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随天去:“臭名昭著”的金斯伯格大法官为何不退?

Share on Google+

近日,美国最高法院宣布,现年86岁的大法官金斯伯格完成了为期三周的胰腺癌立体定向消融治疗。近20年来,被川普称为“最高法院的耻辱”的“臭名昭著”的金斯伯格大法官分别接受了四次癌症治疗。

金斯伯格大法官的病情,使得关心“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 1973)”等一系列案件走向的美国人心眼提到了嗓子口。“罗伊诉韦德案”是为美国女性的堕胎权奠基的判例。如果金斯伯格大法官退休或去世,川普总统再任命一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该案的判决可能会被推翻,美国女性会失去堕胎权。

来自维基百科

金斯伯格大法官今年已经86岁,在奥巴马总统当政时期,就有自由派的评论员呼吁其退休,为奥巴马总统留下任命大法官的机会。她当时的回答是频频接受采访,表明其体力与精神皆可胜任在最高法院的工作。

为何金斯伯格大法官会如此固执?在已过古稀之年的状态中,面对自己的意图无法在判决中得以体现的情况下,她依然还要“霸占”最高法院宝贵的席位?

答案可能要回到她出生的那个时代去寻找,那是一个女性在高等学府是珍惜动物且被视为抢夺男性资源的时代,女性会因为怀孕而被解雇的时代,女性会被号称自由派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拒绝担当其文职秘书的时代。

金斯伯格大法官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与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异议者形象不同,少年时代的金斯伯格大法官被母亲当作淑女在培养,母亲教给她,淑女内心切勿充满愤怒。母亲严格而温暖的培养,在童年时代的金斯伯格大法官内心种下自尊的种子。当多年以后,哈佛大学想要补发金斯伯格大法官从哈佛转学去哥伦比亚而未能获得的学位时,金斯伯格大法官的丈夫代其礼貌的回绝了。

Ruth Ginsburg与丈夫Martin Ginsburg(www.hercampus.com)

当时金斯伯格成绩优异,得到教授的推荐,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法兰克福却直接回绝推荐,他不接受女性实习。最高法院自由的化身布伦南同样回绝金斯伯格的申请。其后,金斯伯格进入哥伦比亚大学研究外国司法系统程序。

1970年秋天,金斯伯格了解到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正在负责“里德诉里德案(Reed v. Reed)”,是1961年以来第一个打到最高法院的基于宪法的性别歧视案子。

里德夫妇离婚时,莎丽失去了儿子的抚养权,孩子自杀后,基于当时的法律,丈夫独自拥有了儿子的遗产。《宪法第十四修正案》规定了平等保护,但当时该修正案主要审查是否有种族歧视。

种族歧视的惨烈后果,在《宪法第十四修正案》投下浓重的阴影,该修正案对事关种族歧视的法律适用严格审查。而涉及男性与女性的的法律只适用于最低标准的审查。对于有关男女平权法律的审查,甚至在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内部,依然遭遇到联盟内部男性的漠视,联盟内部的“女性”经过“叛变”,终究获得支持。

金斯伯格联合法律姐妹,写出了包含与种族歧视类比的里德诉里德案的诉状,金斯伯格希望通过这个诉状,达到《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对于男女歧视案件的适用。

这无疑将是金斯伯格追求男女平权历程当中一小步,同时也是飞跃,堪比阿姆斯特朗在月球迈出的那一小步。

但刚刚经历过民权运动且通过《公民权利法案》的美国,法官会不会担心社会秩序被进一步冲击,以至于无序。保守派对于社会既有秩序的捍卫,虽然在进步人士看来过于顽固,但如果社会规则朝令夕改,无疑对社会稳定会造成冲击。

1971年11月,金斯伯格得到了判决的结果,当时的最高法院大法官认为偏向男性或女性的法律,必须能给出“合理且实质”的解释来证明区分的合法性,偏向男性继承权的法律被推翻。

莎丽·里德的墓碑 (来自维基百科)

面对最高法院的审判结果,反对男女平权的人士,以担心妇女失去法律的保护来为区别对待男女辩护。他们担心,如果没有法律的保护,女性不得不忍受工厂繁重的劳动,参军且要和男性共用厕所,既往的法律保护女性,现在的法律,让女性暴露在寒风当中,失去保护。反对平权修正案的人士,以保护女性的名义,来束缚女性的权利,显得多么高尚啊。金斯伯格以笔为武器,为取得的成果辩护。

“里德诉里德案”是金斯伯格参与并且诉至最高法院的第一个案子,但金斯伯格没有出庭,金斯伯格出庭的第一个案子,是“弗朗蒂罗诉理查森案”。

引用一段金斯伯格在出庭时的发言,金斯伯格在从未出现过女性法官的男性全面主导的最高法院说道:

“当下的女性,正遭受来自于雇佣场所的歧视,相较于少数族群,女性所遭遇的歧视更普遍但却难以察觉。对性别的区别对待,暗含着不平等的评价体系。现今的性别观念,将女性在雇佣场所遭遇到的不公,美化为对女性的保护。这使得女性生来应当成为家庭主妇成为一种共识,这些对待造成了一些后果,让女性被束缚在低人一等的社会地位之中。”

当时九名大法官深深的被金斯伯格的陈述吸引,竟然没有打断金斯伯格的陈述。最终的宣判结果是,空军飞行员弗朗蒂罗拿到了她本应和男性一样得到的利益。

金斯伯格大法官的健康关系牵动人心,部分因为其关系到女性堕胎权的走向,而罗伊诉韦德案,虽然金斯伯格当年没有直接参与其中,从而避免在大法官提名过程中遭遇激烈反对,然而金斯伯格却与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金斯伯格大法官 从学生时代到现在

金斯伯格大法官认为基于隐私权认定的女性堕胎权,依然隐含着将妇女视为生育机器的预设,并不能贯彻男女被平等对待的原则。同时,金斯伯格大法官认为,最高法院在妇女堕胎权方面越俎代庖,替各州做了决定,最高法院应该驳回该法违宪的主张,将其留给各州来努力。代理罗伊诉韦德案的韦丁顿律师,其后在为金斯伯格争取晋升成为联邦法官的过程当中,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1993年,在投入法律事业30年后,基于金斯伯格在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所推动的运动,以及其带来的社会变化,由此而来的卓越声誉,金斯伯格被推荐给克林顿总统来代替辞职的怀特大法官。

金斯伯格在提名听证会上陈述到:“男女平等的本质在于,女性要成为自己人生的决策者,这对于女性的生活和尊严至关重要,当政府控制着它对堕胎的决定权时,她就没有被当作一位有能力为人生完全负起责任的成年人来对待。”

掷地有声的陈述自己的观点,直白无疑的表述自己的观点,并没有让其提名遭遇到更多的阻拦,当时共和党参议员哈奇说:“我们有一个持这种想法(指对于堕胎的想法)的总统,而他选择一个与他意见相同的人,他有这样做的权利,而这才是重点。”

1993年克林顿总统任命金斯伯格出任大法官

1993年,金斯伯格大法官履新时,当时里根总统任命的奥康纳大法官和其并肩作战,共同捍卫妇女权益,扩展了对于女性被性骚扰的保护。2005年,奥康纳大法官去职,金斯伯格大法官越来越孤单,但孤独并没有击垮金斯伯格大法官为女性权益而奋斗的意志。当莱德贝特诉固特异轮胎公司案判决时,金斯伯格大法官指名道姓的驳斥阿利托法官的意见,为女性权益表达出自己的愤怒。

她的愤怒同样针对她认为不能捍卫正确的事时,当呼吁其退休的声音越来越强烈时,她接受采访,回应到:“(奥巴马总统)无法任命一个我认同的人。”作为一个异议者,她需要留在最高法院,作为奥巴马总统的异议者而存在。在法学院接受教育时,当时的导师交给她畅想美好的未来的理论能力,她是一个理论家,她需要寻求一个和她志同道合的接班人。

早年金斯伯格大法官接受的母亲的教育,在金斯伯格大法官内心种下自尊与步步为营争取的种子,更教给金斯伯格大法官为其目标而坚持,当金斯伯格大法官认为自己的目标无法实现,甚至没有希望时,金斯伯格大法官并不会屈服于现实。

金斯伯格大法官以坚强的意志,推动着自己的议程前行,同时,坚强的意志支撑着金斯伯格大法官的身体,即使其经历四次癌症,其中两次还是死亡率极高的胰腺癌。

金斯伯格大法官的人生传奇,期待她还能继续延续下去。

来源: 陌上美国

阅读次数:1,08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