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建议西方各国将香港员警列为恐怖主义组织,禁止香港特区政府高官和香港员警入境。(汤森路透)

香港员警已经开始以杀人为乐。

一位目睹香港员警开枪直射人脸部的香港大学生告诉我:「失去眼睛的这个年轻女子,昨天下午我还看到她在我家楼下,一直协助收催泪烟射击的示威者洗眼。晚上她转战尖沙嘴,在一个巴士站,什麽冲击也没有,就被警方近距离射击。橡胶子弹直接射击头部,射穿头部,右眼射爆。她即刻摘下口罩,口吐鲜血。」医生表示,这位受害的志工已被毁容,且右眼很可能终生失明。

香港作家、天地图书前总编辑颜纯鈎以「一个普通香港人」的身份发表了一封题为《致前线警方人员的公开信》的、催人泪下的文字。差不多在二十年前,颜总编辑促成了我的处女作《火与冰》在香港出版,也曾在香港热情款待我。作为一位作家和资深编辑,这些年来他亲身经历了香港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步步丧失,痛心疾首,自不待言。颜纯鈎青年时代在中国度过,经历了文革等惨烈的政治运动,也深知中共的残暴与卑贱,对香港日渐沉沦的现状当然忧心如焚。

这一次,颜纯鈎忍无可忍,正告那些助纣为虐的香港员警说:「将来或有一日,百万香港市民的和平示威会被中共暴力镇压下去,中共全面接手香港管制,一国两制破灭,你们和你们的孩子,都将生活在一个邪气横行的社会,你们不可能幸免於难,因为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到那时,你们回头看,会不会为今日的盲从而顿足捶胸?」

颜纯鈎更以自己不堪回首的文革经验告诫对中共之暴政懵懂无知的香港员警说:「中共向来有一套洗脑的手法,他们一定早就对你们作出颠倒是非的灌输,先让你们失去自我,再让你们无条件听命,笔者亲历过文革,对此深有体会。我只想提醒你们,在接受官方「教育」的时候,千万守护自己的良知,千万保持起码的理性,千万不要冺灭父母教导的为人处世基本的信条,当你执行警务时,至少保持怜悯之心,保持理性和克制。」

颜纯鈎继续写道:「只要天良未泯,你把一个陌生人打得头破血流,夜半梦回,内心必有强烈的不安;你把一个弱质纤纤的女孩按倒在地,让她衣衫不整当众受辱,你也不可能有什麽享受,因为人在做天在看,你的良心会在你一生的每一刻,都跑出来惩罚你。」他仍然将香港员警当做「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同类,可以加以规劝,可以唤醒其良知。但是,某些香港员警已沦为中共的打手和工具,他们早已将抗议者看做可以随意射杀的「蟑螂」,他们开枪时不会有任何的犹豫或不安。

尽管如此,颜纯鈎仍然希望凶手们天良未泯,他警告说:「希望你们都冷静想想,不要再为一个独裁的政府卖命,因为再怎麽卖命,你都不可能成为独裁者的亲眷,你们最终都只是和我们一样,成为独裁者脚下的奴隶。」是的,数十年来,中共的拿手好戏就是「挑动群众斗群众」,比如毛泽东利用红卫兵斗倒党内反对派,立即又驱赶红卫兵「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红卫兵如同卫生纸一样,被用完就丢弃了。昨天的曾荫权是如此,今天的香港权贵和员警也是如此。如果中共有一天宣布军管香港,那些为中共卖命的香港员警也会转眼之间就被当着敌人清除掉——只要你是香港人,即便你缴纳了投名状,你依然是不可信任的异类。

颜纯鈎苦口婆心,感人至深,但对香港员警而言,恐怕是对牛弹琴罢了。在香港的反送中运动「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之际,香港员警兽性大发,宛如一支身处战区的杀戮部队。他们正杀得兴起,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走出黑暗、迎向光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在我看来,与其诉诸於那些杀红了眼的香港员警恢复基本的人性、激发其残存的「天良」,还不如紧急呼吁美国、欧盟、日本等西方民主国家通过《香港人权法》等法案,展开一系列具体而严厉的制裁。

目前最需要实现的是,促使西方各国将香港员警列为恐怖主义组织,禁止香港特区政府高官和香港员警入境,冻结他们在存在西方国家银行的资产和在西方国家购置的房产,取消他们的子女的留学生签证。尤其是後者,将令那些只爱自己的子女却将别人的子女视为草芥的香港特区政府的高官为之胆寒。跟中共的高官一样,香港特区政府和警界的高官大都是裸官,其家人和子女不仅可以逍遥自在地到西方国家留学,更是帮助父母到海外洗钱的得力干将。如果这些人的子女无法赴西方留学和洗钱,如果他们转移到海外的财产被查扣,他们将如同丧家之犬一样惶惶不可终日,他们也就不会死心塌地为中共效命了。这才是对凶手最有力的打击和制裁手段。

来源:上报

By editor

在 “余杰:如何制裁杀人的香港员警” 有 1 条评论
  1. ⋯⋯ 時代革命,在香港正在進行著,而且沒有停下來的跡象。這是一場流水式的革命water Revolution 引起國際社會高度關注,更把中國走向因流水革命置在一個十分不確定位置。
    在流水革命最前端的學生,最小的僅十三歲。他們用無比的勇氣跟政府抗爭;在街道、機場跟「黑警」博鬥。因著理念與智慧幾乎癱瘓政府,也令警察疲於奔命,大受錯折,而沒絲毫損害香港市民。他們的命運將會如?除了命運的安排,更取決中共如何作為⋯⋯ 學生們在沒「大台」而凭借網絡組織和策劃,那種抗爭表現出的理性,讓人蕭然起敬;也因為看著他們受警察武力鎮壓和傷害而心酸。
    作為香港人,這流水革命己經跟十四億中國人扛上了。他們無耻地向香港人咆哮:「香港,是十四億中國人的香港;香港人的命運由十四億中國人决定」他們不但動了口,而且從開始就一直動了手。今天,青年學生向世界上的民主國家求助而四出走訪。然而,我能做到是向上帝禱告:請保守他們,因爲他們奮不顧身地保護祢建造的城池!
    天佑香港。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