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07日(五)

据媒体报道,今年10月31日上午,江西省上饶市弋阳县圭峰镇罗家村3名一年级小学生在放学回家途中被一男子砍杀,致2死1重伤。9月1日在湖北省十堰市郧西县东方小学,犯罪嫌疑人陈严富持刀冲入教室砍杀,致师生4死5伤。这是最近接连两月来已经披露出的针对小学生的丧尽天良的恶性犯罪事件。

大家应该还记得,2010年3月、4月间,在短短不到40天中国接连发生五起针对幼稚园儿童、小学生的暴力行凶事件,造成重大人员伤亡:2010年3月23日,福建南平男子郑民生冲入当地小学,杀死8名、重伤5名小学生,制造了南平惨案;4月12日下午,广西合浦县西镇小学门前发生凶杀事件,致一名8岁小学生与一名老年女性死亡,重伤两名小学生、一名未上学幼儿和一对夫妇;4月28日下午,雷州市雷城第一小学发生行凶事件,16名学生和1名教师受伤;4月29日上午,江苏泰兴市泰兴镇中心幼稚园发生恶性暴力事件,一名男子持刀冲入幼稚园砍杀,致死伤32人,包括29名幼儿、2名教师、1名保安;4月30日早上,山东潍坊一男子闯入校园打伤5名学生后自焚。如此种种惨绝人寰的悲剧,接二连三在中华大地上演。与丧失人伦底线的屠杀儿童事件相应的是,中国社会针对老人妇女的暴力事件也接连不断,还有充斥整个网路的喊打喊杀,喊专政喊镇压等等,让人深感中国大地弥漫着浓重的暴戾气息。

有五千年文明传承,尊奉以人为本,主张敬老爱幼、除强扶弱,崇尚礼义廉耻,宣导仁爱和谐,追求道德中庸的中华民族,怎么今天竟然出现如此针对孩儿妇老弱小施暴的惨痛事件?中国社会何以出现如此这种暴戾与极端的状况?中国社会近年来日益暴露出的这种暴戾与极端现象,不断电击着这个民族的神经,警示着中国社会已经产生严重的病变。有专家惊呼,极端个案背后折射出来的一些问题应引起全社会的反思。

导致中国社会今天弥漫起浓烈的暴戾与极端气氛的原因很多而复杂,有制度性的落后沙化着社会,窒息人的发展,制造出冤情与积累起怨恨;有社会文化性的东西碰撞带来的震荡,导致文化失去自信,传统价值受到质疑,出现各种混乱;有社会性的裂化造成不公不义状况,滋生冷漠自私之心,形成孤独矜寡之感,产生绝望无助之情。如此等等综合性的因素,都值得深究细研,而其中人文关爱的缺失,是不可忽视的一大根由。

应该说,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很浓厚的人文关爱情怀,从某种程度来说,人文关爱在中国文化中具有核心性地位,传统儒家的“仁者,爱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道家的“道法自然”、“无为而治”、“内圣外王”,墨家的“兼爱,非攻”,以及法家强调的公平公正等等,都是有着深厚的人文关爱成份。然而,在如此深厚人文关爱传统文化薰陶下的民族,今天怎么会横生出如此暴戾与极端情况,这就要追索到近半个多世纪来,中华大地推行的一系列颠覆传统文化的阶级专政学说。

中国近半个多世纪来所奉行的阶级专政理论与中国传统的人文关爱是格格不入,甚至是完全背道而驰的。在阶级专政理论下,为了所谓划清阶级界线,鼓励父子成仇,夫妻反目,兄弟抡拳,朋友割席。总之,为了服务与服从于阶级专政的需要,可以抛下一切人伦常理,人与人完全变成阶级的工具,而丧失基本的关爱。为了阶级所谓解放全人类(事实是统治全人类)的目的,宣导暴力,公开主张砸碎旧世界,将人的感情、亲情、爱情全部斥之为封建流毒,而予以批倒批臭。在这套理论下,谁最冷酷无情,谁就革命最彻底。

这套阶级专政理论支持下建立起来的制度,是禁止人们相互关爱,防范人们互相联系,是沙化整个社会,让人们只眼睛盯着上面的最高指示,忠于最高元首,而社会中那些人与人之间的相互联系与交流,相互关怀与支持,都被视之为小集团、小团伙,拉帮结派,图谋不轨,进而成为批判与镇压的对象。在此理论的支配下,社会出现禁止聚餐,拘押座谈,取缔宗教,解散社团,甚至连“立人”这种推广乡村读书活动的机构都被封禁,连关心环境的公益团体都被限制,连救助孤寡老人的公益活动都被叫停,等等匪夷所思的怪像,严重扭曲了社会伦常,颠覆着人性规则,毒化着社会生态。

人是群体性社会的动物,人不仅有物质的需求,也有精神的需求。人与人之间需要相互关爱、沟通、交流。人一旦被孤独,被制度性限制成沙化,那么就容易走向灰暗、绝望,就容易产生暴戾与极端,就容易出现要么自杀,要么杀人的极端病态情况。

中国社会在大转型的今天,社会急速变革下,人们容易产生文化与心理的失衡,这时候因为制度性原因,许多人权利受到来自强势的权力的侵害,人们面对不公不义,要想讨回公道寻求救济又缺少途径,这样社会就会产生出普遍无助与绝望的情绪。这种情绪进一步演化、积聚,就必形成暴戾与极端。

当社会被一套违背人性的阶级专政学说及其制度所支配、管制时,人们普遍受到压抑,产生无助,而这时候人最需要关爱、交流与沟通,而阶级专政理论及其制度是不允许人们相互关爱与沟通的,这样就将人变成封闭孤寂的状态,这样就必导致人心理失衡,产生暴戾情绪,出现心理病态,进而走向极端。

从已经公布出来的那些针对孩子行凶的罪犯情况来看,他们基本上都是自认为受到这样那样的冤屈,产生无助与绝望情绪,却又没有得到社会及时的关注与救助,也没有可以倾诉交流化解的物件。在这种无助绝望又不能得到正常途径宣泄的情况下,走向极端就成为必然的选项。

中国今天防范、禁止人们结群成团与相互关爱的状况,导致社会人与人严重隔膜,使社会人心封闭,产生普遍无助与绝望情绪。最近几年来接连发生的各种针对弱小屠杀事件,就是这种社会严重病态的反应。为了医治这种暴戾与极端的社会病变,放开人文关爱性社会公益活动,鼓励人们相互联系交流,支持人们自发结群组团,使人心在互爱互助出离冷漠,人在相互交流沟通上打破封闭。只有如此,中国社会心理才会逐步走向阳光健康,这种社会暴戾与极端情绪才会从心理上逐步驱散。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