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梦雁:我没有中国梦

Share on Google+

童年时,善就在眼前
少年的美,是猎奇和探索
因为直面真和追求,青年的屈辱
因封建差别,生不如死

成年了,转型成世俗功用的用器
中年,这用器升级成九十九个痞子
一个傻子
半百之后是流年,耽误,后悔,参透,疯狂
九十九个无信仰的亚洲老痞子
全都成了哲人
寄托的轮回,成了唯一的补偿

只有傻子在较真,流放,坐牢,街头愤不平
贫病中的鄙视,梛动,移进拉圾箱里的食余

他们的名字叫做作家,记者,律师,侠士

2014.11.17陈梦雁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阅读次数:1,31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