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2日(三)

有一种蓝叫APEC蓝,这次APEC所造就的最热词,应该就是“APEC蓝”了,北京为了避免APEC期间出现雾霾,差不多是不惜一切代价了,堪称史上最拼的东道主:延迟供暖,单位放假,单双号限行,关停企业,暂停快递,甚至死者的寿衣都不能烧。这种不惜一代代价确实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APEC期间北京维持着罕见的蓝天,预期中可能造访的雾霾也未见。“APEC蓝”这个词在公众语境中已经有了一种特别的含义:为了特殊的人特殊的目的而在特殊的时期人造出的、不真实的美丽,美好而短暂,为了光鲜的面子形象而不惜劳民伤财。

其实,北京雾霾和中国环境污染问题举世皆知,APEC蓝其实并不能给北京和中国加分,甚至因为这种众所皆知的公然“造假”而减分,让外人嘲笑,让国内民众不满。更可怕的是,APEC蓝会在中国官场生态下形成一种恶劣示范效应,上梁不正下梁歪,北京为了APEC蓝的形象可以这么不惜一切代价,地方政府更会变本加厉。

地方政府在这方面本就做得登峰造极,典型如创卫,也就是创建所谓的全国卫生城市,一些地方的造假已经成为一种风气。比如早些时候山东济南为了创卫迎接暗访组的到来,关停了街面上的小店铺小餐馆,老百姓早餐午餐都没地儿吃。还有一些城市,甚至连理发店、报刊亭、酒店餐馆全部关门。创卫已经成了“创伪”。北京的APEC蓝与地方政府的这种“创伪”有多大差别呢?

这种“创伪”还有更多的奇葩表现:一些地方为了营造青山绿水的形象,在光秃秃的荒山上刷绿漆;一些地方为了遮住脏乱差,遮住贫穷,会在脏乱的环境前砌一道高高的墙,被媒体称为遮丑墙;一些地方在迎接外宾的时候,会兴起一场刷城运动,将临街的墙面上全都刷一遍,看起来像新的;一些地方甚至给枯树上插上绿枝假扮绿树,指鹿为马忽悠公众。

每当一些地方政府这么干时,舆论和公众都会口诛笔伐,可问题的关键在于这种造假很多时候是自上而下的,一方面是上面的审美就是如此,走马观花的视察目光决定了下面迎合视察的造假;另一方面是很多时候上面也这么干,为了面子而不惜动用所有资源。APEC蓝就起到了这种示范效果,当北京可以为了短暂的蓝天而不惜一切代价时,其他地方为什么就不能为了城市形象而刷墙,为了满眼的绿色而刷绿油漆?为什么就不能为了政绩形象而数字造假,只要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名义,比如国家形象、国家利益、公众利益等等,就可以为造假披上一个美丽的外衣。

APEC蓝是短暂和不真实的,APEC过后一切又回归常态,各地为了创卫而进行的创伪何尝不是如此,检查组走了之后一切又回归不卫生的常态。不真实的APEC蓝会在那些本就充满造假思维的地方官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记,下次再去刷墙再去创伪时,可能谁也不会再有什么心理障碍了。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