛泽东的初衷可能不相符。而林彪这一派成为权力大赢家,除林彪一党的黄吴叶李邱全部进入政治局,而且全国大部份省市第一把手都是军头,中共无形中变成军政府,当时外国媒体也这样报导。邱说,这是毛主席始料不及的.而且被党章确定为接班人后,林彪炙手可热,连毛身边的人,像陈伯达、汪东兴等也开始向林靠拢。这时毛开始放话,针对林彪,说四个伟大讨嫌之类。而林彪一派针对江青、张春桥文革派的攻击也不断升级,结果就是毛林正式决裂的中共九届二中全会。

这个本来是为召开四届人大作准备的会议一九七零年八月二十三日至九月六日在庐山召开,因此又称为庐山会议。会前政治局谈到修宪的问题,毛反对设国家主席,邱会作说,林彪已明白毛不设国家主席就是不想给他留位子。而后来作为叶群罪状的那句话:“不设国家主席林彪往哪里摆。”实际是汪东兴说的。会前林彪的军方一派与文革派在宪法修改稿也争得很厉害,于是有了后来庐山会议上天才论之争。邱会作说,林彪在庐山会议开幕式讲了两个钟头的话,提到有中央的同志反对说毛主席是天才。大家均知道是指张春桥。邱说,事前陈伯达找过林彪,说江青不能碰,碰碰张春桥是可以的。邱认为林彪讲得一般,还有点含糊,但话音一落,全场爆发热烈掌声。坐在主席台下第一排的许世友、陈锡联竟跑上去和林彪握手,表示支持和敬意。叶剑英和陈毅也起身与林握手。但毛没有讲话。邱认为毛看到林彪受欢迎的情景,肯定心里别有滋味。

随后庐山会议又组织全体中央委员两次听林彪讲话录音,然后分组会均表态拥护林彪。邓颖超还争功说,林副主席是毛主席的亲密战友这四个字是她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上第一个提出来的。汪东兴特别活跃,四处鼓动人发言表态,他自己讲话说“有人反对毛主席”,“笔杆子压枪杆子”,“要揪人”。张春桥在华东组几乎成为批判对象。许世友还给毛写信,说应把张春桥下放农村劳动改造三年。林彪讲话引起反中央文革强烈反应,江青带着张春桥等向毛求助,张春桥和姚文元跪在毛脚下,抱着毛的腿痛哭,把毛的两条裤子都哭湿了。毛泽东立刻下令小组会暂停。然后揪出陈伯达并下发了《我的一点意见》为会议定调。吴法宪陈伯达作检讨。因毛最后的表态,文革派大胜,林彪一派惨败。会议结束后,林彪与黄吴李邱分手时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照常吃饭,照常睡觉,照常工作,最坏是个彭德怀第二。”

而林彪事后亦坚决不向毛低头。邱会作与黄永胜商量后,由黄向在北戴河的林彪建议给毛作自我批评,但林彪的答覆是:他在庐山会议讲话是没有什么可自责的;他们(指毛和中央文革)妄想要从我们的自我批评中得到什么东西,这是不可能的;庐山问题不是做自我批评可以解决。邱会作说,毛非要叫林彪从他的胯下爬过去,林彪就是不从。因此,毛开始南巡,找各路军头谈话,准备对付林彪,随后九一三事件发生,黄吴李邱也随之垮台。

邱缺少反省和忏悔不值得同情

邱会作回忆录在谈到周恩来在中共高层权力斗争中扮演的角色,因周恩来在红军长征之前救过他一命,下笔比较客气,但也以曲笔指出周恩来周旋于毛林江之间如何投机取巧明哲保身。周恩来曾对邱会作说“中央政治就是处理好主席、林副主席、江青的关系。”

虽然周恩来对林彪一党与江青和中央文革互斗看得很清楚,私下附和黄吴李邱。但九一三事件后,他竟然问邱会作“你怎么和林彪搞到一起去了?”邱会作说,周恩来态度的转变是在为自己找退路,周恩来可以退,但他们四人就只能坐以待毙。四大金刚被带走拘押时,周曾拍着胸脯向他们说,他们的老婆和孩子都是革命的,他们回来有什么闪失,可找他姓周的是问。但周的话并未兑现。他们的妻子都被监禁,子女均受牵连,邱讥讽说,“也许这就叫信誓旦旦吧。”

邱会作的回忆录还涉及到当时的中共党政军高层许多人事纠纷,如他与徐向前元帅的恩怨等。中共党内高层人物相互之间积压几十年的个人恩怨和争权夺利在文革期间可说是集体总爆发,很多人在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大旗下,趁机泄私愤、报私仇,由于中共特殊的政治生态,这种人事斗争显得特别残酷,确实如林立果五七一工程所说是一部血腥的绞肉机,身陷其中的受害者许多也是害人者,都无多少正义可言。

读邱会作回忆录,觉得和其他三金刚的回忆录一样,自始至终没有什么反省。邱在书中一再炫燿他的革命功勋,但似乎还未明白他后半生所受的苦难就是他前半生干革命带来的祸患,而毛林周领导的这场革命为中国人民带来的苦难更是罄竹难书。其次邱也未能对他们自己当权下干过的坏事有丝毫的忏悔之意.邱会作当年被军内造反派差点残酷斗死,邱对斗他的人恨得咬牙切齿,但他不提一些斗他、打他的就是他掌军队总后勤大权时在他身边工作被他糟蹋迫害的护士和女下属,而且他被林彪保护再掌权后又对整过他的人再次整回去。

邱这本回忆录值得读,但他这个人不值得同情。

开放2011-05-06

阅读次数:93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