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长得小瘪三般的总统,竟然在内战里用化学武器,电视上我看到老百姓无声无息地死去了,好像无声片,片子没声,看得我却惊心动魄,愤怒地想,这个混蛋总统,真该挨打。

美国主张轰炸叙利亚的声音,在我的心里回响三到五圈。我也觉得打这个瘪三混蛋总统应该。全世界都看到了,却只有美国站起来,摞胳膊说,“走,咱们揍这个小混蛋去,他也太过分了,与他自己的人民内战,我们不说话,用化学武器,那可不行,过底线了。”

总统奥巴马显然是犹豫派,自己的太太米歇尔在家里都反对他:美国打仗打了十二年了,“打”这个声音都让大家疲惫,美国的两党制又是“凡是对方反对的,我就支 持;凡是对方支持的,我就反对。”这两个“凡是”在美国是家常便饭,我们习以为常。于是,奥巴马总统觉得义不容辞的打,就成为反对党共和党的齐刷刷的“不 打”。奥巴马总统自己的党,民主党内本来就有和平派 凡是战争都反对的和平派,因此民主党内反对“打”的声音也很强。

奥巴马总统让大家 讨论,到底打还是不打,虽然他有总统的权,可以不听任何人的,他说打,就能打,可是他却没用他的总统特权,而是躬身下问,于是,美国国会打成一团,为到底 打还是不打叙利亚总统。显然,不打的声音占大多数。我看了新闻,气得从沙发上跳起来。这些国会议员,都是政客,平时说得比唱得好听,要主持正义,要追求美 国的理想,可是当美国需要行动,他们担心自己的选举 这两年一次的选举让他们其实全为自己考虑,于是就说不打,因为谁也不想背“战争犯”这个黑锅。

我现在彻底不相信美国的政客,包括奥巴马总统。他们所有的讲话都听起来好听,现实与他们的讲话总是相距十万九千里。承担道义责任,不那么容易。当年克林顿总统要轰炸南斯拉夫,国内反对的声音也强得把耳朵震掉,克林顿总统就是炸,结果换来了真正的和平。

昨天突然俄国总统普京出来了,叙利亚同意交出化学武器了,美国政客都松了一口气,至少此刻不必决定了,所谓给和平解决一个机会。没有美国威胁要打,叙利亚绝不会主动交出化学武器。虽说此刻政治胜利似乎是俄国的,我觉得美国喊打的声音还是正确的,此刻似乎没有面子的只有美国国务卿克里一人,和平解决本来该是 他的工作。

对坏人就得打,世界上的坏人都是好人容忍出来的。我已经决定了在我这下半生,遇到坏人就打回去,不再容忍。

130911

文章来源:沈睿的博客
2013-09-1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