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路:美国死刑面面观(上)——西方法治漫谈之六

Share on Google+

美国死刑史上的三个里程碑

1990年6月13日晚上,家住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亚特和琳达。普恩哈根夫妇带着两个儿子去看赛车比赛,两个女儿则去看电影。当他们回到家时已是半夜,但两个女儿都未在家。琳达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于是马上打电话报了警。

在姐妹俩失踪的第29天,警方在离普恩哈根家不远的小树林里发现了两个女孩的尸体。

普恩哈根夫妇向警方提供线索说,16岁的大女儿格雷希曾和一个叫德雷顿的青年有过约会,但格雷希拒绝进一步发展关系,因此德雷顿有报复倾向,嫌疑重大。警方据此调查,证实了夫妇俩的推测。

原来那天晚上,姐妹俩看完电影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德雷顿和他父亲丹尼斯。父子俩说开车把姐妹俩送回家,女孩答应了。途中,丹尼斯父子欲行不轨,遭到姐妹俩的反抗。丹尼斯怕丑行暴露,便砸死了格雷希,又指使儿子勒死了九岁的法蒂尼。

由于德雷顿犯罪时离17岁生日只有几个星期,因此被按照未成年人量刑标准判决;又由于他揭发父亲有功,因此免于一死。两年后,德雷顿被判处45年徒刑,而父亲丹尼斯则被判处死刑。

2001年初,普恩哈根夫妇来到得克萨斯州法制局要求为女儿报仇。负责人约翰逊问他们打算如何复仇,琳达说想采取一种特殊的复仇方式:带领全部家庭成员和一些亲戚朋友观看对罪犯执行死刑的全过程。她说这样做有三个好处:一、可以安抚亲人。他们夫妇已经等了十年多了,不如此不足以平息心头的怨愤。二、可以威慑罪犯。通过媒体报道可以让更多的罪犯清楚,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恶有恶报。三、可以警示社会。姐妹俩的不幸会使更多的善良的人们关心爱护下一代,更加努力地同侵害下一代的行为作斗争。

约翰逊经过考虑同意了他们的要求。2001年4月30日,普恩哈根夫妇带着孩子和亲戚朋发来到了死刑现场。罪犯丹尼斯被皮带捆在一张床上,他和观看者之间隔着两层玻璃,一堵铁栅栏。

观看者除了受害者亲属,还有法律工作者、一些记者和参加庭审的证人。丹尼斯的手臂被插上一根导管,导管通过墙上的一个方洞通向墙后一个人们看不见的房间。行刑者把皮带一直拉到丹尼斯的颈部,然后,三种液体依次缓缓流入他的体内。第一种有麻醉作用,使他进入深度睡眠状态。第二种是神经肌肉阻滞剂,能使肌肉松弛,甚至瘫痪,最后使肺部丧失功能,从而导致呼吸停止。第三种是氯化钾,作用是使心脏完全停止跳动。

三分钟过后,一位医生对死囚进行各种检查。当医生确认囚犯已经死亡后,行刑官正式宣布了丹尼斯的死亡时间:2001年4月30日下午6点18分。

普恩哈根夫妇等待了将近11年,终于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报仇”了。不过,他们并没有想到,这种特殊的“报仇”方式,其意义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像,在美国执行死刑的历史上又树立了一个里程碑。

1846年,由于密歇根州错判冤杀了一个被告人,美国因此废除了死刑。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暴力凶杀案急剧上升,要求恢复死刑的呼声日渐高涨,于是,1976年美国又恢复了死刑。这被称为美国死刑历史上的第一个里程碑。

1995年,得克萨斯州同意谋杀案的受害者家属观看凶手被执行死刑的过程。1996年2月,该州在全美国首次让受害者家属观看凶手伏法的过程。但是只限于直系亲人。这被称为美国死刑执行历史上的第二个里程碑。

2001年4月30日,普恩哈根夫妇不仅带着家人而且还带着亲戚朋友观看罪犯伏法的经过,影响深远。之后,又有14个州发表声明宣布即将仿效这种做法。美国司法部也决定,2001年6月11日,俄克拉荷马州大爆炸案主犯麦克维执行死刑时,由于有几百个受害者家属和亲戚朋友提出,要向普恩哈根夫妇学习他们的特殊“报仇”方法,因此决定向这些人全面开放行刑室,并且批准如果愿意支付一些费用,其他美国公民也可以通过有线电视收看执行死刑的现场转播。于是,普恩哈根夫妇的创举,就被称为美国死刑执行历史上的第三个历程碑。

1976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经过长久的争吵后,终于宣布恢复死刑。但是,迄今为止,仍有12个州和首都华盛顿特区没有恢复死刑。而且,在这个“自由世界”里,各州执行死刑的方式各不相同,有电椅、毒气舱、绞刑和枪决。注射致死这种新方法始于1982年。第一次是在得克萨斯州的一所监狱里实行,死刑犯是40岁的杀人凶手查尔斯·布鲁克斯。

1982年12月的一天深夜,布鲁克斯被捆在一辆病人手推车上推进了行刑室。执行者将输液针头插入犯人手臂静脉,让氯化钠溶液和麻醉剂经输液管进入犯人体内。一位在旁观察的记者报道说,布鲁克斯痛苦地摇了摇头,好像想说“不”的样子,然后张开大嘴,紧闭双眼,呼吸急促,双手几次握成拳头,最后头朝左上一歪就咽气了。从开始注射到犯人咽气,共经历了七分钟时间。

对于这种注射致死的方法,美国社会目前尚有争论。一些表示赞同的人把它标榜为“卫生的”“高工艺”的方法,认为这种执行方式要比其它方式人道。而俄克拉荷马州政府则直言不讳地道出了当时所以要采取这种方法的真正意图:建造一座毒气舱要花20万美元,设置一把高压电椅至少要花六万美元,而注射致死每次只需花十多美元。但是,这种新方法也遭到了一些人的强烈反对。除了反对实行死刑的人士以外,美国医学协会也抗议美国司法部门“把救死扶伤的医学技术作为执行死刑的工具”。这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争论目前还看不到尽头,也不会有最终的结论。

放下屠刀是否能立地成佛?

死刑在美国一直是个有争议的问题,曾经取消,后又恢复,其中很重要的取消原因是希望给罪犯悔过自新的机会,再则是减少冤假错案。美国一项调查显示,超过三分之一的死刑判决都是有漏洞的,因而在上诉时被法院推翻原判。

问题是,放下屠刀能否立地成佛?

当地时间2005年12月13日凌晨零点38分,斯坦利·威廉斯在旧金山市圣昆廷监狱结束了他罪恶而又传奇的一生。

威廉斯1954年出生在新奥尔良一个贫穷家庭。当时他母亲只有17岁,而父亲则在他未满一岁时就离家出走。六岁时,母子俩来到洛杉矶生活。年少的威廉斯很快就成了当地街头黑帮中的一员,到处打架、抢劫。1971年,17岁的威廉斯创立了“瘸子帮”。靠着自己135公斤的大块头和残忍、自负的性格,威廉斯将“瘸子帮”打造成全加州最大的黑帮。1979年的一天,威廉斯闯入洛杉矶一家华人汽车旅馆,枪杀了老板夫妇,重伤其女儿,抢走六百美元现金后离开。而在一个月前,他还曾闯入一家便利店,打死店员欧文斯,抢走122美元。因为这两宗命案,1981年,威廉斯被判处死刑,关进加州圣昆廷监狱。

在等待执行死刑、不断上诉的24年中,威廉斯努力读书学习,并逐渐反省。渐渐的,以前的犯罪让他感到痛苦与充满罪恶感,从而使他成了一名反黑帮激进分子。在狱中,威廉斯写了十本书规劝年轻人不要误入歧途,混迹街头帮派。他的第一本书《狱中生活》于1996年出版。如今该书已成了洛杉矶中学生的流行读物。

威廉斯用稿费、版税收入在监狱中创立了“网络街头和平计划”网站,通过电子邮件与加州和南非的迷途青少年谈心,劝他们不要重蹈他的覆辙。多年来,威廉斯已收到数以万计来自街头帮派小混混的电子邮件。他们在来信中称,威廉斯的故事让他们开始改邪归正。在他的干预下,新泽西州不同黑帮之间竟然达成了“和平协议”。南非前总统曼德拉的夫人温妮。曼德拉为此深受感动,特地来狱中探望了他。

由于积极推动青少年和平活动,威廉斯于2001年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此后,他又连续三次获此殊荣。但是,威廉斯虽已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可二十多年来他始终没有认罪。不过,他的多次上诉无一例外被加州及联邦最高法院驳回。2005年11月9日,威廉斯向加州州长施瓦辛格提出了特赦请求。威廉斯的求生愿望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他们认为威廉斯已经“改邪归正”了。一些社会名流、好莱坞明星纷纷出面,企图说服施瓦辛格给予特赦。他们宣称,威廉斯“活着能比死了对社会作出更多的贡献”。11月12日,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在旧金山举行新闻发布会,呼吁法庭刀下留人,并成立专门委员会对威廉斯案件的公正性进行再调查。

但是,受害者家属及检察官则认为,无论如何,威廉斯的悔悟都不足以抵消他所造成的伤害,更何况他始终没有认罪。他们认为,威廉斯是个冷血杀手,“企图利用人们的善良来洗刷自己的罪犯形象”,绝不能赦免他的死罪。施瓦辛格也不相信威廉斯已经改邪归正。11月12日,他在决定不予赦免威廉斯的声明中说:“威廉斯一直拒绝对自己无耻的杀戮行为道歉,也从未流露出忏悔之意。就凭这一点,他不可能得到宽恕。”

就是这么一个死囚一一威廉斯的命运,却牵动了众多美国人的心。民众在旧金山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要求赦免威廉斯。游行队伍长达几公里。但加州州长施瓦辛格最终作出决定:拒绝赦免威廉斯死罪。联邦最高法院也随即宣布,拒绝受理威廉斯声称受到不公平审讯的申诉。

美国时任总统布什表示,“当死刑公正、迅速和稳妥地实施时,它起着震慑作用,拯救无辜者的性命。这就是总统一向坚决支持死刑的理由。”

据盖洛普调查机构当年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64%的美国人支持在谋杀案件中对被定罪的谋杀犯处以死刑。不过,美国法律辩护和教育基金搜集的资料显示,美国被判处死刑的罪犯连续多年一直在减少。自1976年美国恢复死刑后,平均每十天有一人被正法。而据国际大赦组织说,2004年全世界有25个国家处死犯人,其中97%的死刑集中在四个国家,依次是中国、伊朗、越南和美国。

1890年8月,在美国执行了第一例电椅死刑。第一个“享受”此刑的人是一个杀妻的肉贩子一一威廉。凯莫勒,他折腾了一阵子才死。从那时起,电椅和自由女神像、口香糖成为美国的象征。

一些人反对死刑,质疑社会是否“应该”将死刑作为一种对犯罪的威慑;也有人从“技术”角度出发,质疑它的“威慑能力”。于是,有过面向全美国警长的调查,结果在三百多名随机抽样的警长中,有67%的警长不认为“死刑能够显著减少谋杀案”,82%的警长不相信谋杀者在杀人前会顾忌惩罚的后果。在调查列出的几种降低犯罪的方法中,死刑被认为是最后一种。

一些人反对死刑,认为死刑是一种残酷的刑罚。可是,采访死刑犯之后,一些死刑犯却认为,长期监禁比死刑更为残酷,显示出一副死了就“一了百了”的样子。

由于美国死刑犯的漫长上诉过程,有许多人在等待的多年当中,表现出已经完全认罪、痛改前非的样子。对这样的囚犯,对照他们以前血腥残忍的罪行,是不是就应该赦免?这也有很大的争论。一些人倾向于对悔过者既往不咎;一些人认为,罪行一旦犯下,事实就无法改变,因为被杀死的人已经不能复生。

还有一些美国人反对死刑,是从宗教的角度出发的,就是人类社会不能扮演上帝的角色,只有上帝才有权力夺走一个人的生命。这是一种保守的观点。可是,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是从人权的角度来思考,认为死刑夺走一个人的生命是不人道的。这是自由派的观点。

美国南方被公认为是保守的地区,也是宗教气氛浓厚的地区,可是这里的民众赞成死刑的比例却很高。其原因是,美国南方的保守传统中有很重要的一条,就是强调南方式的“法律与秩序”。因此,南方曾经有很长时期维持严刑峻法,民众的观念中有很强的一条,就是保障个人权利。你不能侵犯他人的人身和权利,如果侵犯了,你必须付出代价。所以,在美国南方许多人看来,杀人偿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们一般不认同人道理由,而认为必须从受害者的角度来看待问题。

美国现在有12个州加上首都华盛顿特区没有死刑。虽然恢复死刑的州也有北方州,可是所有的南方州几乎都是赞同死刑的。从美国对死刑问题的思考和实践历程,可以看到,虽然对死刑的伦理判断和存废可能有长久的争论和反复,但是死刑是一个多层次的问题。这些问题可以在讨论的同时,一步步得到改进。例如,先完善审理和上诉程序,以减少冤假错案;给被告人以充分的权利和公平审判;改变在公众前行刑的习惯,减少死刑执行的痛苦;等等。

像威廉斯这种背负几条人命债的凶犯竟然在判处死刑后活了24年,居然在拒不认罪的情况下四次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社会名流、电影明星出面求情免除死罪,民众要求赦免他的游行请愿队伍长达几公里,这种令人惊掉下巴的奇闻也只有在美国会发生。究其根源,还在于美国人的人权至上观念根深蒂固,凡属人的自然权利必须保障,哪怕在我们看来是过了头。特别是涉及政府使用死刑执法权力,那真是宁肯放过一千,绝不错杀一个!即使这样,仍有冤假错案,想想那些非法治半法治国家的执法情况,真使人不寒而栗!

杀人偿命,这在中国人看来是天经地义的。所以,对威廉斯的死刑执行,我们定会举双手赞成。其实,从古至今,大体来说,我们中国人从未对杀人偿命、恶有恶报这种观念有所怀疑。而在西方国家,几百年来,人们总是不断争论对恶人特别是杀人犯该不该处以死刑;即使对威廉斯那类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凶手来说,也是如此。

赞同废除死刑的人会说,废除死刑有理由的。首先,死刑只能助长人性的残忍。你瞧,坏人杀了好人,好人又杀坏人,这岂不是“人杀人”的恶性循环?这就会冲淡了人道主义的思想情感。其次,刑罚的目的在于防止犯罪,而不在于杀死罪犯,而罪犯是有可能重新做人的,杀死他就等于杀掉了这种可能性。第三,从古代开始,死刑在大多数国家一直在实施,可是在这些国家里,杀人案却从未绝迹,可见死刑并未起到制止凶杀行为的作用。第四,人的行为的确要受约束,可这并不意味着人的生命可以由政府来剥夺。因为政府是经过人民的同意而建立起来的,任何人不可能会把生命权交给政府处置,所以政府无权剥夺任何人的生命。……

从社会发展趋势上看,虽然世界有的国家没有废除死刑,有的国家废除了又恢复,然而,废除死刑的国家却是越来越多了。

我们可以反驳赞同死刑者的种种理由,并且认为就国情民意而言,当今中国的死刑还不宜废除;但是好像还不能说,作为人类的一种理想追求,废除死刑的观念太仁慈了,对待杀人凶犯刀下留人就是不可理喻。因为,我们如果想要在将来彻底防止杀人行为的出现,就应该首先具有彻底的人道主义理念。

(未完待续)

荀路2019.9.14

阅读次数:1,15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