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思。

1、
春华秋实。
秋实哪里去了?
吾国吾民,
吾土吾景,
吾山吾水,
人最要紧,
人才最宝贵!
我们在做什么?
我们善待人吗?
我们善待人才吗?
还是相反?

2、
卖国贼!
好大的词儿!
好大的帽子,
扣在你头上,
没有商量,
无须事实,
无须论证,
喊喊口号就行了。
出卖民族利益!
伤害民族感情!
勾结反华势力!
这就够了。
以大词搭挂大词,
简单拼凑就行了!
再加上盲目的冲动
义愤,罪名就出来了,
帽子就有了,
恶毒的辱骂、攻击
就来了!
义和团、红卫兵
当年就是这样干的!
如今一些人仍在这样干,
他们恶毒而无耻,
既愚又坏!

3、
方方卖国!
她卖了什么?
她卖了领士?
人民?她卖了
政府治权(主权)?
她卖了国家财产?
她卖了属于国家的
东西了?
她卖了什么国?
她在国外卖书!
卖书是卖国吗?
如果在海外卖书是卖国,
那在海外卖书的岂止
方方?他们都卖国?
方方给人当枪使!
出卖民族利益!
好大的帽子!
枪是什么?
如何成枪了?
民族利益又是什么?
民族利益多少钱一吨?
方方卖了多少吨?
如何计算?
头脑简单的家伙,
毫无理性,毫无判断力,
只能诬陷、胡说!

4、
在谎言流行的社会,
诚实如黄金。
在诚实流行的社会,
谎言难流行。

5、
牛奶与稀饭,
你吃哪一样?
全随你的便,
只要够营养。

6、
想留点胡须,
非蓄须明志。
下巴上长出了白须,
似根根雪针。
古人总是悲白发呢,
我却欢欢喜喜。
有什么可悲的呢?
鸠杀了悲伤的李煜,
他做了千古的词帝。

隔离第十天了,日子过得很快,又似很慢。究竟是快是慢,全凭认知、全凭感觉。

十天时间不长。早晨照照镜子,留了几天未剃的胡子是长出来了,此前剃过一次,仅留了五天左右。胡子仍然不长。鼻下的胡须尚是黑色的,间杂着几根白须,下巴上的胡须却是多白的了。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人生白须白发,人是老了。这是无可避免的、不可逆的。人老了,就得有所打算、计划,也得使人生成形。成什么形呢?成为你所想成为的人,在多个层面实现你人生的理想。例如,成为一个诚实、勇敢的人,而不是相反地,是一个诈欺者、骗子,懦夫、流氓、恶棍。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对他人对社会有帮助有良好影响的人,而不是相反地,成为一个无价值或价值负面的人,一个对他人对社会有害无益的人。当然害和益的标准也需要辩识与确认。如此,这活着的、存在的人生才有意义、才有价值。

吃早餐。牛奶、鸡蛋、麦片。明天也许是粥、是稀饭、面条。这不一定,完全根据喜好而定。

上午打算看看有关“卖国贼”方面的资料,下午完成剧本。

随感:

我可怜的祖国哟!又要被列强群殴了。百多年前的悲剧要复演。强颜欢笑掩不住将流的泪水,外强中干瞒不了真实的内虚。吃亏吃苦的仍是这国的国民,包括那些愚极的群氓。
剧本快写完了。

该关心一下时事时势了。

附微信帖。

@Lisa Lee ,写得好!很好的正治分析文章呵!你如办报,比胡锡进要好得多。可惜在厉害锅不能办。自霉体也边缘。山胖应未死,但估计是病了。他活不长的。只要不出核问题,其他问题都好办,尽管难度很大。各怀异心的五国很难联手搞定曹县,搞不好又在半岛打起来,使半岛成叙利雅-如果胖纸死了的话,但是,这个胖纸是活不长的。这么年轻,这么多病,坏事做多了,心理压力大,怎么可能长久?
大锅派人去,送温暖、输血,也怕他死呵。死了曹县大概率内乱。公主没胖子厉害,镇不住,不就乱了。如有大臣能控制局面,则另作别论。但是,投靠谁呢?二个对立的阵营,投靠谁?鹰阵营,还是熊龙阵营?
不过,我们说了也是白说,但事情结果与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关呵。辛丑赔款、马关赔款都是人民血汗钱,朝廷只是造钱,但不创造财富。

@鲁扬 ,胡先生说得有理!不过要修正一下。鸣了就要死?如果鸣了就要死,那就不只是鸣,还要有一副利牙,即使死,也要狠命咬它几口。

@王浛旭9(友满) ,这么好的嗓音,是播音专业毕业的?还是天然的好嗓音?通常能写的,说不好,能说的,写则不好,又能写,又能说的,是水陆二栖的战舰或水空二能的水鸟,可赞!

是呵,怎么办呢?大锅还是大青,怎么办?勇士何在?大将、领秀何在?

重整万里江山,开拓中华新路的勇士在哪?

不要急,再看看。

时势造英雄,该来的,一定会来!

是天道,也是人道。天也体现人的意志,人也表现天的的道路。人所意欲与所为的,终究与天道融合,二者在大方向上、大趋势上是一致的。历史有反复、停滞与倒退,但也会有前行的动力。愚蠢终将被克服,明智的思想、行为长存!

所以,我们思,我们说,我们行!无论多么艰难,仍要勇往直前!

@Lisa Lee ,这个问题复杂但至关重要,没有充分可靠的证据难作结论。无论是人造还是天然的,都要负责,否则,难以收拾。我不相信档锅可以处理好这个危机。没有诚意、没有方法、没有智慧,什么都没有,只知胡搅蛮缠、强词夺理、耍小诡计,与大青一样,怎么可能有好结果?时代是不一样了,但人还是一样的,一百多年,毫无改变。

我说的负责是道义上的、法律上的,但不意味着我支持赔偿,相反可以不赔偿或少赔偿或少补偿,事实上大量的外援已经是在补偿了,尽管貌似有充胖意思,有扩大影响力意思。事情只会越来越糟。中外的隔绝是大概率事实,不隔绝那又是屈辱性的外交、赔偿。李鸿章要从地下爬起来了。这老货将重披丝袍卖祸了。

By editor