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乙半:齐奥塞斯库为什么特别惧怕他的父母?

Share on Google+

怪镜 2019-11-16

齐奥塞斯库一直声称他是罗马尼亚人民的儿子。但是,他这个做儿子的却非常害怕他的父母——罗马尼亚人民。他每天都是戒备森严,防范重重。当然,不肖子孙面对自己的父母时一般都有点心虚。这也是人之常情。

其实,按照齐奥塞斯库老婆埃列娜的观点,罗马尼亚人民是不配接受齐奥塞斯库领导的。因为齐奥塞斯库科实在是太伟大了,简直是伟大得没有边际了。按照齐奥塞斯库老婆的想法,齐奥塞斯库应该去领导整个宇宙。当然,齐奥塞斯库的那条狗考布上校同样伟大。和医院的一只猫干一架就能干垮一家大型医院。能不伟大么?

这也是一种现象,但绝对不是一种巧合,几乎全世界的独裁者都非常自信,他们甚至自信到了自恋的程度。那个希特勒要独霸全球。而那个鑫家每出一个则都是为管理整个宇宙而专门配置的,是要为宇宙的发展指明方向的。当然,在机场被暗杀掉的那个不算。满瓶不动半瓶摇,他们连瓶底都没有铺满,于是上窜下跳满天飞也就在所难免了。但是,尽管他们如此自信,他们就是不敢面对自己的人民。齐奥塞斯库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例子。

齐奥塞斯库吃饭时,从原料的采购,清洗,下锅,烹制,出锅,装盘。每个环节都有着严密的控制措施和监视手段。无数双大大小小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那帮可怜的厨师们。饭菜做好后,专门为他配置的试吃员们先试吃。他们吃了不死,齐奥塞斯库再去吃。活得真累哦。

他穿的衣服也有着严密的控制程序。进入八十年代末期,他的所有衣服,无论是国内专门为他缝制的,还是从国外采购的。他只穿一次。然后直接扔掉。当然,他喜欢的款式有时一下子会缝制或订购好几套。他每天都担心有人在他的衣服上下毒。他甚至专门建了一座仓库,专门存放自己的衣服。这座恒温、恒湿的仓库戒备森严得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活得真苦哦。

他在全国每个县都至少有一个别墅、招待所或狩猎木屋。齐奥塞斯库一生酷爱狩猎。狩猎的水平极高。当然,他打猎的对象经常被注射了麻药,比如熊。因此伟大的齐奥塞斯库每次都能在别人的帮助下勇敢地将昏昏欲睡的熊打死。然后登上罗马尼亚所有报纸的头条。

他那么多行宫,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今天会住在哪个行宫。他一旦入住某个行宫。该行宫会立即被安保人员围得水泄不通。除了考布们可以自由进出。其他的只能远远地眺望。活得真紧张哦。

他在国内出行时,那可是不得了的大事。交道管制。街道戒严。机场戒严。商场戒严。窗户戒严。楼顶戒严。领空戒严。别说飞机,几乎连苍蝇们都要禁飞了。他每次出行,除了密密麻麻保护他的人,除了畏畏缩缩为他提供服务的人,除了“高高兴兴”被安排“自愿”去欢迎他的人,其他人都在家猫着吧。不得不出门的,必须经过申请,层层审批,级级同意。出门后要不等着,要不挤着,要不堵着。

那些被安排去欢迎他的人,也是要经过严格政审的。上要查祖宗三代,下要挖地基三尺的。一般老百姓连去鼓掌欢呼的机会都是没有的。活得真委屈哦。我说的是老百姓。

他在国外出行时也是防范严密。疑心那个重重的,警卫那个森严的。几乎前无古人。他和英国女王握手后,立即当众用消毒水来洗手。防止有人借用英国女王那双高贵的手来谋害他。把英国人气的。差点弄出个外交风波来。好在好女不跟男斗。那个英国女王还是很有风度的。这事就那么过去了。从这个角度我们也能看出伟大的齐奥塞斯库内心恐惧到什么程度。

唉!你说你口口声声说你是罗马尼亚人民的儿子。你还天天装出一副很孝敬父母的样子。你每天都有激动人心的口号和承诺。你怎么会这样怕你的父母–罗马尼亚人民的?按道理说罗马尼亚人民的眼睛也一定是雪亮的。他们的心中一定也有一杆秤。你真把罗马尼亚老百姓当亲生父母了,罗马尼亚老百姓一定会把你当亲生儿子。过年过节还会给你发个红包点个赞之类的。

但是,你究竟对你的父母–罗马尼亚人民做了什么样缺德的事要心虚到这个程度?要恐惧成这个熊样?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你是不是天天都在做什么亏心的事?你是不是天天都在说什么违心的话?

当然,这么防,那么防,伟大得没有边际的齐奥塞斯库还是在一座兵营的厕所前被冲锋枪打成了筛子。罗马尼亚人民不配接受他的领导,但罗马尼亚的子弹还是配得上他的。于是,他END了。这应该是全世界所有独裁者的最后归宿吧?希望他下次投胎时一定要牢牢记住:千万不要欺压和愚弄老百姓!(各位朋友,我是刘乙半(毕儒)。前面的号找不到了,请各位朋友关注我的新号。谢谢大家)

阅读次数:6,0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