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4日

11月4日,大约上午9:45,十几个违法的上海警察将我强行送至ANA的NH0922航班的停靠处,企图又一次非法“遣送”一个本国公民去外国。我强烈抗议,他们使用暴力手段企图将我绑架至机舱内,我竭力抵抗,死守飞机的登机口,大声呼救:“绑架,你们是犯罪!”,与这些绑匪搏斗了一个多小时。最后,ANA上海经理饭田屈服于绑匪的威胁,协助他们的暴力绑架行动,四个年轻力壮的特警硬将我抬着拖至机舱底部的座位,一位身材高大的ANA上海支店职员王先生用他的全身将我压在座位上,这时我已经筋疲力尽,无力抵抗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乘务员匆匆拉上机舱门,飞机驱向跑道,急忙起飞。航班上有些乘客亲眼目睹我被抬着拖着的暴力绑架场面,飞机也由此延误56分钟起飞。原定10:15启程的航班,延迟至11:20.

机舱门一关闭,我就马上冷静了。这位参与绑架的职工王先生也松开我,并当场向我赔礼道歉:“这样做很不对的,我也没有办法,是拿工资的人,只好听从命令,请原谅。”我告诉他:“我不会怪你的,我会追究指挥人的责任。你们ANA不顾飞机上旅客的安全,把一个中国公民强行绑架在飞机上,但我会顾全旅客的安全。你放心,一路上不会有麻烦。”在飞机内,我连抗议声都没有,仅拿出自己的白背心写下“冤”字穿在身上,坐在位子上闭目养神,平静地乘飞机。在飞机停靠日本机场时,请其他乘客用手机代摄一张穿“冤”字白白背心的相片。

飞机抵达日本成田机场。当我下飞机时,乘务长向我提交一份警告书,我不予接受,并告诉她:“你送错了,你应该在飞机起飞前,送给那些违法绑架我的上海警察,是他们用暴力强行把一个中国人绑架到这架飞机,而致使飞机延误。”我清楚,这些日本人都是一些欺软怕硬、没有是非观与正义感的商人,与她讲理也是白说,我对她笑了一笑就离去了。

上海的违法官员利用ANA的职员、日本飞机,用暴力的手段把一个中国公民绑架到日本,这是一件非常荒唐的事,是中国人的国耻。所以,我决定不入境日本,在日本的国门外抗议上海当局侵犯人权,要求中国政府履行保护本国公民的责任,让我回国回家。而且,我也向ANA一再提出,如果ANA同意我可以继续搭乘ANA的航班,我可以马上入境日本。

美娇闻讯赶到机场,呼来日本警察,警察说不管日本境外发生的事,这属出入境管理局管辖。第一空港入境审查办公室的首席审查官找我谈话,我说明了不入境的理由。为了坚守自己做人的尊严,也为了维护中国的尊严、日本的尊严,我决不会屈服侵犯人权的绑架行为。不入境日本,要求回国。

今晚,我没有饭吃,露宿日本入境审查大厅,椅子做床,和衣入睡。

fzh2

注:“拉致”的中文翻译:绑架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