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力哈木获三大奖提名 女儿:中国将他判刑是个错误

Share on Google+

新疆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法新社)

欧洲议会下属的欧洲复兴组织星期四提名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为欧洲最重要的人权奖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的候选人。在此之前,伊力哈木还被提名角逐欧洲另一个人权奖哈维尔奖以及诺贝尔和平奖。伊力哈木2014年被新疆法院以“分裂国家”罪名判处无期徒刑。他被提名这些重要的奖项对他的家人和维吾尔民族意味着什么呢?本台记者陈爱珍请到现在旅居美国的伊力哈木的女儿菊尔来谈谈她的感受。

记者:您的父亲再次获得代表欧洲最高人权奖的欧洲议会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的提名,做为伊力哈木教授在海外的唯一直系家属,您对本次提名有什么感想?

菊儿:这是第二次提名了,我并不惊讶,但是还是十分开心、十分激动的,并且对这次的结果抱有更大的期望。我认为,这个奖项不一定会对我父亲的被释放能做出多么大的改变,但是它可以帮助我父亲,可以让他更安全。我不知道现在能够做什么去让中国政府能释放我父亲,但是我知道,持续让外界关注我父亲的案件能增加我父亲安全的可能性。

这个提名我觉得也代表欧盟对维吾尔事件的关注,对这一点我是非常欣慰的。我认为过去这两年维吾尔人所遭受到的这一切还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我希望不论是欧盟也好美国也好,能有更多的国家采取行动,不论是为我父亲或是为维吾尔人现在的困境,能做出更多的贡献和帮助。

新疆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女儿菊尔·伊力哈木7月16日在第二届促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上讲话(视频截图/美国国务院)

记者:在今年年初,美国国会议员就提名伊力哈木教授为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接着又获得了欧洲的哈维尔奖和这一次的萨哈罗夫奖的提名。这三项大奖的提名有它特殊的意义。在您看来,它们的国际影响会是什么?

菊儿:诺贝尔奖的提名其实是第二次了,但这一次影响力比较大、更为广为人知的原因是,这一次是通过十几位(美国国会)议员以及政府代表人所做出来的提名,所以有更广泛的影响力。对于这一点,我深感欣慰,我认为有更多的人值得获得这个奖项,我父亲也非常非常值得获得这个奖项,因为我觉得他本身就是和平的象征。我父亲过去这么多年以来为了维汉之间的理解,或是说我们经常讲的创造一座桥梁、一个纽带(而努力),以及致力于各民族之间彼此尊重等。我认为,这个奖项可以帮助中国政府更好地了解到他们把我父亲送到监狱是个非常大的错误,也希望这能影响到他们的决定、让他们重新考虑他们对我父亲的这个判决以及现在对维吾尔人的压迫,若能有一定的改变那就最好的了。

记者:您刚才讲到您父亲一直在为汉人和维吾尔人之间的和平而不断地努力。

菊儿:对。

记者:那么伊力哈木教授创办网络媒体“维吾尔在线”,报道新疆的真实情况,来自中国政府的压力和打压行动一致持续不断。是什么精神或者说是某种信念支持着伊力哈木教授坚持走下去呢?

菊儿:我父亲是个特别特别勇敢的人。在我爸爸受到中国政府压迫的时候,我才刚上高中。因为我父亲怕我受到太多影响,所以我被送到了寄宿学校,但我每星期还是会回一次。即使一星期的一次,我还是能看到我父亲的压力。很多时候我能感觉到他很想跟我聊天,但一个是我年纪太小、怕影响我的生活,并且那个时候我处于青春期,我并不懂很多事情。

我当时并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感觉很孤单、感觉无处发泄的样子,毕竟我还很小。我还会抱怨为什么父亲没有多多地关注家庭,而是经常敲键盘、经常去见记者等,我也会抱怨,但我现在想一想,我现在在做的事情,我能理解当初我父亲的感受,我也能感受到他的那种孤独、那种孤军奋战的感觉,当然我可能更幸运一些,我现在不算是完全的孤军奋战,我在这儿起码能保证我的安全。

但是我父亲当时是完全没有保障,他知道他自己随时随地会被抓走、被判刑,但是他还是非常乐观。他在其中一个采访中说过,我知道我会被抓走,但应该不会被判太久吧,应该十来年、二十年就会被放出来的,中国政府没有那么差的。对这句话我印象非常深刻。很遗憾,无期(徒刑)!我也没有想过会这么严重,我父亲可能也没有想过。

但是,我非常确信的是,哪怕是我父亲提前知道他会被判无期,他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因为他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诚实、非常非常勇敢、而且真的是很大胸襟、很大胸怀的一个人。

记者:陈爱珍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来源:RFA

阅读次数:1,41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