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中共从未“去苏俄化” 有资格要求香港“去英国殖民化”?

Share on Google+

香港行政特首林郑月娥(左)丶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左)。 图:翻摄自香港特区政府官网丶达志影像/美联社

北京的小不点的芝麻官们,在皇城根下弯腰驼背丶谨言慎行,一谈到香港议题,立刻变成颐指气使丶八面威风的钦差大臣,仿佛七百万香港市民都得仰其鼻息,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中联办驻港主任张晓明公然破坏基本法在前,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陈佐洱亦严厉批评香港未有「依法实施『去殖民化』」,又指「去中国化」的殖民地主义者「死灰复燃丶气焰嚣张」。

中共教训香港「去殖民化」,也就是「去英国化」,但中共自己却没有完成「去苏俄化」,苏联覆亡二十多年了,中共政治体制仍是史达林主义模式。

俄国历史学家潘佐夫利用苏联解密档案写成《毛泽东:真实的故事》一书,书中揭露毛泽东得天下,有赖莫斯科出钱丶出力丶提供武器,国共战争就是苏联赤化全世界的外交政策的延伸。作者指出:把中国共产党改造成俄国式丶以领袖为中心的党(史达林化),才能确保未来与国民党的内战获得胜利。中国共产党的史达林化,需要强化其领导人的个人崇拜,以及完全压制党内反对派。

在这些方面,史达林经验丰富,帮了毛泽东大忙。毛泽东的领袖地位,不是毛打拼出来的,而是史达林帮助其树立起来的。在延安整风之前,史达林可随时下令让毛下台,甚至将其召到莫斯科囚禁和杀害。史达林没有这样做,因为毛的存在和掌权符合苏联的国家利益。

毛在中国是独一无二的「红太阳」,但当毛遇到史达林,则甘当「拎包小弟」。史达林生前,毛泽东对其毕恭毕敬丶不敢有一点异议。俄罗斯解密的档案文件显示,一九四九年十二月,毛泽东受邀到莫斯科参加史达林的庆生宴,紧张到出发前必须服镇静剂。有一次,在史达林的别墅中,两人谈话後,毛泽东魂飞魄散到必须躺下的地步,史达林亲自拿枕头给他休息。

毛在对外关系上对苏联一边倒,而史达林从未放弃「社会主义接管全球」的念头,鼓动北韩独裁者金日成发动侵略南韩的战争,毛听其号令,摆平党内反对意见,出兵「抗美援朝」,三年内死伤九十多万兵力,甚至毛的长子岸英也在前线阵亡。在史大林死後,毛在大跃进时实施城乡隔离的户口制丶大三线军工建设丶一波波党内高层清洗等,全都是学习史达林的做法。史达林死後,中国与苏联翻脸,但中共的权力模式,从政治局丶书记处丶中央委员会的设置到各级党委的结构,全都从苏联复制而来,至今不变。

在毛时代长大的习近平,对俄国新沙皇普亭佩服得五体投地,当面卑躬屈膝地表示,「我跟您很相似」,又重演毛泽东在史达林面前如同小学生见老师的情形。近代以来,苏俄侵占中国上百万平方公里土地,屠戮数十万中国人民,毛泽东和习近平却甘当苏俄的儿皇帝,那麽,中共这个儿子党有什麽资格教育香港人去殖民化呢?

来源:新头壳

阅读次数:1,12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