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慕娴:华为到底是私企或国企?

Share on Google+

中国“华为公司”究竟是私企还是国企,引起很多讨论。要判断华为的性质,必须从中共历史传统和建党制度推断,才能有实质结论。

毛泽东曾总结,三件武器助他战胜敌人取得政权:建党、建军和统一战线。毛泽东总结说,红军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党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连的党代表称支部书记,连以上的营、团、军设党委书记。书记权力在连长、营长、团长和军长之上,国家军队收编为中共御用军队,党指挥枪.

中共建国后,沿袭毛泽东建党思想,党领导一切。全国无论乡村、工厂车间、街道组织、教科研室、民企国企、大中小学、互联网企业、法庭等都建立党支部、党小组;村长、经理、董事、校长、法官等都要听命于党的书记,书记权力更高更大。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台后,对建党工作也抓得很紧,超额继承毛泽东的建党思想。不但要求所有国企或民企加强建党工作,把建党写入公司企业章程中,也要求在华的外国企业设立党支部。更疯狂的是,竟然在外国到处建立党组织。他在中共19大宣称:“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东西南北中,党政军民学,党是领导一切的。”

华为创立于1987年,很早就建立党委会。凤凰网报导,2007年华为党委会就已下辖300余个党支部,并拥有1.2万多名党员。华为党委书记是周代琪,于1994年加入华为,也是华为常务监事兼首席道德遵从官。

华为公司始创人兼总裁任正非,中共党员,1978 年入党,1982年中共第12次全国代表大会党代表。他1974年应征入伍成为基建工程兵。华为初创时利用军方背景取得产品专门代理权。过去20年,华为曾积极参与中共的“金盾工程”、“长城防火墙”、“天网工程”等建设。

根据中共建党原则和制度及“党领导一切”观察,华为最高领导人不是任正非,而是党委书记周代琪。任正非要接受党的领导,参加党委书记主持的会议,聆听周代琪传达党中央指示,也要向周代琪汇报工作情况,接受批评指导。党委会会议所作决议,无论要偷、要骗、要做间谍,任正非必需服从执行。华为不是执行“国家情报法”这么简单,而是直接执行党的全部指令。

华为不是独立自主的私企,也不是单纯意义的国企,正确地说是“党企”。华为不是中国政府的工具,是中国共产党的工具。中共让华为员工持有98.9%虚拟股权,把华为化装打扮成私企,作为向世界扩张的谋略,目的是矇骗世人,使人不加防避,让他为所欲为。在中国,已没有真正的私人企业了。

任正非竭力撇清华为与中共的关系,他接受CBS访问表示,“华为在过去30年从未为中国政府提供讯息,未来也不会这样做”。这是说谎,中共党组织在华为的心脏里运作,华为与中共的关系是撇不清的。

有人认为美国政府至今没有拿出华为与中国情报机关合作的证据,放松对华为的警惕,非常危险。英国《泰晤士报》报导,中情局向英国情报单位负责人表示,华为接受中国军方、国家安全委员会及第三个中国国家情报网络机构的资金。

中共反对普世价值,实行一党专政,经常违反承诺,说谎不以为耻,它组织严密、党纪森严,是行事计划周全的政治堡垒。只要相信华为是“党企”的合理推断,就明白这个厉害的党组织在华为内部操作,华为不能自主地与什么机关合作,接受什么单位资助,而是共产党在内部安排。希望西方各国领袖们断然拒绝华为这个危险企业,以保护自己国家安全和利益。

世界日报2019年07月13日

阅读次数:1,31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