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他们的跑车跟他们国家的国旗一样红

Share on Google+

中国富二代们组成超跑车队大秀「炫富式爱国」。(撷取自推特)

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主战场当然在香港,但在世界各地也都次第展开。在台湾的中国留学生的数量有限,他们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去骚扰台湾的各种声援香港的集会,但在加拿大丶澳大利亚丶英国丶纽西兰等中国留学生云集的国家,中国留学生形成了自二○○八年「保卫奥运圣火」之後最大规模的集结——最有讽刺意义的是,在中国的任何地方,他们都不能举行这样的爱国集会。

加拿大温哥华丶多伦多等地的中国留学生,在中共使领馆的统一安排部署下,举行「反反送中」的爱国游行,清一色的百万跑车开出来兜风,有多辆是醒目的红色法拉利,他们似乎要刻意嘲讽反对者的穷酸,亦尽展官二代在国内的爹妈的贪腐成果。

十年前,英国有一家报纸头版刊登了一篇关於薄熙来的儿子薄瓜瓜留学生涯的报导,主标题颇有文学色彩:《他开的跑车如他的国家的国旗颜色一样红》,副题则是:《他的国家的国旗说是革命者的献血染的》。如今,中国留学生的盛举,可以写成另一篇报导,只需要将「他」改成「他们」就恰如其分了。

开跑车的人未必就是「上流人」,反之,开跑车的人往往是「下流人」。澳大利亚南澳大学的香港学生发起支持香港示威者行动,期间有身穿潮牌服装的中国留学生闯入示威者人群,用流氓语言集体辱骂港生。在社交网路广泛传播的一个视频是:一位香港女孩高喊:「Hong Kong stay strong(香港保持强大) ! 」一群中国留学生以流氓腔集体谩骂:「操你妈╳!」声音响彻云霄。这四个字是纯正的北京话,我在北京生活了二十年也没有学会。

西方有足球流氓,中国则有爱国流氓和留学流氓。这些中国留学生跟元朗的白衣人一样,只要爱国,一俊遮百丑。他们爱国是有原因的,与其说他们爱国,不如说他们爱像鲜血一样红的法拉利跑车。当年,纪晓岚骂和珅说:「你口口声声说爱大清,爱大清,居然贪了这麽多银子?」和珅心平气和地反驳说:「能让我贪这麽多银子的大清,叫我如何不爱她?」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微博上转发了这段骂女生的母亲的生殖器的视频,然後在旁边故作立地评论说:「据说是在澳大利亚南澳大学。港独在喊:HK stay strong。内地留学生对喊:CNMB。老胡无语。」老胡是羡慕这些在有言论自由的西方可以随意骂人的後生吗?而在他自己党报工作,只能温良恭俭让?

在微博上开放的评论中,很多人赞美这些「爱国者」。比如肖晓少帅说:「最好听的和声!最好听的粗话!」四夕杏雨说:「从来没看到的抱团爱国,特别是九○後○○後,真的是一次爱国主义教育的典型示范。」他们宛如义和团转世。这些卑微的网民,也就只有这麽一点言论自由了。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所谓的「低端人口」,却习惯用「高端人口」的身分思想和言说。他们命若韭菜,心若镰刀。然而,正如有人讽刺的那样:「粉蛆和韭菜的结合,不能变成冬虫夏草。」主子的红色跑车,不会让他们坐一次,甚至不允许他们摸一下。

来源:自由时报

阅读次数:1,27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