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路:正义公道是斗争得来的——西方法治漫谈之十三

Share on Google+

正义公道是斗争得来的

人们一贯认为“乱世重典”。意思是说在一个混乱的社会,必须实行严厉的法律及强硬的手段,以保障一定的社会秩序。然而,美国却是个“盛世重典”的国家,即在国家平和的时候,仍然严格执行法律。

美国的“盛世重典”政策有它积极的一面,它维持了社会安定,让法制观念普及人心、家喻户晓。美国大多数州的法律规定,超过一定规模的示威游行,必须提前申请,而且要缴纳一笔数目不小的保证金。在游行过程中,如果出现财物损坏或人身事故,组织者要负法律责任。所以,美国最常见的罢工示威一般只有几十个人的规模,用绳子在公司企业门前围了一个几十米见方的小圈,示威者就在里面转圈喊口号。

(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一条言论自由的保护范围比较宽松,除了公开讲演,还包括媒体报道、写作出版、示威游行、散布传单标语和一定形式的象征性表达,比如在学校里佩戴象征和平的袖章或黑纱,表示反对战争。但是根据联邦最高法院的原则,美国地方政府可以制定一些规定,对言论自由表达的时间、地点和方式进行必要的限制:一是必须合理,比如游行示威不能妨碍交通;二是“内容中立”,即不能限制言论表达的内容,只能限制表达的外在方式。比如,只能规定不能在电线杆上贴标语,而不能限定标语的内容是什么。)

在美国贿赂罪是很重的罪。美国社会上很少发生行贿的现象,这也得益于美国的“盛世重典”政策使法制观念深入人心。因为,公职人员受贿一旦败露,马上会失去公职,还会面临刑罚,行贿者也要被追究法办。

美国的法律不仅对个人,对公司企业也非常严格。如果说个人要受到社会大众、左邻右舍监视监督的话,一家上市公司就更可能受到社会各个环节的监督了。人们把这种对上市公司监督的行为称为信息披露监管系统。一家上市公司被监管的层次有公司内部的董事会,公司外部的金融分析师、新闻媒体、证监会、司法机关。当一个企业正常运作时,这种层层监管就从董事会至司法机关自下而上地进行;如果企业有问题时,这种监管系统就自上而下开始运作。美国这套监管系统一层叠一层,互相制约,在维持社会秧序上起了很大的作用。

在法律诉讼方面,犯罪嫌疑人在美国能享有接受公平审判的权利。当一个人被带到美国的法庭时,在证明有罪之前,会先假设他是无罪的。相反,在许多东方法律体系中,在证明被起诉者无罪之前,都视他为有罪一一你无罪怎么会被抓起来呢?这往往会导致官府用严刑拷打的方式来寻求犯罪事实。

美国的法律诉讼也有非常个性的一面。2006年,一件奇特的官司引起媒体的关注:在佛罗里达州,一名律师代表几个民间组织起诉上帝,要求“他”为2005年佛罗里达州遭受的热带风暴灾害负责,并赔偿损失。

2005年8月25日,热带风暴“卡特里娜”飓风横扫美国佛罗里达州及墨西哥湾沿海地区。狂风暴雨所经之处,电力中断、道路淹没,并使新奥尔良市防洪堤决口,市内80%的地区成为一片汪洋,造成一千多人死亡。这场大灾难最终造成经济损失340多亿美元,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飓风灾害。

灾难发生后,佛罗里达州几家民间和官方组织的发言人认为,这场灾难属于天灾。既然天主教认为上帝是全能的,那么那个被称为上帝的神就应该为这次的飓风灾害负责。所以,人们自然就可以起诉上帝,甚至向上帝索赔损失。

一开始,没有哪个律师敢接这个案子。起诉上帝,谁有这么天大的本事?大多数人认为要么根本赢不了这个案子,要么会受到嘲笑或宗教界的指责,甚至会招致杀身之祸。在遭到73名律师拒绝后,终于有一个勇敢者站了出来。这位名叫布什文的律师说:“我喜欢挑战,而有什么能比得上向上帝挑战更刺激的呢?如果我输了,那就能证明上帝是不可战胜的;而如果我赢了,那将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啊!”

据称,这场奇特的官司将在梵蒂冈进行,因为根据基督教的观点,教皇是上帝在尘世的代表,那么他也应该是上帝在尘世的法定代理人。布什文律师声称,起诉书中要求上帝向佛罗里达州赔偿损失,同时还要上帝保证在今后十年里让佛罗里达州免受热带风暴的袭击。

(这个奇葩案子结局如何不得而知,因为原文发表时此案尚未结束,但从法理上说,它显示出一种“公平的”责任分担理念。

大家知道,法律中有“民事侵权赔偿责任”之说,其中最重要的条件是受害人的损失与侵权人的行为有“直接关系”。这就是确实是侵权人的行为给别人造成了损失。如果经过查证,未能发现实际损失与侵权行为有直接因果关系,那就难以确定赔偿损失之责任。

可是,有时照此办案,一些受害人可就太冤枉了。比如,一行人在大楼下行走,被从大楼里扔出来的东西砸伤了。肇事者难以确定是谁。怎么办?无人承担责任,找谁索赔呢?面对不幸的受害人,难道法律的公正就无能为力吗?有办法。我已从媒体上看到这样的报道:受害人将大楼涉嫌单元二楼以上住户悉数告到法院,要求赔偿并胜诉。法院判决的理由是,虽然受害者说不出具体过错方是谁,但这些“涉嫌”方也无法证明不是自己干的“缺德事”。所以,为了公正合理,只能由这些住户共同担负赔偿责任。这样,民事赔偿责任法的一个新起点出现了:民事赔偿责任不一定要以侵权行为和受害损失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为条件,因为,法律必须最大化地显示出“公平”。这样,一些过去棘手的问题就好办了。比如朋友们一起喝酒,有人酒喝多了死了,大家就得共同承担赔偿责任。

美国人把上帝告上法庭,我以为倒不是真的要从上帝那里得到一些实在的赔偿,而是要从道义上寻求一种公道的说法:既然是全能的上帝创造了万物,那么这飓风灾害你老人家就得承担责任。这种看似荒诞的举动其实显示出美国人为了追求正义与公道,把任何强强权威势都不放在眼里,那怕它是上帝。)

美国的法律虽然繁多但很健全,而有些法律的公正还得靠民众的斗争才能取得。

1974年10月26日晚,在马萨诸塞州劳伦斯城一个加油站里,17岁的乔伊·费尔尼独自一人上班。突然,一辆汽车开来停下,跳下了三个人,一人把守大门,两人闯进加油站,挥舞刀子要钱。乔伊给了他们276.35美元,央求他们饶命。

时隔不久,乔伊的朋友迈克尔顺路经过加油站,进去一看,满地鲜血,令人毛骨悚然。他发现乔伊的尸体被塞在垃圾桶里,全身是刀伤,惊慌的迈克尔马上报了警。

1987年4月3日晚7时,马里兰州奥克逊城28岁的克里福德·巴恩斯正在家里等待未婚妻安吉拉·米勒。突然有个人破门而入,用枪逼住了他。一连七个小时,凶手对他不停地施暴,捅了他22刀,直到他动弹不了才住手。

那天晚上安吉拉回来得很晚,她一进屋,凶手就扑过去把她捆绑起来。接下来的四个小时,凶手不断地殴打她,两次强奸了她。克里福德无法相救,痛苦万众,他竭尽全力爬到隔壁求助邻居。当凶手出去寻找克里福德时,安吉拉挣脱绳索,从窗户逃出。

凶手发现两个受害人都不见了,连忙偷了克里福德的汽车仓皇而逃。这时警察已赶到,开动警车全力追捕,凶手在同警察交火中受伤被捕。经调查,杀害乔伊、克里福德和安吉拉的凶手是同一个人,名叫威廉·霍顿。他曾因犯谋杀未遂罪被判三年徒刑。

劳伦斯市的《鹰座论坛》派年轻的女记者苏珊·福雷斯特采访霍顿杀人案。采访过程中,苏珊发现了一个令人费解的问题:当初凶手是怎样从监狱里出来的?霍顿在杀害乔伊后被捕,1975年5月被判定一级谋杀罪。在美国,有的州对这种罪行是会处以死刑的。可是在马萨诸塞州,州长迈克尔·杜卡基斯不久前否决了死刑,所以霍顿被判以无期徒刑。照理说,霍顿应被终身监禁,不得假释,但他为何仍逍遥法外,继续作恶?

《鹰座论坛》的总编辑丹。沃纳鼓励苏珊查明真相,揭开内幕。但是,马萨诸塞州劳教部门长官迈克尔。费尔拒绝接见苏珊。她又走访州长,也遭到拒绝。为此,苏珊在《鹰座论坛》上发表了一篇题为《采访碰壁记》。此文激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公众义愤填膺。

原来,马萨诸塞州有一条鲜为人知的法规,它规定一级谋杀犯在无期徒刑服刑十年后,每周享有48小时的周末假期。休假期间,犯人在狱外不受任何管束。但实行后便有杀人犯出狱休假后不再返回。霍顿就是1986年6月6日从劳教中心走出而一去不复返的。

1987年5月,马萨诸塞州曾两次举行关于禁止一级谋杀犯休假法案的意见听证会。会上,受害者的亲人们痛斥罪犯休假制度。

乔治·卡费说,1970年他的母亲被强奸,罪犯约翰。库科斯基服刑中享有休假权,假释后不久又殴打强奸妇女·卡费问道:“一个罪犯究竟应该强奸谋杀多少妇女,才会被终身监禁呢?”

维维安娜·鲁吉罗说,她27岁的丈夫被丹尼尔。费雷拉开枪杀害,罪犯被判无期徒刑,不予假释,但却享有休假权,在33次休假中还有一次结了婚。

大难不死的克里福德和安吉拉说:“我们听腻了关于囚犯权利这一套。他们在肆无忌惮地夺去他人的生命。”

乔伊·费尼尔的姐姐和父亲请求立法机关废除罪犯休假,以维护社会治安,保障人身安全。

劳教部门副长官丹尼尔。汉弗莱说:“无期徒刑,不予假释并无实际意义,因为事实上像霍顿这样的一级谋杀犯,最终都会减刑。”

面对公众日益增长的不满和反对,马萨诸塞州政府被迫对罪犯休假制略作修改,把服刑十年可享受休假改为12年半。但是,州政府官员仍然为罪犯休假制度辩护。在一次大型记者招待会上,有关官员强调休假逃跑的杀人犯的比例很低。州政府人权秘书菲利普。约翰斯说:“(大家)记住,霍顿前九次休假都没有逃跑。”

其实,问题的根源在于州长杜卡基斯。1976年,他在否决禁止一级谋杀犯休假法案时就说:“此法案会使狱犯自暴自弃,不利于他们改过自新。”在马萨诸塞州,未获假释而减刑的无期徒刑犯的服刑期,按平均数计算为18年。截至1987年3月,杜卡基斯已将28名一级谋杀犯的无期徒刑改为有期。

杜卡基斯对罪犯休假视若至宝,对囚犯家属也很关心,经常走访探望,而对受害者家属则尽量避开。有一天,受害者家属莫琳·多诺万和玛丽·格雷维尔、乔安娜。派卡斯基找到杜卡基斯。格雷维尔问杜卡基斯:“我女儿被杀的问题至今未解决。凶手克雷尔即使被捕受控入狱,然而接着又会准予休假,后果将会怎样?”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然而不幸的是我决不打算改变主意。”杜卡基斯冷冷地说。接着,他居然诉起囚犯家属之苦来了。莫琳·多诺万愤然打断他的话,问道:“你能会见囚犯家属,却为何老是避着我们?”

杜卡基斯力图表白自己并没有刻意谋求罪犯休假权。他对这几位难属说:“如果你们不喜欢罪犯休假的话,你们是能改变的。”多诺万马上斩钉截铁地说:“那好,州长先生!我们非要做到这一点不可。

这次同杜卡基斯的谈话使这些妇女们认识到,她们的最佳选择就是在1988年11月就罪犯休假问题举行公民投票。为了争取胜利,她们仅仅用了几个星期,就成立了公民反对危害社会安全协会。

到1987年12月初,公民反对危害安全协会必须征集到50525张有效签名,这样,到1988年举行(全州)公民投票时才有个最低限额数。不久,莫琳、乔安娜、玛丽都当了广播电视节目的固定主持人。其他志愿者也奋起努力工作。

公民反对危害社会安全协会的许多会员都是被谋杀者的亲人。他们决心不让杀人罪犯逍遥法外并要改革法制之弊端。他们不辞辛苦,足迹遍及全州。波拉。丹弗斯是一位有八个月身孕的妇女,她在一天之内就帮助征集到上千人的签名。征集签名,变成了讨伐杀人犯的群众性的政治运动。

公民反对危害社会安全协会的全体会员就这样狂热地工作着,战斗着。他们征集签名,分送到全州各个市政厅。截至1987年12月1日,统计结果是得到了52407个有效签名,超过了要求的数量。会员们纵情笑着哭着,互相紧紧拥抱着。至此,他们胜利在望了。

但是,在1988年春,杜卡基斯州长却一反常态,自动终止罪犯休假。原来,杜卡基斯要问鼎白宫,竞选总统。因为美国妇女选民在全体选民中历来占多数,1988年比男选民要多一千万人。看来,只有取得妇女的支持才能当选总统。而遭受强奸之害的是妇女,遭到谋杀威胁的也多是妇女,所以杜卡基斯赶紧终止了罪犯休假。然而,公民反对危害社会安全协会清醒地认识到,在立法机关通过后,州长还可以行使否决权,为免除1976年的历史重演,非得要求他立下誓言不可。1988年3月22日,杜卡基斯在记者招待会上当众允诺不加否决。1988年4月28日,州议会两院以压倒多数票通过禁止罪犯休假法案后,他签了字。

1988年3月31日,《鹰座论坛》因此笔伐功高,荣获美国新闻最高荣誉奖一一普利策奖。唐娜·费尼尔在为她弟弟乔伊·费尼尔被害13周年的祭文中沉痛地写道:“正义和公道是通过斗争得来的。”

(一个社会的正义和公道当然不会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即使是民主自由的美国,公民权利也是历经一百多年,通过十多条宪法修正案而逐渐得以完善、得到保障的。这个过程充满了官和民之间的博弈。上述事例即是一个典型。按说杜卡基斯应该是一个有所作为、口碑较好的官员,否则他不会在马萨诸塞州至少三次当选州长,任期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至八十年代末,长达十几年。1988年他作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败给了共和党的老布什。可见他如果是个又贪又昏的货色,绝不会在美国政界纵橫多年并差点登上顶峰。

但在上述事件中,他做的事确实不得人心。虽然不能确定在大多数州民心中他在这件事上很丟分,但在这些受害者家属身上他肯定是非常不堪的。最终,小民斗赢了大官,杜州长认输了。

在这件事例上有两个问题值得大家注意:一是美国媒体言论自由得到充分保障,《鹰座论坛》功不可没。二是美国公民结社自由得到充分保障,“公民反对危害社会安全协会”作用巨大。要消除社会弊端,实现正义与公道,但如果公民根本没有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这些又从何谈起呢?没有这两件武器,有冤屈的小民除了做访民,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荀路2019.10.14

阅读次数:7,81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