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戴着口罩的中共党员,在北京街头担任安全检查员。(法新社档案照)

习近平在二月二十三日的讲话中说:「我们改进和加强对外宣传,运用多种形式在国际舆论场及时发声,讲好中国抗疫故事,及时揭露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污蔑抹黑丶造谣生事的言行,为疫情防控营造了良好舆论氛围。」习近平讲话之後那半天时间,官方发布的疫情实时追踪显示,新确诊人数和新死亡人数都归零了︱︱真是厉害了,习皇帝和习大圣!中共公布的疫情数字,不能用统计学来判断,只能用政治学来测度。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二日率领大批官员,前往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视察武汉肺炎疫苗研发工作。(欧新社档案照)

在习近平讲话前五天的二月十八日,中央政法委下达了一份名为《关於加强对政法系统依法防控疫情丶维护安全稳定先进典型宣传工作的通知》文件,要求所有媒体遵循习近平的指示,「加大先进典型的宣传力度,进一步弘扬正气丶激励斗志丶激发社会正能量」。《通知》中详细写道,「要深入挖掘动人事迹和鲜活事例,推出更多有温度丶有泪点丶有人情味的『暖新闻』」,要让一线执法者「忠诚无畏丶无私奉献丶可歌可泣的形象更加鲜明」。《通知》还特别提到善用新媒体平台微博丶微信丶抖音丶快手的重要性。

《通知》下达之後,真实反映民情的报导立即全都被「和谐」。一位前线记者感受到了肃杀的气氛:「二○○九年新疆发生『七五』事件的时候,我也遇过类似的状况……但没有像现在这麽严。」

耐人寻味的是,对媒体下达「死命令」的,不是中宣部,而是中央政法委,显示中宣部已经不再拥有宣传口的决策权,而由中央政法委取而代之。这是一场中共权力机构内部静悄悄的权力转移,乃至「软性政变」。这个权势转移表明,习近平连宣传部都不信任,只信任中央政法委,也就是他自己所说的「刀把子」。他派遣到湖北和武汉扑灭疫情的官员,都是政法系统的「习家军」,疫情没有扑灭,先扑灭真相。

早在有「政法沙皇」之称的周永康垮台之际,有不少中国知识份子和民众欢呼雀跃,似乎奸臣落马,从此天下太平。我是差点被周永康的走卒殴打致死的受害者,我却没有丝毫的乐观想法。周永康虽然倒掉了,只要政法委的体制不变,政法委统辖公安丶法院和检察院,将「三权合一」,中国的法律就是「非法之法」,中国的执法就是「知法犯法」。果然,习近平迅速提出血淋淋的「刀把子」之说,政法系统更成为一个只听党魁指挥的丶「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对公民社会和异议人士的打压更加残暴。

政法委发话,各种「暖新闻」便热气腾腾地出炉:妈妈是护士,上「前线」救护病人去了,刚出生二十天的双胞胎开口问父亲:「妈妈到哪里去了?」共产中国的婴孩真是个个天赋异禀,比哪咤三太子还冰雪聪明,出生二十天就能开口说话。一张当警察的丈夫与当医生的太太隔着玻璃伸手相对丶彼此鼓励的「催泪」照片风靡天下,细心的读者却发现,那个太太原来是汉子装扮的,口罩没有掩住全部的胡须。甘肃替前往武汉支援的女医护人员剃光头,上海则给前往武汉支援的女医护人员注射黄体酮以推迟生理周期︱︱而且全都是「自愿」的。这样的报导,岂不是惊天地丶泣鬼神?

然而,我没有被中国的「暖新闻」所感动,我偏偏被这则小小的资讯所感动:一位朋友上网求买口罩,见一罗马尼亚商人声明口罩只卖给香港人丶不卖给中国人,好奇心起,特致函问原因,并获回覆。覆函原文是英文,谨翻译如下:「仆尝生活於共产制度之下,商店货架空空如也现象,如在目前,亦深知望货架兴叹之苦。犹记当年见辱於一群低能统治者,听其指挥,听其命令,所感所受固不足为外人道。无数往事不堪回首,与其称为『回忆』,不如说是惨痛经历。当然,时代今已不同,唯仆仍深佩港人之为自由奋斗,故口罩只卖予港人。」不是过来人,说不出这样的话。我虽非港人,我亦为之泪下。那些被香港黑警杀害的数百名手足的生命,重如泰山;那些高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而在武汉肺炎中死去的中国人的生命,轻如鸿毛。

来源:自由评论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