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荆陵:强迫失踪经过回顾

Share on Google+

2019年8月29日,我乘G1038次火车从荆州(8:10出发)去往广州,下午15:10到达广州南站,我一出门,就发现数名广州国保警察(我以前见过其中几人)、铁路警察以及辅警围在门口,拦住了我。随后,他们带我去到南站警察的一个驻地。在南站铁路警察驻地期间,国保警察表明其来意,是要阻止我正常出国旅行。我在近期获得一个访问学者的邀请,这是一些朋友多方努力争取的结果,对我来说,是个十分宝贵的机会,一方面我可以在五年的牢狱之后正式的学习进修一下,有望在专业知识上略有进益,开阔视野,更重要的是,在这期间还可以与我避难美国的太太团聚,但是,从我被在车门口拦下来一刻起,我觉得这些起码的人之需求也将暂时不能实现了。

在南站铁路公安的驻地停留了数小时后,广州国保警察在广州市内定了住处,由两名警察(保持两人,班次轮换)几乎24小时“陪同”之下,我就开始了又一段以前也多次经历过的强制失踪“旅程”。中间三天住到广州的郊区增城,9月6日又返回广州市内。

在火车上临近下车时,我姐姐还与我打通电话,她正在我广州的住处帮着收拾久未整理的房屋,等我回去收拾行李,却突然如同遭遇人间蒸发的恐怖场景,近八十的老父独自在荆州老家,更会方寸大乱,我太太远在海外,团圆的盼望变成了新的牢狱分隔的阴影。这都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最终,我作出了一些妥协,不再坚持要求国保警察出具法律文书才可暂扣我的护照和港澳通行证。9月8日,国保警察用我的身份证购买了下午15:01发车的G1146火车,送我上车返回荆州,因我本人在无法正常与太太团聚的情况下,仍然需要回老家荆州考试驾照,当局也没有委派警察随车“押送”。

9月8日,我在荆州火车站出站口会到来接我的姐姐,一路顺利回到荆州老家。我出来后,才知道广州家中不知何故停电多时,我们的电力是银行卡自动扣款,且银行余额目前完全足够电费扣款,不知是否有人采取了流氓手段来阻止我回家居住?我这次本来就是十分匆忙的回家和团圆之旅竟如此曲折,甚至连自己在广州的家门都还没有看到,这应成为给世人的见证,让我们知道生活在一个何等样的地方。

在我被强制失踪期间,很多朋友和机构积极予以关注,并鼓舞我的家人,在此,一并表示诚挚的感谢!

来源:作者面书

阅读次数:1,73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