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抗议者要学会收获民主抗争的阶段性成果

Share on Google+

2019-10-18

由香港特区政府提出修改移送逃犯条例(被示威者简称为“送中条例”)而引发的大规模香港市民抗议活动已经持续了4个多月,这场群众性的街头抗议活动的本质是香港市民反对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试图在香港逐步移植大陆的那一套违反人性法律和政治制度,他们不信任一党专政的大陆政府,希望香港的政治自由和法律制度能够受到一国两制原则的保护,能够免于大陆极权政府的干扰。在香港人看来,这种自由和法治是香港社会过去和未来的繁荣和发展不可或缺的的基础,他们不希望看到这个制度遭到共产党极权制度的强暴。

由于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的专横态度,这场抗议运动演变得日趋激烈。最开始两次百万人以上的街头示威抗议充分体现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精神,但是没有得到政府的正面回应。政府一方面漠视抗议者的政治诉求,另一方面纵容警察过度使用武力来进行镇压,同时还通过黑社会似的社会集团公开恐吓和殴打示威者和完全无关的市民。政府和警察滥用权力的做法、尤其是警方对黑社会暴行的庇护和容忍激起了民愤,抗议示威活动中的一些年轻人终于开始采用暴力手段“以牙还牙”。

从此,香港的街头和平不再,即使在特区政府最终不得不做出让步、满足市民们最初提出的撤回“送中条例”的要求之后,被激怒的年轻抗议者已经难以恢复平静,民主派提出了包括撤回“送中条例”在内的五项诉求,不愿意再作任何让步。由于各种复杂的因素,这些年轻人先是冲击象征权力的政府机构,继而转向在他们看来与黑社会勾结对市民进行殴打迫害的警察署,随后则进一步转向那些支持政府的商业机构。而香港警察则在中共极权政府的鼓励下,将镇压的暴力进一步升级,昔日宁静的香港街头似乎已经变成了血染的战场。

目前香港的局势是对香港法治传统的一个严峻考验。中国共产党从来不讲原则,他们要的只是权力和权力集团的经济利益。为了权力,他们绝对不惜摧毁香港的经济和政治制度,目前他们受到制约的主要有三条:一条是当前的中国经济无法再继续承受国际制裁,而他们对香港的镇压则可能导致这种制裁;二是他们还需要香港作为融资和商品进出口通道,否则中国的经济增速下滑一定会进一步加速,从而引发大陆的社会和政治危机;三是,习近平担心香港问题引发内部政治权斗的多米诺效应。

对于香港的市民而言、对于香港的民主派而言,香港则是他们生存的空间,是他们的父母之邦,因此他们应该十分谨慎地避免香港的毁灭。他们应该认识到,与极权制度的斗争是一个长期的使命,而大陆政府则是人类历史上用最先进的技术和武器武装起来的邪恶政府,香港不能期待与这个强大的政府的斗争能够毕其功于一役。因此要学会掌握斗争的节奏,巩固已有的斗争成果,尤其是要用选票将这种街头抗争的成果政治化,争取使其在今后一个较长的时间里发挥作用。

在我看来,香港市民前一段的英勇抗议已经取得了不俗的成绩:首先他们逼迫政府不得不做出撤回恶法的决定,这在与共产党的较量中是了不起的成就;二是他们利用自己的不屈向全世界证明了自由民主的力量,而且再一次将全世界的眼光吸引到了香港,让他们认识到一个极权制度是如何出尔反尔,不断侵蚀公民的合法权利,他们的斗争已经赢得了世界范围的尊重和支持;三是他们的斗争已经为自己赢得了民心,不仅赢得了香港和世界民主阵营的人心,也为大中华地区的民主自由力量保留了反抗极权制度的火种。

我希望香港的年轻人爱惜自己的生命,爱惜自己在中华民主、自由的复兴过程中不可替代的作用。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千万不要受到政府邪恶激进派的干扰,要关注于大多数市民的感受的微妙变化,著眼于自由法治在香港的长远利益,冷静下来,认真思考斗争的策略。他们应该将在抗争中赢得的民意转变成即将到来的区议会和香港立法会的选票,把那些臭名昭著的支持极权制度的建制派核心人物赶下台,争取更大的合法斗争的舞台。我相信这对于民主事业的长远发展,对于避免香港毁于中共激进派之手有著重要的意义。

RFA

阅读次数:95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