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8日

我已在机场入境检查站办公室的窗外长椅上露宿了五天四夜,没有食品,仅喝几口冷水充饥,胃慢慢萎缩了,吃饭的欲望也渐渐消失,人迷迷糊糊,心清清楚楚,我已不觉饥饿的难受,静静坐在长椅上,犹如法师涅槃。我的抗议是无声的。

下午约2:15,我闭着眼静坐在椅子上,一个中国政府代表团从面前通过,相隔一步之差,这些高官们会清楚地看到,我坐的椅子上右边披放着醒目的黑字白底的抗议文化衫,左边的小旅行箱上套着一件写着一个很大“冤”字及“归国难”文字的背心。

忽然,我睁开眼睛,一看已离我四、五步的人群中,有一个我很熟悉的人,我起身走上去,大喊一声“王家瑞”。王家瑞顿时站住,回头一看,我们之间仅隔二、三步,我指着椅子上的写着抗议文的汗衫说:“你看,我被拒绝回国,住在这里,请你告诉大使馆。”王家瑞在几个同行人的簇拥下,几步就进入外交通道口。当时,我可以把他作为中国政府高官拦住诉苦,但我没有这样做,我不愿使这位同门师弟尴尬。

正好,有一位随同人员被日本出入境审查官拦住,她持有的不是外交护照,不可以一起通过外交通道,要填写出境卡后从外国人通道走。填写出境卡的地方正是我的暂居地。这位随同人员约四、五十岁,是一位女性。她也看到刚才我与王家瑞打招呼的情景,她问我:“你们认识?”我回答:“是的,我们是复旦大学的同学,一个导师。”“你看,我被上海当局八次禁止回国,困在这里。请你帮我转两份材料给他,好吗?”她说:“好的。”她继续在填入境卡,我取来三份材料,托她转交,她收下了。

或许是上天的安排。我在日本国门外静坐抗议,呼吁中国政府关注中国公民的回国权,而首个出现在这个场合的中国政府高级官员竟然是我的同学。王家瑞是中国共产党对外联络部部长,这次他率领中国共产党代表团访日。或许他没有时间关心我的回国权问题,但是他及其率领的代表团成员都亲眼目睹这个场景:一个中国的高级知识分子被上海当局逼成国际访民,在每天入境日本的成千上万来自各国的旅客前展示自己的悲哀——一个中国公民无法回国,这也是中国的悲哀,这些侵犯人权的上海权势者最终使中国政府蒙上耻辱。

下午约17:00我正站在里离我常坐的长椅附近,与日本入境审查官聊天,他们正在问我下午见到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官员的情况。忽然,有一位中国旅客找到我问:“你是冯正虎吗?”我说:“是的。”他很高兴地将一袋食品交给我,并告知他刚从上海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班机到日本,临上飞机时杨绍刚律师托他在机场上代购一些食品送给冯先生,而叮嘱他一定要送到,他知道这个情况也非常乐意帮助。

fzh6

注:11月11日,在日本东京首相官邸,日本首相、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右)会见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王家瑞。王家瑞率代表团出席中国共产党与日本民主党之间的中日执政党定期交流机制第三次会议。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