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在微信上跟朋友聊着天,做着瑜伽,身体做热了,起来去游泳 今天下午我才有会,所以趁着上午,赶快去锻炼 昨天太忙,没时间游泳。

这些天我的脚疼得不能动,我的儿子认为我锻炼过分:“妈妈,您得悠着点劲,别每天狂锻炼。”我问自己:真的是锻炼过分?儿子说:“您不是年青的时候了,您别那么狂锻炼了,把脚都锻炼坏了。”听他说我狂锻炼,我也觉得自己有老妇聊发少年狂的疯劲。记得一次儿子来看我,我们在森林里小路走,走到半截,他就喊累,回去了,我那时每天连蹦带跳地走六公里。唉,自从脚受伤,路也走不成,只能游泳了。

二十年前这个城市举行过奥林匹克运动会,留下大大小小的游泳馆,这些游泳馆几乎免费。今天游泳馆里没什么人,特别是十一点钟左右,整个大游泳馆只有十来个人。在池边,我看到一个老人,握着走路的walker,缓慢地走到池边,坐下来,另外一个比她年轻一些,陪着她,坐下来,然后一一跳进水里,开始游,两个人显得那么轻松地游,那个年纪大的,在水里也很轻松。我坐在池边做准备活动,看着她们,想,这个老一点的女性,大概七十多岁,年轻一点的六十岁左右。我已经见过她们一次,她们显得很热情地跟我打过招呼。

跳进水里,我忘掉了世界。

一千米之后我上来,看到她们已经不在游泳池里了。我来到更衣室,她们还在更衣室里,打过招呼,洗澡,出来,看到年纪大的老人坐在更衣室的椅子上,自己穿衣服,扶着走路的walker,去吹干头发。我跟她打招呼,闲聊,问她一个星期游几次,她说:“啊,一个星期我至少游两次。跟着我的女儿一起来。”女儿听到我们聊天,洗浴出来,也接过话题,说,“是啊,我带着母亲来,我们风雨无阻。”

我问老人,游了多少年了,老人笑:“我喜欢游泳,我从五六岁开始游泳,已经游了九十多年。”我觉得自己没听清楚:九十多年?老人的女儿说:“是,她游了九十多年了!我母亲今年98岁了!”我愣了,差点没晕过去!“不可能,她顶多七十多岁!”女儿笑着对妈妈说:“哈哈,妈妈,听听,她说你只有七十多岁!”老人也笑。我们笑成一团。女儿给我介绍,母亲在美国很有名,是美国老年出名的游泳运动员,年年参加比赛,这个月下旬要去得克萨斯州的圣安托尼奥去比赛。真的?我惊喜极了!

老人对我说:“你要坚持游,游泳对身体特别好,你要不放弃,无论怎样。”我点头。老人还说,你游自由泳的时候,胳膊一定要努力伸,“她比划着。我使劲点头。我们走出游泳馆,留下彼此的电话,通信方式,我说:“你会有一个崇拜你的好朋友了!”她和她的女儿笑,我跑到汽车里,拿出相机,给她照相,给她和她的女儿照相。

晚上回到家,上网一查,果然,安 达尼文(Anne Dunivin )是美国的新闻人物,她从93岁起,年年参加美国游泳大师比赛。她今年98岁。

我临走的时候对她说:“You made my day and you are my role model!” 。她笑着,个子矮小的老人,笑得非常开心,非常温柔,我注视着她坐上汽车,她挥手,回头望着我,我突然觉得她碧蓝的眼睛里全是阳光,灿烂的阳光。

2015/4/7

文章来源:沈睿的博客
2015-04-0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